歿後一年/Mayi

說真的,我還是很懷念主場新聞。對,是主場新聞,不是主場博客群,不是立場新聞也不是其他,我只懷念主場新聞。那份綠油油,那些新聞配圖,那些教人大開眼界的博客文章,那段不看主場新聞會身痕的時光。

「主場新聞就像一位正值壯年的大好青年在自己案頭猝死一樣。」一年前我寫了這樣的一句話。然後發生什麼事呢?萬念俱灰,本身不活躍的我寫得更少,一有時間便落金鐘再坐一會,子女放學我便離開。直到有一天,雨傘收起了,天沒有放晴,那青年回來了。我一直以為他死了,他回來了。你心裡疑問:「這段時間你到過那裡了?」他不告訴你。他不告訴我。他絕口不提。然後我就知道,就是這麼一點,就算外表一樣,都不再一樣了。

回歸的他背負很多罵名。我沉默,因為我理解生氣的人生氣什麼,甚至那些生氣的人的質疑同時也是我所疑惑的。只是既然他都回來了,雖然不太一樣,不過實際上他也沒有一些失常行徑,那就不如在他身邊陪他復康。「或許有一天他會交代他到過那裡呢?」我心存這個奢望。修正之前的一句吧,其實他也不需要我陪他的,因為他一回來已經很容光煥發的樣子,而且有很多人、很多人願意誓死追隨。

好,寓言說到這。結局是原來同路的人,分道揚鑣了。有些聲音、多樣性隨著分道揚鑣而離開了。

我的位置比較尷尬,因為我本來就不是一個「毫無懸念」的人,我是一個抱住懸念一路走來的人。另一方面我還是很懷念主場新聞、主場博客的身份,我還是很不捨得;而當身邊越來越多朋友決定永遠回歸而不回來博客群的時候,甚至有聲音說博客群應該關閉,我更加覺得自己不能離開。就是那時起,我決定寫得更多,文一寫好,就親自放上博客群。

為了不麻煩其他人,原來是一個以手機一筆一筆寫文交給編輯的師奶,在博客群朋友的調教下,變成一個有定位、管理自己Wordpress、會自己配圖、會自己upload文章的博客。王家衛沒騙你-「念念不忘、必有迴響」,不過上天對我回饋的方式有點unexpected。我的文在博客群幫不上什麼,可是卻換來台灣一些媒體的賞識,為我開專頁讓更多人讀到我的文章。

直到今天主場博客群的朋友仍在苦撐,而立場新聞於我就像那個回來的年青人,他依然有很多朋友,甚至有很多新交的朋友。只是,聞過主場新聞的空氣,立場新聞的感覺就是怎樣都不再一樣。不要誤會,不一樣不是壞,只是口味問題,有人喜歡綠,有人喜歡黑白。撇開口味,性格問題,我未必會鋤強,但我絕對會扶弱。

最後,多謝各位讀者一路走來,到今天還在看主場博客群的文章。也感謝那班半夜三更仍可喴嘩鬼叫討論時事、文章、給我很多靈感、資料和教我變成一個更好的博客的博客群朋友,祝友誼永固。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Flikr User: Petar Bikić https://flic.kr/p/eLHBvT

圖片來源:Flikr User: Petar Bikić
https://flic.kr/p/eLHBvT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