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一首/Mayi

5752421762_bb10e27541_o

圖片來源:Flicker User:Shin½ https://flic.kr/p/9LjEzy 春過ぎて 夏きにけらし 白妙の 衣ほすてふ 天のかく山

最近有點忙,因為任教的學校開學了,又多了一班高級文憑的學生,改卷需時、備課需時,所以寫文的時間也少了。

我在香港教學生中文,覺得現在香港學生在中文所欠的,不是辯才不是書寫能力,更加不是懶惰不勤力,而是古文的鑑賞能力。古文或許對現代人生活沒有什麼實質幫助,但古文其實是現代中文的養份來源,如果寫文章偶爾用四字成語、語出有典,既可精簡,又可表現出文學修養,何樂而不為?

兒子在日本人小學唸小一,已經是最後一個學期了。最近他每天在家裡唸《百人一首》(ひゃくにん いっしゅ),簡單來說就是他在唸鎌倉時代開始流傳的和歌,如果要比喻就像《唐詩三百首》吧?聽他唸,其實我不看字的話也聽不懂很多,都是古文;不過就算沒有音樂,唸出來都好像唱歌一樣。我問他:「你要背嗎?」他說:「唸得多自然也記得一點。あしびきの〜(開始自我陶醉在唸)」可是再問他知道那些詩的意思嗎?他說:「ぜんぜん〜」(完全不明白。)

他們的日文堂叫作「国語」(こくご)。除了教科書的例文,還有一些詩詞歌賦,另外還有書法。我之前還奇怪為什麼日本還有年輕人喜歡聽落語甚至看歌舞伎?原來他們的教育令他們的日語水平不限於生活、商務之用,他們還有能力欣賞古文之美。能欣賞日文的美,自然會對這個語言所盛載的歷史、文化感到自豪。

香港還在討論什麼粵教中還是普教中,後者的「最大」理據就只是:「背向祖國,所以要精通這種十三億人都用的語言。」我眼中這是沒有絲毫討論的餘地的,在香港用母語-即是粵語教中文是最自然和天經地義的事。語言從來都不只是功能性,不只是「商務中文」、「實用中文」之類(雖然這些也正正是我所教的),可是在功能性以外,我們是否也要重視語言另一個重要功能:就是民族、文化、甚至是歷史的載體。

下一代,說很流利的普通話,寫一些「方方面面」都很冗贅不過竟然還能傳意的商務文書,然後他不知道:「落街冇錢買麵包」是出自《帝女花》的「落花滿天蔽月光」;他不知道岳飛的《滿江紅》:「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重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恥、雪、滅、缺、血、闕,不只押韻,連情感都寄在那聲韻裡。

台灣人的中文很有詩意,為什麼?他們以國語(也是他們母語)學習中文,還是很重視中文的文學性,學生還要唸詩詞歌賦;反觀香港的中文教育,本已不重視文學,現在更要換上學生不熟悉的語言去學中文,那豈不是完全廢去中文之美嗎?粵語學中文的學生,就算不會背詩,但聽見詩詞時,還能以音韻去感受一點當中情感;要全體香港學生以普通話學中文,是要連那本來能領受的詩詞情感都要奪去,是要你失去粵語給你的文化根源。

學習普通話沒錯,但如果香港政府要迫大多數粵語為母語的學生以不是母語的普通話去學習中文,就絕⋅對⋅出⋅錯⋅了!可悲的是,全港有超過七成的小學,都是普教中的了……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25 thoughts on “百人一首/Mayi

  1. 我有一點不解,文中提及「台灣人的中文很有詩意,為什麼?他們以國語(也是他們母語)學習中文」

    然而「要全體香港學生以普通話學中文,是要連那本來能領受的詩詞情感都要奪去」

    請問台灣國語跟普通話的分別是?
    為甚麼台灣用國語就會很有詩意,香港以普通話學中文就會失去詩詞情感?

    • 台灣現在這一代的學生,國語已經是母語,就算母語是台語,環境使然國語也是能完全駕馭的;重點是,台灣重視文學,所以台灣學生還要讀詩詞;可是全香港97%的人母語都是粤語,而教育局已輕視文史,學生要讀例文但已經很少詩詞了。如果還要香港學生用不是母語的普通話去學習已經沒有文學的「中文課程」,那他們最多只能掌握到中文的功能,卻不能掌握中文之美了…

      • 這樣說不就是跟語言無關,只是教育局單純輕視文史?

        沒有文學的「中文課程」,不管用粵或是普通話,不都是一樣不能掌握那美學?

      • 有關。我們能夠現在把這一代的學生的母語變成普通話嗎?可是香港已有七成小學推行普教中了。反過來說,迫母語是普通話的學生以粤語學中文,也有同樣問題出現:語感殘缺,所以不能感受語文的美美在那裡。

      • 但再反過來說,由出生開始,不用粤語學中文,改用普通話學中文,這樣不就可以將母語變成普通話?
        就像本來是台語為母語的台灣,最後不都是變了普通話為母語?

        說回來,迫母語是普通話的學生以粤語學中文,說不準由於有一定文學修養,習慣了後應該都能感受粤語的語感吧?

        而且,我中學的文學老師也說,文學要用普通話讀才能深得要領。

      • 您好,我就是您所指的「臺灣現在這一代的學生」,我相信大部分臺灣人都反對「國語已經是母語」這種說法,也許臺北市是如此,但臺北市不代表全臺灣。假如您堅持香港應以粵語教學,那麼臺灣也應以閩南話、客家話教學。

      • h先生/小姐:如果冒犯了母語不是國語的台灣人,不好意思。我知道台灣特別是台南地區,很多人還是說台語的。

        如果那個小朋友的母語是閩南話或客家話,其實以母語教學也是不為過的。不過,我要補充一點,粵語有九成以上的字詞都是有字有聲的,而且很多時還能與古語連繫、與書面語能直接互換。我不肯定閩南話/客家話做不做到書寫和朗讀這兩點,如果可以,學語言當然首要學好母語。

      • 首先,您提到的「臺南地區」也許是指「臺灣南部地區」?臺南和臺灣南部是完全不一樣的XD
        國民黨一黨專政時期,臺灣的中小學禁止說閩南話、客家話,除英文課外,所有的課程皆以華語教授,政府大力「去日本化」,甚至禁止「臺語白話字」出版品。
        我這一代,小學有「母語課程」,但有些「閩南語老師」不但沒有證照,甚至閩南語不流利,讓學生感覺課程的存在只是為了應付政府,製造「尊重多元文化」的假象。我們的「中文課」叫「國語課」或「國文課」,很多國文老師是外省人。
        以閩南語、客家語朗讀漢文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國民黨來臺前一直是這麼做的),也有閩南語、客家語的白話作品,我跟懂臺語的朋友也可以用臺語文傳文字訊息。
        香港的「書面語」就是「普通話」白話文吧?日本統治時期有文人直接以閩南語讀北京話白話文的記載,不過這種讀法對現在的臺灣人是很奇怪的,這跟香港的習慣有所不同。對我而言,文言文可以用漢字文化圈內的任何語言讀,各語言的白話文則以該語言讀。

      • 我不是台灣人,對台灣的事你比我是很合理的,謝謝指正。

        閩南話客家話可以朗讀文言文,可是在大學的時候老師教我們,閩南話客家話有些字詞是有音無字的,或許可以用拼音寫出來,可是就是沒有那個字。與書面語未能完全對應。

        香港在學校學的書面語,就是不論說普通話還是國語(其實一樣啦)的人都看得懂的文字,就像現在我寫的。可是粵語是不是不能寫出來呢?當然可以,而且不用拼音,很多字都有固定寫法,例如唔(不)、係(是)、嘅(的)等等。那用粵語唸書面語會否很奇怪?不會啊,粵語流行曲的歌詞就是書面語呀。還有很多短語「唯你是問」「禁止飲食」等等,全部直接讀出來就是了,但這些是書面語嗎?這些也是粵語。

      • 粵語的「嘅」,難道不是先有音再有字?所有的漢字不都是「創造」出來的嗎?這個字在臺灣寫成「个」(閩南語 ê;客家語 ge/gai)。臺語文是可以完全用漢字寫的,但漢字有爭議之處常以羅馬字代替。
        臺灣並沒有「書面語」這個概念,只有「白話文」與「文言文」,我不懂「與書面語未能完全對應」是什麼意思。對我來說,我現在所寫的是華語的白話文,硬要用閩南語把這段話逐字讀出當然可以,只是沒有人這麼做;只懂閩南語、不懂華語的人看這段文字應該是很吃力的,就像北京人閱讀純粵語文章一樣。
        我所聽過的閩南語、客家語歌曲都不是以「書面語」的形式呈現,跟粵語歌曲不一樣。如果閩南語歌曲充滿「的、了、嗎、呢」等「書面語」,臺灣人應該會抓狂吧!
        也許香港的「書面語」功能就像過去的「文言文」,是能用粵語發音,但與一般粵語對話差異很大的一種文體。跟臺灣的觀念完全不同呢:)

  2. 說到底就是,母語是粤語的香港人是不能駕馭普通話,並以此去深入了解、感受中文的詩意和美好。但粵語可以。

    • 我覺得,香港人不是不能駕馭普通話,而是有沒有意願和動力去深入了解。

      粵語其實也很深奧,就算是作為母語的香港人也不是每一個都肯花心思去了解學習。
      尤其是這個執筆記字的年代。。。

      • 粵語當然很深,但如果是母語的話,粵語附送的音感和語感就會成為一種本能。學生不是語言學學家,他們不需要說一個字之前去解釋為何「速磅!」的感覺比「快快給錢!」傳神。但如果母語是粵語的人,自然能感受到那種分別,這就是我所說的音感和語感。而音感和語感,並不是經課堂學習得來的,而是渾然天成的本能。

  3. 要將一個人的母語改變是可以的,例如移民或者殖民,兩者都可以強勢地改變一代人的母語。可是現在香港人是「移民」嗎?還是你支持「殖民」呢?我再說,我不是反對香港人學普通話,我也會說普通話的,可是如果要迫一個在廣東話家庭中長大的學生以普通話學習中文,直接點說就是太「強人所難」了。說好的一國兩制、母語教學,到底在哪裡了?為了獻媚,香港政府可以去得多盡?這是我所關心的。

    • 香港政府是怎樣有目共睹的。
      不過一國兩制,到這一刻還算是吧?

      「強人所難」這回事我倒覺得很主觀
      我是在廣東話家庭中長大,不太會說普通話,但如果以普通話學習中文也沒差,也是一個學習普通話的契機。反正日常生活還是用粵語為主。

      對語文不感興趣的人,也大有人在,即使用哪一種語言學習也好,對他們來說也覺得沒關系的,當然先排除政治因素。
      而且說到底,廣府話/廣東話/香港話只是一種方言。

      • 你上面說的都是你的意見。我在文章也清楚表達了立場,所以沒有什麼好拗的,因為我覺得普教中會帶來負面影響和強人所難,而你覺得無所謂,這點是沒有什麼可討論的餘地。

        可是,最後你說:「……先排除政治因素。而且說到底,廣府話/廣東話/香港話只是一種方言。」這點我就要狠狠地修正你了。廣東話/粵語不是一種方言,而是語言。廣東話和普通話的差別,比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的差異更大,為何前者就硬說成「中國政府指定的統一語言普通話就是語言,而其他中國語言(閩南話上海話廣東話等等)一律被矮化成方言」但後者,兩個國家,兩種語言,就算非常接近可以自說自話而對方也會明白卻是語言,而不是其中一個是語言而另一個是方言呢?說到底,語言是不能撇開政治來看的,誰有話語權去斷定一個語言是語言還是方言?其實不是政權,而是語言自己的特質。可是由你的留言已可見,政權已成功令你矮化了廣東話為方言了。

        “A language is a dialect with an army and navy”,語言和方言的定義其實是極之政治的。

      • 這就奇怪了,方言不就是地方語言?
        廣東話就是廣東地區的語言阿。
        而且為甚麼方言就是被矮化,方言有錯嗎?

        官方語言的定義是政治沒錯,這是無可厚非的。

      • 是的。方言不是「地方語言」的意思。而是由語言分裂出來的一些特別口音,然而有口音還可以與原來的語言相通。當兩種語言是不能相通的話,就是語言而不是語言與方言的從屬關係了。普通話與廣東話是不能相通的,所以兩者都是語言,而不是語言與方言的從屬關係。

      • 好的,如果你覺得把一個語言說成是方言是沒有冒犯沒有矮化的,你可試試到日本旅遊,說:「日文其實也是中文分裂出來的方言,只是在日本地區通行的地方語言而已~」,看看對方會怎樣反應你?

        我已另外寫了一篇文去解釋語言和方言的界線和定義其實是隨政權流動,你有興趣可去看看。可是就這個話題,你覺得你看法很正確,語言應該由政權去定義等等看看合理的話,我也不會再說什麼,因為語言學的定義我已擺上。你還是不接受,我也愛莫能助。

  4. 至於「文學要用普通話讀才能深得要領」這點,作為一個中文講師,我十分保留。也必須視乎是那個年代的文學,如果是五四時代的文學,或許用普通話唸會比較傳神吧。但詩經樂府唐詩宋詞,還是粵語比較貼近吧。

  5. Pingback: 不是你說了算/Mayi |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ay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