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的平機會/Mayi

10月31日將會是《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的截止日期,可是近日雨傘運動已佔了大部分人的心思意念,於《歧視條例檢討》的修訂內容,特別是把「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納入《種族歧視條例》後的影響,其實都沒有深入討論,或許條例會無聲無色地通過而大家在將來不慎違例了才驚覺《歧視條例》已經修訂了。之前也有好幾篇文章說明過,《種族歧視條例》修訂後其實不會令本地港人利益受損,反而保障了本地港人利益,例如有小食店賣牛腩給自由行只是$25而賣給港人則$50,在新修訂後小食店此舉已屬「違法的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的歧視」*1。然而我相信港人所在乎的不是可否在D&G前拍照、買牛腩與坐地鐵經落馬洲上深圳有否半價這等之類的所謂「保障」,港人在乎的是社會資源分配上是否公平。

社會資源與大家息息相關,房屋、教育、康文設施、社會保障(生果金與綜授)等等,都是由香港政府負責分配與管理的社會資源,背後出資的是香港納稅人。香港納稅人的錢以保障香港永久居民為先,按緩急先後分配有限資源的做法,符合國際慣例,公平而且天經地義,對不?不,在香港已經開始不適用了。2013年12月17日,終審庭判決香港居民不需住滿七年便可申請綜援一例開始,香港永久居民與香港居民的界線已越見模糊。一位在港工作六十年現已失業要拾荒為生獨居的八十歲伯伯與來港一年在廣州有兒子有物業的六十五歲婆婆可以同一基準排同一條隊申請綜援,這樣對留港建港貢獻了多年青春與勞動力的伯伯公平嗎?

不只是社會保障,又以康文設施舉例。康文署轄下管理的泳池、球場、度假營等等,都是由香港納稅人出資建造和管理,可是原來香港真的很大方,香港居民其實没有使用優先權,十分實惠的入場費不只適用於香港居民,也適用於不曾也不會出資建設這些康文設施的自由行。多得《環球時報》推薦令更多自由行嚮應來香港使用這些價廉物美服務質素俱佳的康文設施。本來是根據香港人口需要而建造的設施在自由行大舉佔用更復供不應求,所謂的公平分配變成大排長龍甚至要互相爭奪才可享用,這樣對香港工作交稅卻不可輕鬆輕易在港享用廉宜康文設施的香港人公平嗎?

我認為比較合理又可照顧到「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的其他人的方法是:例如綜援,香港永久居民可享全額而居港未夠七年的香港居民則領七成綜援金;其他康文設施則訂明有香港身份證的可使用並享有優惠價格,而旅客一律收取較高昂入場或租場費用。我現在所提出的方案能顧及到「取之於港人、(先)用之於港人」的公平原則,可是若《種族歧視條例》得以成功修訂,我所建議的方案將會犯下「違法的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的歧視」而可被告。

還有一項社會資源涉及更長遠更巨額的資源投放、牽連更廣影響更深遠的,就是教育。舉例說現在雙非兒童與香港兒童一樣,可以參加機會均等的統一派位,所有家長也可在第一輪自行向心宜學校垮區遞表,這點是人人平等的因為法理上雙非兒童也是香港永久居民。可是如果有雙非兒童家長決定申請直資學校或在派位後叩門遞表,該校面試只有英語及廣東話發問,最後母語是普通話的雙非兒童落選。雙非兒童家長歸因於面試沒有提供普通話而令子女受到「較差待遇」*2導致落選,修例後他們可向平機會投訴學校涉及「違法的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的歧視」。

你以為只涉及小學入學面試嗎?那再舉一例,某大學學系某必修科因教授是外國人的緣故只提供英語課堂。有其他英語能力稍遜的香港學生也因選擇所限而報讀,然而有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覺得學系未有就該科目提供普通話課堂而覺得自己受到「較差待遇」,因而向平機會投訴大學對他「違法的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的歧視」。同樣因語言而造成選科有限制的情況會否發生在其他法德日俄意奧的留學生身上?會,可是他們來香港留學與生活之前理應知道香港通行語言乃英語及廣東話。正如香港學生到英國留學,如果因自己英文遜而向大學提出:「請你開中文班,因為只有英文授課令我覺得受到較差待遇亦即是歧視。」英國的大學會受理嗎?三個字:「睬你都儍」。可是若《種族歧視條例》修訂後,可以預見的是所有學校上至大學下至幼稚園都會為了避嫌不違法而特意安排,必須也必定會撥出資源提供普通語簡體字的面試與課程等等來遷就雙非學生與中國大陸留學生。

再說一個條例被濫用的情況,雙非家長為雙非兒童申請入直資名校、中國大陸留學生申請入研究院,不論如何失敗了只要歸因為「因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而受到較差待遇」向平機會申訴,學校都有面對官非的可能。變相所有中國來的「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所有人士都可以修訂後的《種族歧視條例》作盾牌,得享種種其他外國人也不會享有的過分遷就與保護,這樣真的有助他們融入香港社會嗎?而且「較差待遇」用詞空泛,難以判別是否符合歧視的定義但肯定比修訂前更容易動輒得咎,這樣能教香港人不擔心此例會被濫用嗎?

平機會已預料到香港人的憂慮,所以在諮詢中大派定心丸說:「平機會認為有需要對一些與居民身份、居住年期相關的福利,例如房屋、教育、社會保障等,考慮制定具體的例外情況。」*3也有評論說:「不要忘記《基本法》具有凌駕性,不論《歧視條例》怎樣被修改,對新移民的政治權利和福利權利也不會有什麼具體影響,所以新移民是不會因為修改《歧視條例》而突然擁有投票權,也不會因此而有權任職公務員。」*4是的,千瘡百孔的《基本法》具有凌駕性而它只是肯定了香港永久居民擁有居留權、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和可以任職公務人員的權利。那房屋、教育和社會保障其實都是由沒有凌駕性的《房屋條列》、《教育條例》和《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計劃 》去列明享用這些社會資源的資格和細則。修訂後可以預見的是社福界與新移民再聯手,重施往年打官司放寛綜援申請資格的故技,以修訂後的《歧視條例》挑戰《房屋條列》及其他條例,務求要令新移民一到埗便與香港永久居民一樣得享所有社會福利,破壞以保障本地居民為先,按緩急先後分配有限資源的機制。

那為何明知修例會引起強烈反對聲音,平機會仍然要偏向虎山行呢?其實平機會在諮詢文件裡是有說明過把「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納入種族歧視的修訂原意*5,大致可歸納作兩點:第一,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如英國、澳洲、新西蘭)都會給予國籍、公民身份或移民身份一些明確保障,免受歧視;加上聯合國也建議把「移民身份和國籍」納入《種族歧視條例》受保障特徵之列。第二,基於香港居民與中國大陸來港的中國人不時出現關係緊張,不論是遊客或新移民。可是現時的《種族歧視條例》未能處理這類於同種族卻因居民身份、移民身份或內源地為中國的較差待遇個案。

平機會第一個理由是站不住腳的,因為香港不像英國、澳洲、新西蘭一樣對移民有審批權。英國、澳洲、新西蘭這些國家在審批移民申請時會要求申請人證明自己有經濟能力、工作能力、專業資格與英文溝通能力。經移民官面試後,移民官相信申請人有足夠能力適應甚至可貢獻本國才批核移民申請的。所以,當一個人經審批已證明自己有足夠適應能力而移民到英國、澳洲、新西蘭,卻仍受到當地人的較差待遇,這就是活脫脫單純基於血統與種族的歧視了。可是香港呢?香港只能完全被動地接受一批未經香港出入境機關審核的中國大陸移民與自由行。而每天150人新移民當中,總有一些人是未有足夠能力融入香港社會便來了。這點正正是平機會第二個理由的癥結所在,為甚麼香港人與新移民、自由行不時關係緊張?因為新移民根本不必也未曾證明過自己有適應香港生活的能力便來了,而自由行更加時專心一意來購物及享受服務,前者覺得自己因語言不通申請綜援過得委屈是因為香港人不遷就、後者更抱恩主心態覺得香港人應包容他們所有行為,例如在公眾場所便溺、插隊打尖之類。雙方的文化語言價值觀已經有異,再加上對對方的要求與期望落差太大,又怎可能會沒有磨擦?

其實平機會應該做的不是快刀斬亂麻,以為修訂《種族歧視條例》就可以一刀切社會上所有香港人與大陸人的矛盾。立法當然可以速見成效,可是長遠來說只會加深香港人與大陸人的矛盾。香港的本土意識已經興起,年輕一代甚至已經相信香港政府不論法例還是執法都是傾向大陸一方。儘管條例規管了港人不可對大陸人有「較差待遇」,可是他們可會一夜之間變成由衷地尊重大陸人?反而香港人只可把這股不忿放在心中,在其他條例不適用的生活場景上歧視大陸人而已。平機會請不要忘了,你們還有一個重大的功能就是教育。香港人是很現實和務實的,如果站在面前是一位認同香港核心價值、努力學習廣東語、勤奮工作以融入香港社會的新移民,我相信香港人不會貿貿然歧視對自己城市有貢獻的人;反之,正因為香港人現實,面對現在有部分新移民與自由行明明對香港未有很多付出便可與自己一樣支取社會資源,香港人會頓感不公平,不滿也由此而生。所以平機會不如藉教育去調整雙方期望,一方面叫香港人包容新移民與自由行在香港的適應過程;另一方面也應教育新移民應如何主動融入香港社會,還有教育自由行在香港旅行時尊重這地方的一些基本禮儀。

總結來說,我認為審批權一日不在港府手上,一日都不應該把「國籍、公民身份和香港居民身份或相關身份」納入《種族歧視條例》,否則只要有人高舉反歧視作幌子就可赤裸裸地剝削港人本應擁有的優先權利與社會資源,這對港人是極不負責任而且不公平的;更甚者是單單修例根本不能從根本化解雙方矛盾。我承認香港有一些「狗眼看人低」的俗人,可是若把「狗眼看人低」變成違法而以為自己以後在香港可享有尊嚴與尊重那就大錯特錯-社會資源與福利可以,但尊嚴與尊重永遠都不能通過立法來擁有的。想要得到香港人的尊重與接納其實是很容易的,只要自強不息、力爭上游,肯定香港的核心價值而不是硬把香港變成另一個中國城市去遷就自己,這樣香港人也自然當你是一份子。最後呼籲各位如果有意見,歡迎到平機會的歧視條例檢討公眾諮詢專頁(http://www.eocdlr.org.hk/tc/view.html?f=s&c=white)遞交。

*1《歧視條例檢討 公眾諮詢文件》平等機會委員會(2014年7月),頁42,例子9。
*2《歧視條例檢討 公眾諮詢文件》平等機會委員會(2014年7月),頁42,段落2.83。可是平機會未有具體說明何謂「較差待遇」
*3《歧視條例檢討 公眾諮詢文件》平等機會委員會(2014年7月),頁43,段落2.85。
*4〈內地人、新移民變「特權階級」? ——拆解歧視條例檢討的謠言〉林兆彬(2014年10月8日)
*5《歧視條例檢討 公眾諮詢文件》平等機會委員會(2014年7月),頁39-42,段落2.63-2.72、段落2.78-2.83。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