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評鑑的我/Mayi

滿心歡喜收爐,check email,一盤冷水倒下來一樣,放假的心情冷卻了大半。我的私人電郵(不是公事電郵啊!)收到上司的上司發過來的電郵,題目是:Teaching Evaluation Result Report 2015/16 Sem 1。未看內容,有幾個疑問已經湧出來:

一/何解突然有Teaching Evaluation這回事?

二/這個Teaching Evaluation是什麼時候做的?

三/學生在什麼情況底下Evaluate我Teaching?

四/到底這個Teaching Evaluation Result有多少人能過目?

很多疑問,可是全部的答案都是:不知道/我完全不知道/儘管我是被評鑑的對象(次序可自由調動,隨你喜歡,反正沒差)

我深呼吸才敢download附件來看,即是那張我學生給我的「成績表」。0分最低,5分最高,還有很多細項,例如「老師教學技巧」、「老師責任感」之類,分數都是在3.90到4.10之間。最奇特的是,我還可以看見某個評分有多少學生,例如評1分的有一位、評4分的有十數位之類。當然我不會知道填低分或高分的學生是那一個,但起碼我知道:「嗯,這個學期有學生給我1分,我應該曾讓他很不爽吧。」

簽約時候我不知道會被評鑑,上司也未有提及過,學生也未哼過一聲說做過評鑑我的問卷。明明被評鑑的是我,為什麼我是最後被知會和知情的一個?

我在大學時當然也填過類似的評鑑老師問卷,可是老師都知情,然後安靜地課室外面等,學系職員負責派發和收卷。針拮到肉,還要沒有心理準備,我開始反思作為一個老師,被評核的合理性在那裡?

如果我要在評鑑取得「好成績」,我當然知道我要怎樣做:討好學生,無時無刻地討好學生,就算他在你堂上睡覺遲到早退吃咖哩魚蛋傾電話打機都千萬不要阻止他、叫他「肅靜!專心聽書!」;鬆章,千萬不要太嚴格!功課評估測驗考試,記得全部都從寬地改,老師給學生高分,禮尚往來,學生也會給老師高分;可以的話,培養你的幽默感,讓學生上堂不要太悶,令學生悶而無心向學,絕對絕對是老師的責任。所以緊記隨身攜帶冷笑話和爛gag。

然而,一些學術本來就要生吞活剝,要下苦功才啃得下;再簡單的理論和技巧,都要學生肯記肯練習,才能「塞錢入佢袋」;再簡單的練習,都要學生執筆去做。教學的過程本來就充滿互動,然而如今這個評鑑令一些老師,或許為了飯碗,或許被上司捽分數,而不敢太放肆:不敢太放肆地要求學生用功,反而要要求自己更用功地準備好所有給學生:令學生上堂開心、考試易碌、令學生以為自己有得著、自我感覺良好就成功了。連學習的成功感都要老師打包好給學生,那學習的滿足在那裡?

我不是說不需要任何「教學品質保證」的評估。我歡迎上司和上司的上司來觀課,突擊也可,看我上課的狀況。既然你是我上司或我的上司的上司,都是同行,我的教法、上課流程、功課深淺之類,專業評專業,你就算把我評到一文不值,我都服氣。可是學生評老師,感覺就像把客人評侍應一樣。我從事服務業嗎?學生是我的客人嗎?即是怎樣?即是學生就算做錯我都不可以指責、不可令他有hard feeling,因為他才評鑑我的人,他是我的boss。

教育的過程,就像一個寶石工匠琢磨原石。專業的工匠會細心琢磨,不可太輕力,也不會太大力而傷了寶石本身。琢磨的過程,原石一定「受傷」,但琢磨走瑕疵,它才能變成玉石或鑽石或寶石、成為珠寶、閃閃生輝。

Teaching Evaluation到底對提升教學品質有多大的成效,我不知道。但肯定的是,就算不明言,觀微知著,教育已演變成商品了。嚴師出高徒的佳話,就只在歷史裡有過。

Focused

圖片來源:Flickr User:Derek Bruff https://flic.kr/p/iej9W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