避生

根據多年旅行的經驗,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旅行是為了逃避。

避年避暑避情避債避已厭倦的生活云云。年輕時我去旅行去得很兇狠,常常一去就一年半載,首先是留學,之後是遊學,最後連碩士畢業論文初稿都是在捷克、奧地利附近寫好用email交就算。可是我很喜歡也很懷念這個自己。

明天要啟程但我還未開始執行李。今次要逃避什麼呢?嗯,就某一天而已。我怕我重視的人會忘記,又或者他明明記得卻又無視那一天的存在。我可是時時刻刻都記得你的生日呢。基於這種不平等關係,我決定把自己從香港刪去,等大家都找不到我,好讓我自己好下台說:「啊,其實他記得,只是我出國又沒有漫遊,他找不到我而已。」

這次有伴,不再獨行,就是吉田安澄小姐。與其說是伴,不如說是生命共同體。她比一晴更親於我,因為她是我邊讀聖經邊吸笑氣獨力產下的。而且她是女人,她有機會承受我生產她時的痛而一晴不會,因此我更珍愛她。寫到這裡,我已經很期待這趟只有兩母女的旅行。

最後,感謝天父容我來到這世界;感謝爸媽生下了我,讓我可在這個很多姐妹很嘈很亂的家庭感受滿滿的愛和溫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