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ing in the party-我的罪狀/Mayi

朋友說,我把單方面的看法放上自己blog對她很不公平。我在上一篇文一直說,我的朋友當時的反應很正常。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她當時的不快是沒有錯。為了公平,我還是把女兒在她(們)眼中的不好、失禮的地方鋪陳在此,好讓大家有個更全面的認知,不要聽信我一面之詞,也順道作個紀錄。

我再說一次:很對不起,是我教女無方!令朋友憤怒實在很不好意思。然而我的文字從來比說話來得準繩,所以我只能/會以文字回應,否則只會講多錯多,面對面時永遠被一句「you win!」KO所有討論。

~~~~~~~~~~~~~~~~~~~~~~~~~~~~~~~~~~~~~~~~~~~~~~~~~~~~~~~~~~~~

路人:「你的分析是否過誤,女兒初見包裝不美的禮物,已心生厭惡,即表示她日常你對她的教誨出了問題,在你來説應要反省,為何女兒如此。更進—步欺壓幼弱,雖云天性所然,難道責不在你嗎!君子貴乎改過,願與你女兒同成長!」

Mayi回應路人:「她不喜歡那禮物是因為其他小朋友的都是有花紙包,而唯獨她的一份由雜誌紙包。例如你的長輩給每個小朋友的紅封包都是紅封包,但唯獨給你的是吉儀白封,內容一樣都是錢,但你會有何感覺?我不希望護短,她動手絕對是她不對,但你說成「欺壓幼弱」而無視她背後有此行為和感受的成因,則似乎是你比較「欺壓幼弱」呢。

我相信身教比堂而皇之的教誨重要,如果你認為一個貪慕虛榮、只看表面不看內在的人能成為Mayi的話,你大可以繼續這樣相信,那我也勸你不要被Mayi玷污你的君子價值。」

朋友回應路人:「多謝你說出重點來!」

朋友:「原本這則小事也沒想多提,但既然你公開發表,我不公開回應的話,不單把我對你和你女兒的一份心意沒殺,也對當時所有在場人不公平!而且也令我覺得十分憤怒!「孩子不懂事,從來都沒有人怪他任性不懂事,只會怪父母不教!」你還不明白?我也把你當時朋友才直接跟你說。

由我一進門,就走來申手拿禮物,我不怪,因為她很像你,跟中學認識的你一樣「率直」,所以只是一笑置之,而且禮物都是她有份的,但這的確是沒禮貌。禮物沒有花紙,實在抱歉,也沒辦法,因為實在太忙來不及找來花紙,而所剩的只能包比較小的禮物。你硬是提別人的有花紙,你女兒的沒有,難道我刻意?!實在是不可理喻!小朋友當然不懂分,但開了禮物讓她看到原來是她想要的,才不發脾氣,是教育她嗎?

(這個是幫朋友討公道的)你女兒走在人家床上跳,不是別人嘈,你會阻止嗎?你女兒在搶東西,我留意著你久了,不是別人出聲,你可真的不理會。其實床不是我的,我也不用理會吧?是嗎?那孩子不是我的,其實我也不用理會吧?但床是我朋友的,孩子是我朋友的,你作為朋友,有沒有替人家想想?你女兒搶東西,人家小孩哭了,你知道嗎?別人的母親都會跟自己的小孩說不要緊,要share,但我深信那個一歲多的小朋友還是不會明白!但你還要把你女兒弱聽都要列出?所以就可以霸道嗎?

大家都已不是中學生了,是成人了!因為你女兒拒絕禮物,我要哭嗎?要黑面嗎?黑面是對你很失望呀!

你可知我們作為朋友有多失望?你還要在公開發表來,列數所謂理據去美化,維護你自己?是不是別人也要列數例子?

不用先說你女兒有什麼不幸,然後再說「你的朋友」認識了很久,都是「好人」,其實要說我們來蝦你的女兒。

不過以你的性格就一定會再列數大編理論吧,因為你一向都是「有你講,無人講」,別人費事理你,你就覺得道理在你那邊,you win!不要說你有什麼跟別人不同的遭遇,令你點點點…. 你選擇的路你要自己負責,人家體諒不要 take for granted!」

Mayi:「謝謝你明言,是我教女無方,很對不起也很抱歉讓你如此不快。我為人母的路還長,女兒要我教的還有很多。同場還有一個兒子,或許我當時照顧兒子而忽略了女兒在床上跳(其實我現在才知,當有人告訴我時她已經下來了)。

我不求更多的體諒和原諒了,只求大家不要有更多誤會。」

Mayi:「還有一些我要澄清的。我的子女由6:30已在party場地,他們說要回家因為沒有其他小朋友。(補充:搞手說6:30開始所以我6:30到;不過大概7:15才有其他人開始到,8:30才齊人;11:00打後才交換禮物,擾攘一輪打的回家已經1:00。即是說孩子其實等待了很久也忍眼訓忍了很久。)我就說『聖誕老人會來派禮物啊!』她就安靜下來等了。事實上我也已預備禮物給女兒,所以她見到你來有禮物就以為是聖誕老人的,這是你理解的『無禮』。而一歲女孩一開始收到曲奇怪已哭,因為那公仔會開口閉口而令她驚,另外兩個七歲小孩一起玩曲奇怪,再後來女兒見哥哥玩又玩,此時一歲小孩又不太怕而一起玩。我女兒後來搶玩具,我見她舉手碰到一歲小孩時,我已大力打自己女兒(你可問一歲女兒的母親),所以她女兒當時是沒有哭的,哭的是我自己女兒。到我去了房間後我不知那一歲小孩有沒有哭,但她哭也很正常因為那時已經十一點幾了,很睏,如果一定要歸因到我女兒的我也只可抱歉,沒有甚麼可以做。

再一次抱歉是我教女無方,把她聽障搬出來讓你受傷很不好意思。我會等她慢慢明白說話內容、慢慢教。」

朋友:「把她聽障搬出來,其實不會讓我受傷的。她是無辜的,是你令她受傷。

我只可真心祝福你,希望你不會再有任何令你傷心的事發生,逼於無奈地才找我們這些『朋友』。性格決定你的一生。『願與你女兒同成長!』」

Mayi:「好的,謝謝你的祝福。我從未『迫於無奈』才找你們,我在最困難時就只想起你們,因為我們識於微時,也是最信任的人。我一個人照顧孩子,老公經常出差,我父母也老了不夠精力看我的孩子,所以有些聚會我不能出席。既然你覺得我是『有事鍾無艷』的,我也不好意思再帶孩子打擾,妨礙酒會、送禮的雅興。

臭罌出臭草,直率母出直率女,你可以對我失望,但女兒我已經很努力地教。我在聚會中也不會搬她耳朵的問題出來,但她被認為『無家教』『失禮』『無規矩』『我屋企人的話一早打咗啦』,她(還有我)難道不值得一點體諒嗎?何以非要一個三歲兩個月而且還未掌握到語言內容的小孩去理解人情世故呢?

體諒當然不是理所當然,文只是想交代孩子多失禮和失禮背後的理由,到底那句責罵了朋友?我寫出我的反省、不足和難處,你解讀成我寫出來唱衰不知名的大家,那其實我選擇用文字已經是比說話更準確和理性的了。如果我說,你會心平氣和聽嗎?

最少這件事上,我應該明顯地沒有得到什麼體諒。」

此文經山地媽share之後,得到更大迴響。很多山地媽的網友都說,看了以上的comments更傷心。然後另一個朋友留言。

R0005464

圖片來源:Iris Cheng@文藝女生

另一位朋友:「嗯,咁既朋友唔要都罷。

但係以上留言既各位,當日都不在場,只根據一方面的文章就妄下定論,就覺得對方苛刻、港女,係咪又太偏激呢?我覺得當晚不在場既人係無資格評論。一隻手掌拍唔響既,點解要一面倒?

我理解能力低,聽覺有問題同小朋友冇禮貌有咩關係?既然放得上網,又何懼割𥱊?」

Mayi:「好吧。你點話點好。『聽覺有問題同小朋友冇禮貌有咩關係?』憑這句我已經不用再說甚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