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新宿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與香港啟晴邨食水含鉛事件的對比/Mayi

最近香港啟晴邨的食水發現含鉛量超標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官員的愚笨應對令我想起東京也曾有過類似居民鉛中毒的事件,就是1970年的「牛達柳町鉛害事件」。

牛達柳町(うしごめやなぎちょう,ushigomeyanagi-cho)位於東京都新宿區。那裡是十字路口,早上上班時間由新宿往飯田橋方向時有擠塞;傍晚下班時則是飯田橋往新宿方向擠塞。牛達柳町的地形呈低谷,商店密集,汽車的廢氣也很難散去。由於六七十年代日本還是使用含鉛汽油,所以汽車排出的廢氣自然有鉛的粒子。1970年5月,民間的醫療團體到牛達柳町為附近的居民作身體檢查,發現他們多數人都有懷疑中鉛毒的症狀。醫療團體就推測汽車廢氣是居民有中鉛毒症狀的主因。

中鉛毒有何徵狀呢?根據衛生防護中心資料,鉛可經進食、呼吸、皮膚表面吸收進入人體。如果接觸高濃度的鉛,可導致急性中鉛毒,病徵有腹痛、嘔吐。慢性中毒的話,則有貧血、關節痛、肌肉痛、腦部和腎臟受損。跟輻射一樣,兒童較成人更易受鉛傷害,兒童中鉛毒的話會出現學習遲緩、行為異常、智力發展障礙。鉛可穿透胎盤,所以孕婦接觸鉛的話,胎兒也會中鉛毒。

日本政府如何回應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呢?新聞傳出後,東京都政府立刻派人到牛達柳町進行環境調查,也為當地居民作詳細身體檢查。雖然東京都政府得出的結論是「懷疑中鉛毒的居民並沒有中鉛毒」,可是這件事已喚起東京民眾(甚至全日本居民)對日本的空氣污染和鉛中毒的主因-含鉛汽油的關注。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成為重整日本環境政策的契機,首先出台的是汽油無鉛化政策;另外,鉛的環境基準也重新檢討。最後,在1968年立法的《大氣污染防止法》(たいきおせんぼうしほう、昭和43年6月10日法律第97号)也大幅修正,限制工廠、工場、地盤任何時間排出的鉛和其他污染物、對汽車廢氣的鉛含量設定了容許限度。

那牛達柳町的廢氣問題又怎麼解決呢?污染物沉積的主因是低谷地形,所以政府把交通燈設定在落斜之前和上斜之後,令到汽車不會在低谷地勢停留、直行直過,這樣廢氣也可減少。

反觀45年後香港政府對啟晴邨的應對,完美演繹甚麼是敷衍塞責。記者問承建商是誰,不回答,卻交出一個不良於行的水喉匠的名字;房署驗水時「造假」,長開水喉五分鐘才取水辦,亦不肯公開含鉛量過高的水辦是出於那些單位;居民已飲兩年含鉛水,衛生署沒有主動安排醫護為全區居民進行健康檢查(而是要居民自己登記驗血),衛生防護中心監測及流行病學處主任程卓端還落井下石說:「若一生拉勻計,飲用水的含鉛量低於指引值,不需太擔心,不會對健康有明顯影響。」簡直是陳馮富珍禽流感時叫人食雞的翻版。房屋署署長應耀康更好笑,「記性唔好」、「怕讀錯名」,你記性差連一整個屋苑用多少預製組件都不知道、兼且連「中國建築」四個字都不會讀,不如告老還鄉吧啦。特首梁振英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更有透視眼,未拆部件下來檢驗卻幾乎一口咬定鉛來自喉管駁口燒焊物。

現在東京清新的空氣不是天跌下來的,都是當年東京都政府官員經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後痛定思痛,決心從根本解決問題,嚴厲收緊環境政策而得來的成果。香港政府官員呢?卻不以保障市民健康為首要任務,反而是維護國企利益,把承建商名字變成不能說的秘密,把中國製的部件嫌疑完全無視。面對越滾越大的疑惑和怒氣、越來越多屋邨發現食水含鉛,政府卻依然傲慢不肯正視;官員不愛民如子都算了,還要每日出賣良知,繼續像小丑一樣擠牙膏式地回應。雖保得住某國企股價和面子,卻保不住市民的健康和政府威信,值得嗎?

圖片來源:Flick user:Abdelaziz Az https://flic.kr/p/mdsdsX

圖片來源:Flick user:Abdelaziz Az
https://flic.kr/p/mdsdsX

註:

「牛達柳町」的「達」字本字為「込」。據漢典網頁「込」說是與「迂」字相同(這說法不大可信),但《漢語大字典》似乎沒有收「込」字。而「込」則為日本漢字,只有音讀沒有訓讀,廣東話亦無此字發音。為了避免出現「都會駅」的情況,大家見到地名卻感陌生而且不會讀,所以筆者大膽寫這中文文章時以近義的「達」代替「込」。如果將來重新整理時,將用回日文漢字本名「牛込柳町」,更合學術要求。

後記:

我那個留學日本N年的老師看過我的文章後,他留言。我覺得老師說得很好,轉載在此:

「 日本也經歷過相當慘痛的經歷,大資本家、廠商、地產商勾結執政黨,不顧百姓生死,製造出了很多公害,如著名的「水俣病」,甚至現在位列世界旅游景點第一的京都,台灣人曾有一句順口溜評論京都:花不香,水不清,男無義,女無情。水不清就是指很多香港人都喜歡在那裏溜澾的鴨川,我第一次踏足京都,看到的鴨川不如現在清澈見底。經過兩三代人向政府、權貴爭取,日本才有這樣的進步,牛達柳町事件是其中一個路標。希望啟晴邨事件也是一個路標。」

我也希望啟晴邨事件也是一個路標,不是終點。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東京新宿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與香港啟晴邨食水含鉛事件的對比/Mayi

    • 謝謝賞識,久仰本土新聞大名。可是這篇文已經有主場博客群、立場、pentoy、newslens轉載過,似乎已經太多了。還是下次吧。

  1. Pingback: 鉛毒下一代 - dropBlog

  2. 本人是居住香港的日本人。想不到「八十後」的香港年輕人寫到於上世紀70年代的東京發生的事件,是我非常感動。唯一可惜的是,「うしごめやなぎちょう」
    用漢字應該寫成「牛込柳町」。

    • 謝謝提點!我怕香港字庫出不到「込」字而且大家也不會讀,所以用達字了。有點像Shibuya大家也寫成涉谷一樣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