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聯」之不恰當/Mayi

作為一個航空業界的layman(業外人士),本身也不想花一言片語去解釋為何香港傳媒在報道早前Air Aisa客機失蹤卻用「失聯」一詞是不恰當。可是近日有自稱熱愛歷史及訓詁的博客陳凱文君題文《 失聯是「匪語」嘛?》,為「失聯」說盡好話。見作者為包容「失聯」一詞,除了搬出很多似是而非的假設及加些小英文包裝得好像很學術很高深很有道理,同時也把很多語言的根本與倫理都拋開了,實在覺得不回不快。

在文字與語言的範圍,我絕不是layman,不忍見「失聯」取代失蹤,姑且很腳踏實地地離開象牙塔分享一些見解。

先退一萬步,就算「失聯」真的是Radar Contact Lost的中譯術語「失去聯絡」簡稱,就代表香港傳媒可隨意捨棄「失蹤」而以「失聯」取代嗎?傳媒是公器,最重要的功能是向不同學歷、背景的普羅大眾傳遞訊息。好端端有現成的「失蹤」不用,卻生造詞語,用意味不明的「失聯」就是明顯不當!

失蹤的蹤,足字部,簡單來說是一個人的腳蹤不見了;至於「失聯」,well,根本是懶簡化地說「失去聯絡」,更準確地說是「(飛機)雷達聯絡中斷」,「失去聯絡」在航空業界的語境下指的是飛機不是人。可是這新聞為何揪心是因為機上的162人隨機失蹤了,現在更知道他們罹難了;而不是有一架無人駕駛的飛機在雷達上消失了,即所謂「失聯」這樣輕省。我相信人命遠比飛機重要,所以新聞採「失聯」棄「失蹤」,重點落在飛機而非人命,這是明顯不恰當。

那「失聯」是否罪大惡極、絕不可用?不,但應只限於航空業界內。陳君認為「如果這是一個專業術語譯詞,普通人平日少用是很正常的,不應大驚少怪。」如果有人在泳池溺斃了,新聞可否說成「有人在泳池因氫氧化氫致死」呢?化學家寫論文時的確不會遷就行外人把水寫作水,而寫成「H2O」,即「氫氧化氫」。如果化學家在茶記向伙計說:「唔該一杯氫氧化氫吖!」,很難叫普通人怎可能不大驚小怪吧?專業術語譯詞真的不是大晒的。

上文我是退了一萬步以前提「失聯」是專業術語譯詞來寫的,可是實際上我更合理地懷疑「失聯」只是從外電Lost contact直譯出來。不只我,連陳君自己在文中也明言「失聯」只是有·可·能·是民航術語“Radar Contact Lost”的意譯詞,他覺得這術語只是基·本·達·意而已。陳君,既然如此心虛,何苦還要為「失聯」辯護呢?你還好意思叫大家接受?

陳君在結語謂:「一個不理好醜,胡亂排拒外來文化的地方,只會扼殺自身的文化生命力。」再配合他文中所說「不只是大陸和香港的媒體,連台灣的和的也用上「失聯」一詞。」當中的潛台詞直道是「中國大陸、台灣媒體用的中文就一定比香港好,所以我們要學習要吸納要使用」—文化霸權的迷思。

我想說,正正因為香港人理好醜才會有選擇性地排拒。舉例,Artificial abortion,用醫學術語翻譯,即是「人工流產」;中國大陸索性簡稱作「人流」。香港人的語言習慣一直使用另一用字「墮胎」、口語則道「落仔」,「人流」在香港一直保留了古雅的用法,現在日文表達人流一義也寫是「人の流れ」。用陳君邏輯,既然中國大陸都用專業翻譯簡稱「人流」,我們香港好應該不排拒外來文化全盤接收吧!

我覺得香港人是有智慧的,會取捨創新,所以香港人的中文仍然很有生氣。不論遠的,就講最近新詞「鳩嗚」,查有典出(有線新聞在反佔中遊行隊伍中訪問到那位說來「購物」的四眼女士),讀音更兼容並蓄,用字精到,實為佳作。扼殺香港自身的文化生命力的絕不是理性拒外,恰巧相反是那些有人為了媚外而不加思索就引入的外來詞。

語言不是經濟,不是一味「硬發展」就真的是發展,適時更需要保育。面對十三億用中國大陸中文的人,我們只有七百萬的香港人保育自己的語言習慣已經是很卑微的做法去保留我們「香港人」的身份。語言有根,也是身份載體,如果繼續合理化、包容、使用所有不乎合香港人語言習慣、不能準確傳意的外來詞,終有一天那一代人就只覺得外來詞才自然,而與上一代,即你與我覺得「失聯」好難聽的一代,將永遠永遠有斷層了。

最後, 陳君告誡大家「大放厥詞前,多做功課」。是的,「失蹤」絕不是「失去蹤影」的略寫,咸豐年前必修漢語語法學有教過。扮做過功課的人,真的不應大放厥詞呢。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11 thoughts on “「失聯」之不恰當/Mayi

  1. 多謝閣下的反駁﹐文章真的寫得很好﹐相信那邊已找了閣下文章轉載過去了吧﹖這樣很好﹐多些人認真理性地寫訓詁文章﹐社會之大幸也。
    編輯叫鄙生寫一篇文章回應﹐細想下覺得這樣不太好﹐遂在閣下這兒交換一下意見即可。

    首先﹐愚見認為失聯一詞﹐是確定那飛機出甚麼事之前最樂觀和最負責任的說法﹐飛機失聯的情況其實時有出現﹐原因可以有很多﹐例如通訊機件故障﹐或天氣惡劣因素令飛機跟控制塔失去聯繫﹐飛機既可以是失事了﹐可以是偏離了航道﹐也可以沒偏離航道只是機件故障。在未查明原因前﹐用失聯在語境的效果上比用失蹤樂觀。

    其次﹐不論閣下認為是radar contact lost還是純粹是英文片語lost contact with(sth)﹐鄙生看不出失聯在意譯上有甚麼不準確的地方。另外﹐missing譯成失蹤﹐lost contact又譯成失蹤﹐請問怎樣消除歧義呢﹖

    至於閣下提到“人流”作為反例﹐愚見認為不能相提並論﹐因為“人﹔流”一詞在日常用語早已另有意思﹐將“人工流產”縮寫為“人流”﹐會產生歧義。問題回來了﹐究竟“失聯”一詞有否產生歧義﹖這詞在日常用語是否早已另有意思﹖如沒有﹐這便是disanalogy了。

    及後閣下談到“鳩嗚”﹐坦白說﹐鄙生所認識的台灣網友和朋友﹐不解釋的話他們都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愚見只是認為﹐文字是溝通工具﹐漢字是不同漢語口音族群間﹐唯一的共同溝通媒介﹐製造一個非粵語族群外不太明白的用語。究竟這是否好的詞語呢﹖個人無意評析。

    最後閣下提到“失蹤”並非縮詞﹐敢問閣下是否想指出失蹤語出自裴鉶的《傳奇》那句「追者失蹤而返」﹖多謝閣下提醒。然而﹐這句的“失蹤”倒像個動詞﹐跟現代用法差異很大。化成現代白話文的話﹐倒會寫成“派人搜索未有發現”﹐﹐口語是“搵唔到”。

    • 陳君,不知應該說你有風度還是輕看我,我不介意你另寫一篇文章回答,可是我也不一定有回覆的條件。我沒有電腦,手頭上古書也不夠,育兒已令我很忙,我只可深夜才考字寫文。

      先回「愚見認為失聯一詞﹐是確定那飛機出甚麼事之前最樂觀和最負責任的說法」一點。我一直針對傳媒怎可用此等大家如此見生的字,同理,報道可否以「樂觀」的態度去做呢?當然語感也有很大關係,到底大家是關心一架飛機單純失去聯絡,還是機上162個人失蹤呢?「失聯」感覺是隨時可再聯絡,的確很樂觀,但如果當初是如此推測及觀望就不應該成新聞吧?所以用「失蹤」反而更負責而且如實。

      其次,「不論閣下認為是radar contact lost還是純粹是英文片語lost contact with(sth)﹐鄙生看不出失聯在意譯上有甚麼不準確的地方。另外﹐missing譯成失蹤﹐lost contact又譯成失蹤﹐請問怎樣消除歧義呢﹖」以下是我看法:Rader Contact Lost 是「失去雷達聯絡/訊號」、Lost contact with基本上只可以是someone, 不用於something。翻譯必須跟語境才譯得準架喎。Missing與Lost Contact,前者可譯成是「不見了」或「失蹤」;後者則簡單了,就是「失去聯絡」。如果「失聯」是航空業界術語,怎可胡亂吞併其他意思、固有用法呢?應該嗎?

      是的,或者「失聯」一詞沒有歧義,因為這根本是一個生造詞語。既然已有大家一看就明,也一直如此使用的「失蹤」為何不用?何苦要用一個連uncle aunt 公公婆婆甚至我,第一眼看見標題時都要估的字呢?語言除了準確度還講習慣。就算「失聯」與「失蹤」有分別,是disanalogy,但也不代表「失聯」有足夠理由取代先入為主用之有效的「失蹤」。

      之後再回「愚見只是認為﹐文字是溝通工具﹐漢字是不同漢語口音族群間﹐唯一的共同溝通媒介﹐製造一個非粵語族群外不太明白的用語」一點。「鳩嗚」一例是想說明香港中文仍然很有活力,不用外求詞彙。另外,我已經說過你這想法是文化霸權迷思……中國大陸、台灣、東南亞也有很多香港人也未必懂的用字,但有人會無知到blame這些不一樣嗎?語言是有地域性的,如果一個語言要撇棄所有地區性完全統一用字語法之類,對文化發展有益嗎?多元總比單元好。你說漢語是唯一共同溝通媒介,除字詞是否連字體都統一你才滿意?

      最後,「失蹤」一詞絕非縮詞。提示:社會、經濟、文學、革命。

      好了,我要買餸,也討厭泥漿摔角,恕不再回了。你先澄清了你《煙花》一文如何屈咗陳雲唔識「煙花」點解(我不是他粉絲),我或許有興趣和你再討論吧。

      • 這幾句可能已寫了第四五次了>>>>>> 稍懂民航的都知道, 航管中心的雷達只能看到雷達周邊大約200-300公里的地方, 用意是在飛機準備進入下降航道時了解更清晰的航空數據, 超過航管雷達的偵察範圍, 航機是要經過機上應答系統傳送資料回航管中心(包括機師與航空管中心通話, 以及一般飛行數據),航管中心才會知道飛機的所在位置及飛行狀況…….而當時航機正好就在航管雷達的偵測範圍外, 故也是用應答系統向航管中心通話及提供飛行數據……

      • 配合民用航空的技術知識, 我覺得失聯的語意並無問題. 要不然, bbc中文頻道及台灣報章也不會用失聯.

      • 可是新聞報道時,聽見的第一反應,標題一眼看下去之時,能透視到民用航空技術的知識嗎?你可覺得「失聯」語意冇問題,這是你的語感和自由,但你未能也不能合理化「失聯」取代失蹤的理由。

        其實文章與之前一篇長comment已寫得很清楚,如沒有其他新論點,恕不重寫回應了。

      • 多謝閣下撥冗賜覆﹐鄙生最初不選擇出文回應﹐因昨天除了閣下這篇文章外﹐同日有另一篇文章回應鄙生有關水耕的觀點﹐跟立場的編輯商量後﹐他們建議鄙生回應那篇﹐遂未能分身再撰文回應閣下鴻文絕無看輕閣下的意思。
        閣下文章寫得好是真心話﹐當初TC叫鄙生看時已經這麼說﹐好文章就是好文章﹐這點不會因大家的意見不同而有所改變。如令閣下誤會﹐實在不好意思。
        關於失聯的問題﹐鄙生最初撰文的目的﹐是熱血時報那個「匪語」的指控。鄙生本來的文章標題是《失聯是「匪語」嘛﹖》﹐立場那邊似乎不想標題上出現「匪語」二字﹐遂變成了《失聯有甚麼問題》﹐所以行文之首鄙生是在談「匪語」一詞定義上似乎很含糊。所謂「匪語」既含「匪」字﹐相信應是指該詞來自「匪區」(部份本土派對於大陸的叫法)的用詞。如果這只是一個民航術語﹐或是英語譯詞﹐那個「匪」字則不成立。
        依鄙生一位網友荒言老師的考據﹐他認為失聯一詞最初的誕生地是台灣(詳見下文)﹐如此說來﹐失聯是﹐「匪語」的指控自然不成立。
        http://wp.me/pBSTE-6dO

        至於閣下說到「失聯」的語感問題﹐其實最關心這篇報導的人﹐是機內搭客的家屬﹖還是血緣其實不相關的我們﹖閣下在文章中說得用失聯便是不近人情似的﹐但將心比己來說﹐未明contact lost的原因前﹐搭客家屬會希望它只是「失聯」了﹐還是「失蹤」了呢﹖

        上次回應是鄙生已指出了失聯可以有很多原因﹐用鄙生另一位網友基哥的話可能會更明白﹐語理上﹕「失蹤」﹐意思上蘊含(implies)「失聯」﹐「失聯」則不implies「失蹤」。機場當時向媒體發佈時是radar contact lost﹐媒體沿用這說法﹐究竟有何問題﹖

        至於閣下問到「傳媒怎可用此等大家如此見生的字」﹐其實很多譯詞或借詞初引到香港時也見生﹐而且有些字根本不能靠字面意思知道它的實際意思﹐當中最多的便是和製漢語﹕如「割引」﹑近年的「放題」﹐失聯好歹可以字面意思上推敲到﹐這些詞語則更難﹐而且這兩詞在漢字裡可以找到完全一樣的意思。

        如果不是有人認為「失聯」是來自大陸的「匪語」﹐大家又有這麼大的反應嘛﹖閣下現在所有的批評﹐也可用在「割引」「放題」之上﹐又會專寫一文批判這兩詞不恰當乎﹖有些阿公阿婆﹐還真的不知「放題」在放甚麼提呢﹖

        至於在「鳩嗚」問題上﹐指鄙生服贗於文化霸權﹐鄙生只想說﹕在文字的看法上﹐鄙牲是傾向功能學派。簡單來說﹐文字最主要的正功能便是溝通工具﹐如果我們因為自身的分別心﹐以所謂的文化認同﹑身份認同為理由﹐窒礙了文字發揮到它本來的正功能﹐那便有點本末倒置了。

        又﹐閣下想說「失蹤」是和製漢詞嘛﹖怪不得它跟唐代的用法不同﹐多謝閣下提醒﹐未知是否有相關文獻可供鄙生參考﹖如能告知﹐實在感激不盡。

        最後閣下指控鄙生「屈咗陳雲唔識「煙花」點解」﹐似乎是鄙生辭不達意令閣下捉錯用神。
        請注意原文是「敢問陳教授,他會不知「煙花三月下揚州」那個「煙花」,跟港人常說的「煙花」不是一碼事嘛﹖」
        這兒是用反問形式說他「會不知」﹐即是鄙生認為他「不會不知」﹐他知道這個「煙花」在當時的「煙花」根本不是解firework﹐以此拿來證明煙花是古語(他文中開始強調煙花是古語﹐然後說煙火是胡人語)﹐根本沒意思。
        此外﹐鄙生不單認為他知道「煙花」詞源始於梁朝﹐同時也一定知道《荊楚歲時記》﹐知道二詞同是梁朝已有﹐而且清楚梁人用「煙火」解“firework”﹕﹐「煙花」用來解「煙雨矇矓」。
        故﹐本人不是「屈陳雲唔識「煙花」點解」﹐而是指控他知道實情而不說﹐不學術上的誠實。

      • 陳生,割引放題德用元氣等等,你覺得我會覺得冇問題嗎?絕對有。如果傳媒在報新聞時直接用這些字眼,我也肯肯定寫文鬧爆。但為何這些字眼在看板出現,因為開始時根本是直接由日產的罐頭設計檔案甚至直接從日本買看板回來用,是這樣由民間下而上引入的,而非由傳媒大肆宣傳使用由上而(迫)下去接受。

        原文及上篇已解為何傳媒不應用「失聯」,一:以人為本、二:不應以「樂觀」報道、三:已有用開的字。十分清楚,且略。你說「失聯」沒有包埋「失蹤」所以是負責任反映現實使用,找回則直接用「罹難」,「失蹤」一詞將永遠從航空意外新聞消失了。可是「失蹤」一詞乃有法定意思,過了一個期限家屬可當家人已死而claim保險賠償。現在用了名不正言不順的「失聯」,馬航仍未找回家人的家屬則多得「樂觀、負責任」的傳媒唔少呀。

        我不是熱血粉,更不是陳雲粉,只是看到你這樣曲線話他學術不誠實,覺得你也不夠坦誠。其實篇文我日前已print出來,現在重讀,仍覺得屈味甚濃。歧義乎?

        「失蹤」我手上找到的追到唐,用意好像有些微分別。而與現代用意一樣,則上溯至台灣中華民國的法律。我就往外求,找日文,果然是日本憲法上用字。明顯維新時期連西方的法律也引入了,應在那時定「失蹤」具現在法定用意。不過未夠時間資料再考了,我在日本的話會方便些。

        最後,陳生,我不看語言只有功能性,語言是身份載體。我很驕傲我母語是廣東話,令我可以廣東話思考寫出簡約中文,以廣東話演講朗誦。這點其他中國方言(well,我甚至不覺得廣東話是方言)已做不到了。我覺得大陸、台灣,因以普通話為基礎,有些書面語已不夠簡約了甚至語法用語比我們離古漢語更遠,但偏偏他們才覺得自己是standard,這點我覺得有必要為簡約中文講句公道話。

        我原來也想寫煙花的,但以你如此性格,恕我直言,根本嚇怕其他博客不想同你玩了。也的確有二三個博客叫我不要睬你了,因你已跟「死纏」、「覆極唔完」、「最後一槍」畫上等號。我有太多世務(細路),投放所有休息時間去考字再寫文回你是不可能的。你若要討論,博客有聚會時當面傾也可。

        謝謝你與TC讚賞,太抬舉了。我又要出去買餸了,不保證再回了。

  2. 不要誤會﹐其實只是純粹見閣下也對文字學問題有興趣﹐想交換一下意見而已。在文字學問題上﹐鄙生多關注實然的問題﹐如某詞是哪裡誕生的﹐是意譯詞還是音譯詞﹐乃至某詞讀音為何古今有別之類。傳媒應不應用某詞﹐執拗某字是否正音正字這類﹐倒是應然命題﹐很難有結論的。

    惟望閣下不要太在意﹐也歡迎閣下繼續撰文指正。多些人談論文字學的問題﹐乃鄙生之所願﹐亦屬社會之大幸也。

    又﹐據查﹐失蹤一詞確實是和製漢語﹐證據在下。鄙生太想當然﹐以致有此錯漏﹐幸獲閣下提點﹐特此鳴謝。

    http://www.catv296.ne.jp/~t-homma/dd120404.htm

    • 我已離開小學圈子太久,在主場寫社會、政治多,所起初執筆寫這篇時也如履薄冰,誠惶誠恐,也有被你或其他人「圍插」的覺悟。

      為了回你的文,我也要考字,像查案一樣重拾很多樂趣,很開心。肯定會再寫的,到時再交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