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食隨想/Mayi

image

午餐完畢,兩歲的女兒又剩下了半小碗已剪碎的意粉在桌上。我收拾時又熟練地把已變涼菜的碎意粉送入口,此時我老公笑我:「你真像一個回收箱。」

此時我想起另一個爸爸級博客朋友的話:「好耐沒放過完整的東西入口了。不想浪費,結果孩子剩下的都放入口……」

過來人應該會明白這個「食物回收」的階段。有朋友家裡有個半歲大的BB,他在那兩三個月體重暴漲,腰變成腩,西褲也變成緊身褲。你問他怎麼了?他很無奈:「家裡每日有一大煲糊仔,每日不同味而且營養好豐富,有蘿蔔三文魚、南瓜銀魚、蕃薯、菠菜肉碎……我老婆嫌肥,每日晚飯之後還要我清煲。結果我現在比BB更肥肥白白……」

再回想一下自己這星期的早午茶晚餐吃了甚麼:Pizza邊、被咬了幾口的蛋糕仔、不完整的蘋果、已沒有咖喱汁撈的咖喱白飯、雞翼兩條骨中間的肉、西多士邊、蛋撻皮、半碗已混入水蛋和紫菜的白飯、沒有珍珠的珍珠奶茶、沒有蕃茄、粟米和吞拿魚的「吞拿魚沙律」、涼的麵豉湯……

可能有人已經覺得:「唓!你煮太多。」、「好似好可憐,其實你大可以掉入垃圾桶。」是的,未做他人老母之前我完全不明白為甚麼家母在飯枱永遠吃很少,可是收枱後在廚房,洗碗之前把魚肉碎、剩下的油菜等等吃個一乾二淨。

到為人母之後,明白多了。第一,飯菜永遠是新鮮的留給小孩。可是煮飯往往很難只煮三分一碗飯、五份一碟菜,把剩下的冷藏再叮熱給小孩好像不太健康。所以只好先煮了自己和孩子的,餵他以後、確定他吃飽了,自己才開始吃,雖然那時飯菜都涼了。

第二,衣食問題。我不知道香港有多少人還了解「衣食」這概念,我媽媽在我懂事開始就這樣催眠我:「如果碗裡剩下飯粒,將來老公會滿臉痘皮!」久而久之,碗裡剩飯危害將來另一半的俊俏面孔,自然習慣吃光自己的飯碗。長大了當然知道媽媽只是哄我,但有衣食絕對是美德,在富裕社會下不浪費已經是積德的一種。可是怎樣教一個未懂性的小孩不要浪費食物呢?就是身教。

有時帶孩子出外用餐,總見到有些家庭埋單時剩下半枱食物。有一次我兒子見隔離枱有一塊完全未碰過的新鮮吉列豬排(當然枱面上還有其他!),他問我:「媽咪,可不可以拿過來吃?」我當然耍手擰頭。他遙望豬排輕歎:「噢……好浪費……」是的,很浪費,可是非親非故的我們可以做甚麼去改變選擇沒衣食的人呢?這是他們的習慣、選擇。

當然,當我們討論衣食時,前提是我們懂得分辨甚麼食得、甚麼不食得。例如孩子口中吐出來的白飯,雖說是白飯但我會毫不猶豫抹走不吃;孩子放了半天可能已發酵的半盒維他奶,我也不會喝。

還有一種,叫嗟來之食,像吮過的骨頭、爛橙之類。最近有人在露天巴士上一邊大啖英國名物fish and chips、一邊向飲了三十年粥水的人揮手及大派爛橙說:「有得食,真係唔食?」、「一定食得!」。既是嗟來之食,食了就不能回頭,以後只會沒尊嚴的硬食下去。那有穿金戴銀的父母用廚餘餵子女?那些自詡是你衣食父母又力勸大家硬食爛橙的人,到底是那門子的父母?

不食得的不放入口,是常識,根本不是浪費,何以在香港會變成一個有「爭議餘地」的議題呢?最後,希望今年不會有人在密室吃過北京片皮鴨之後而轉軑、叫大家含淚食爛橙吧。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衣食隨想/Mayi

  1. 你好mayi
    本人為經濟日報旗下網站TOPick 編輯阿昕
    剛剛看了你的文章,內容很適合我們網站
    未知可否轉載?
    我們會註明出處、作者及附上你的blog link
    歡迎隨時聯絡
    25654770

    謝謝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