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還要攻擊勇者?/Mayi

我不是香港大學校友,可是這已經不是香港大學的事,而是整個香港的事。現實生活的朋友對校委會否決陳文敏任命一事異常冷淡,好像不癢不痛的。而我的朋友可是十幾年前接受過大學教育的「天之驕子」。大學不只給大家一個學歷、資格的地方,而是培養、追求更高價值的地方。而這個地方的自由是不容被干預甚至踐踏的,否則就真的成為一間看似高級一點的職訓學校。

今天百年老校香港大學被校委會以暗票、保密原則,執行一個「佛地魔」(You-know-who)任務去否決陳文敏任命。一個二個不能見光的理由是怎樣見光呢?就是靠香港大學學生會主席馮敬恩先生。他很迅速地在否決當日便發表聲明向公眾公開那些會內委員提出的所謂「理由」:

李國章:沒有博士學位

紀文鳳、梁高美懿及洪丕正:未任命前就公開提及自己是唯一侯候選人,故認為陳文敏的操守有問題

陳坤耀鮮有在學術期刊發表文章、其資歷不及其他副校長

盧寵茂:學術水平不合乎標準,又指其研究成績連助理教授亦不如,又指責陳文敏沒有在其跌到後致以慰問

廖長江:在Google Scholar搜尋結果,指陳文敏的文章在過去五年只被搜尋過四次

王䓪鳴:陳文敏擔任副校長會令香港大學進一步分裂

我複述以上的理由,是因為這可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青人用押上一生前途才可公開的資料。大家知道這些荒謬理由之後,很生氣,不停問候盧寵茂、在Google Scholar去驗證廖長江的話、搜尋各位大學校長和副校誰沒有博士學位等等,我都理解。

不過我關心和擔心的是馮敬恩。我相信他自己也知道公開校委會會議內容的風險,他自己也明言他的取捨:「在過去半載,校委會屢次以「保密慣例」及「集體決定」為由,封鎖資訊,以致眾多真正關心香港大學的師生校友猶如蒙在鼓裡。為確保師生校友的知情權,我不得不如此行。如果此舉被認為違反「保密慣例」,我願意接受批評,並感到抱歉。」

「我不得不如此行。」換上《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的名句就是:「非如此不可。」那是很沉重/慘重的決定。如此行之後,馮敬恩要面對甚麼呢?聲明發表翌日,校委會主席梁智鴻已譴責馮敬恩公開披露校委會討論內容,並考慮可能的懲處又被公然警告(恐嚇?)說:「也許你該慶幸,今日你只是身處大學,一個國寶級受保護地區,沒人敢動你,暫時死不了」事情會就此了結嗎?當然不會!他日還有千千萬萬個建制的公司老細、僱主慢慢招呼他。他的人生還長,他前途會怎樣?已經教人擔心了。

同路人也不見得對他特別好。有記者破口大罵他不接電話不接受訪問、也有律師批評:「退聯搞得,唔搞罷課」之類。(師奶如我都記得馮敬恩對退聯係中立架喎!)貌似同路人都如此毫不留情大罵,我完全不能理解。

他只是一個年青人。他真的已經很英勇,也夠英勇了。在承受巨大壓力下很忙、不接沒有來電的電話、回答時或許語氣不夠好,請大家諒解吧。如果為香港好,何以還要開口埋口問候一位勇者的老母呢?尤其是勇者,在香港已經買少見少了。最後我希望大家不要攻擊勇者和其他嘍囉了。槍口一致對外,即是那無形之手吧。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Flickr User:George https://flic.kr/p/oQFpBe

圖片來源:Flickr User:George
https://flic.kr/p/oQFpB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