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薯條的善念/Mayi

我的子女都喜歡吃薯條,昨日散步路經麥當勞就放肆分享一客麥樂雞餐。我們坐下不久,另一個媽媽也和我一樣,一拖二的入了麥當勞。

此時,我兒子已很多事地說:「仲坐BB車?」巨型BB車裡,姐姐抱着弟弟坐在一起,姐姐已經穿小學校服,弟弟則已懂得行路及上落樓梯,應該有歲半吧。對方當然聽見,望向我們,我只好打圓場答我兒子:「姐姐愛錫弟弟所以一起坐吧…」噢,一個頗牽強的理由;同時我也了解可能媽媽真的很累,所以把所有子女、書包、玩具放在那巨型BB車,一推就成行。

此時姐弟的媽媽去了買餐,弟弟就掙扎要離開BB車。弟弟死命掙扎,姐姐拉扯弟弟的腳大叫:「媽媽,弟弟快跌了!」那時我已離座準備接弟弟,因為他跌的話,可是頭落地啊!這時他們的媽媽趕到,可能見我已預備抱弟弟,望一望我說:「弟弟很曳的…」解了安全帶,媽媽又回去排隊,弟弟自己閒逛、上落樓梯。姐姐叫嚷,似乎是對我兒子說的:「媽媽我現在不想坐車了…」可是她沒有離開那已解安全帶的BB車。

媽媽終於買餐回來了,弟弟又回到姐姐的大脾(座位?)上,熟練地扣上安全帶。媽媽之後好像忘了買甚麼,又離開了,此時姐弟一起吃薯條,口一條、地一條的,結果有兩三條跌在地上。媽媽買了新地回來,推車要走了,我那個很多事的兒子竟然對那媽媽說:「你們跌了薯條。」此時,媽媽語帶嘲諷地說:「弟弟,跌了落地,不是執返來食嘛?」那媽媽又望一望我,之後推車走了。

我兒子的意思當然不是叫她拾起再吃。

兒子有點委屈,問我:「媽媽,弄髒地方,不是要清理嗎?」我是那種要求兒子跌了薯條在地、新地溶了滴在地,我給他紙巾要他自己清理。我也習慣(如果不被清潔嬸嬸阻止的話)用餐後要把垃圾丢了、餐盤放在垃圾桶上;最少最少也收拾好一盤等人清理吧。我答:「要啊!當然要。」兒子追問:「為何他們不執薯條?」噢,原來兒子放不低那薯條。

我問他:「薯條留在地,又會怎樣?」
兒子說:「其他人行過會踩到。」
我:「然後呢?」
兒子:「然後地面會很污糟。」
我裝作不在乎:「污糟了,也有嬸嬸清理呀…」
兒子:「可是那時已經很污糟了,何不在未踩爛時執起?那麼嬸嬸也不用拖地拖得很辛苦嘛…」

我摸摸他的頭。

「或者我們這樣想吧。有些人會喜歡方便別人、有些人則喜歡方便自己。」

兒子望我,眼裡十萬個問號,他明顯已經聽不懂了。

「我不敢說那媽媽不對,因為之後會有嬸嬸來清理。她不執起薯條,不用拿紙巾出來、不用弄污糟自己的手、又不用丢薯條到垃圾桶,離開就是了,很方便。可是如果自己把薯條執起,其他人不會踩到,不會弄髒,不用嬸嬸拖地,就方便了嬸嬸了。」

兒子已經一臉茫然。

「即是,如果你寧願自己執起薯條、之後再抹手也不希望其他人踩到污糟、不希望嬸嬸拖地辛苦……這樣考慮很好啊!」

兒子似懂非懂的,滿意地笑笑。

其實方便別人不是甚麼大道理,偏好方便自己的人也不是壞人。只是做了,就多一個令自己身處的地方變得更美好的善念。簡單得就像我們入商場開玻璃門,為後來的人hold一兩秒;洗手間洗手用抹手紙後,以用過的抹手紙抹去剛剛拿抹手紙時滴下的水滴;行山時把自己製造的垃圾不丢在山上的垃圾桶而是帶下山……之類。

當然,有人也會這樣考慮:「你把清潔工人的工作都做了,工人便失業了!」我想,一個城市的快餐店,發展到不需要聘請專職清潔店面工人的話,你覺得那城市是developed還是developing呢?宜居不宜居呢?寫到這裡,我覺得,希望以善念改變一個地方的習慣,其實也跟兒子一樣,頗多事的。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一條薯條的善念/Mayi

  1. Pingback: 一條薯條的善念 | May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