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單新聞的觀察

昨日有兩單新聞令我覺得香港人已被統整到懂得語言「批鬥」。

第一單,票箱被潑墨汁,完全可以不用常理推斷、連CCTV都未看就可以一口咬定是學聯自己做。城大退聯基本上有一面倒的支持,何以要整七張廢票就能天真地改變結果?真係要整的話所以每個票箱都潑,為何只「象徵式」地潑一個?我覺得有考入大學的智慧的人都不難發現,如果學聯真的如此行,是多笨,笨到對自己百害無一利!何以「學聯做的」觀點好像已是事實仍站得住腳?

第二單,味芳不再派待用飯。看了蘋果的報道,開頭也覺得可惜。看了評語,輕則「憎人富貴嫌人窮」、重則「投訴的人正XX/落地獄!」。之後立場有一篇勝利道街坊的投稿,講待用飯如何影響街坊、被某些害群之馬霸用、濫用,嚇到真正有需要的公公婆婆不敢領待用飯。店主、區議員試過解決但不成功,最後只好摺埋。(不過據說又開始返)同樣,高呼「投訴的人可耻」的人,也完全沒有將心比己去了解,甚至無視那些日夜受屎尿味噪音影響的居民與變得左右不是人的良心好老闆。

香港人時時高舉理性,可是一件「事實」出來以後卻只會作一些李慧琼式「相信就看得見」的證據和空洞戲謔的批評。如此非友即敵、輸打贏要、不必講實據就可肆意抹黑、大造文章的群眾,真的有胸襟氣量和去包容接納有機會選出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的真普選嗎?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