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和師兄都勸我不要和陳生討論孟子 /Mayi

純粹為了解毒而書,同意的放在心間、print出來夾在銀包辟邪也可;不同意的也不必對號入座,歡迎指正可是恕不再回。

讀孟子不可抽離其歷史環境去讀。孔子生於春秋,雖然諸侯都開始不尊重周天子、禮樂崩壞中,但小國都不會無端白事被大國侵略,所以孔子尚敢夢想「大道之行、三代之英」的大同;可是孟子生於戰國,他看見的弒君弒父兄、大國侵奪吞併小國比孔子時代更赤裸裸。所以孟子不像孔子談仁,他講義,勸人不論對家人對人民都做合道義合宜的事,他連何以實施仁政都有說明,很實際的。亦因為他實際,他知道大同的世界不復回,如果當時社會(戰國時代)能回復到小康般,已經是bonus。大同,是禮記的話,不是孟子。

孟子周遊列國,說服諸侯可惜不為所用,才與弟子一起把自己的言論寫下,就算戰國時無人願行仁政,流傳於世或為後世所用。他寫的是一套哲學,不是抒情文學作品,不可能以現代文學「作者已死」一套抽離時代再以自己意思去重塑、詮釋、重新演繹他的話語。除非有人在二次創作孟子吧。

我之前叫陳生交出有甚麼大儒、理學家、學者把孟子說成「 你「老吾老」跟「老人之老」的方式和心意是一樣的,既沒親疏之別,也無先後次序,這才是孟子「推恩」的真義…」 (我當時心想,他會交梁特首出來吧?由他身上我絕對見到一個人何以無親疏之別無先後次序地「推恩」呀。)

陳生交不出,兼說「那段注解其實是朱子讀《孟子》後的個人見解,多於孟子原話蘊含此意」what? 即是甚麼?即是你平日最喜歡的許慎段玉裁所寫的合你用時就真理,不合你用逆耳時則是「個人意見」呀?朱熹是大儒,四庫全書收錄的是他寫的孟子集注、孟子入門必讀的也是孟子集注,你是誰?可以參考書都不用,自成一家般把孟子你說了算?一本甚有權威的集註都可無視,惡搞孟子也不遠矣。

那個月入$10000的例子正正是要指出你 「 你「老吾老」跟「老人之老」的方式和心意是一樣的,既沒親疏之別,也無先後次序,這才是孟子「推恩」的真義…」有多荒謬!

為何侍奉老人(包括自己父母)可以沒親疏之別、無先後次序?推己及人,正解,可是自己未搞得掂何以推到他人?我不支持陳雲那種甚麼「只供養自己父母、看不見其他人在排隊」,那是另一種誤讀。我理解的非常簡單:好好供奉、孝順自己父母,也關心身邊的其他老人家。而對父母的好理應比其他老人家好一點,例如我會每星期見父母、每個月給家用,每天打電話問候;對其他老人家則可能一個月探一次、俾利是買生果、修理一下他家壞了的東西之類。其他老人家會說這人「厚此薄彼」嗎?不會,因為老人家知道自己不是你父母,那種關係本來就不是同level,何來「厚此薄彼」?「厚此薄彼」點用你仲要人教嗎?即是我對媽媽比對爸爸好十倍,就是厚此薄彼了。

至於孟子的「捨身取義」是一個極限原則,跟老吾老、大同與小康實在已扯得太遠,根本是另一戰線。承上題,我的老師、師兄都叫我不要回,因為學術界根本毋須討論陳生的爭議,就好像以語理分析解現象學一樣。所以陳生不用也不必懷疑為何陳雲在嶺南有教席,正如我不會寫為何陳凱文還在立場主場寫一樣。

故意曲解、托古揚己的人實在太多,真理自明,我無必多言。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