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騷擾/Mayi

有幾個媒體都在share這段短片,短片的主角是Matahara Net的創辦人小酒部沙也加。她比喻自己是「第一隻企鵝」,因為她決定站出來為其他受到懷孕騷擾的女性發聲、爭取權益。為什麼她會成為「第一隻企鵝」呢?因為她經歷過兩次小產,兩次都是因為來自公司、上司的懷孕騷擾而失去小生命。

這個題目於我有切膚之痛。2012年,我還是中學全職教師,年初的時候發現懷孕,並立即告訴校長(她還是一個女人)。她沒有詢問預產期或其他事項,表示知道了之後便著我離開校長室。然而,我當時不知道,她已開始盤算怎樣結束我的合約、要我離開學校。

我是教中文科的,一共三班,中三、中六。恰巧有一位體育女老師,她之前有教中一中文的經驗。學校於是請求體育女老師在下一年把一些體育堂撥出來、然後教一班中一中文;與此同時,學校出了招聘廣告,招聘中文兼教體育的女老師,那位新請的老師將會教兩班中文和之前那位體育女老師撥出來的體育堂。專科專教的前提底下,不是中文系畢業的老師是不能教高中中文的,所以新請的女老師只能教初中中文。結果我那三班中文,就移形換影,先和其他老師換了初中中文班,然後再把那三班分成兩份,由兩位體育女老師任教。

事前毫不知情,直至懷孕五個月,校長才告知我:「你的職位已經不復存在了!所以也不能續約了!」就算事前知道又如何呢?首先我沒有教體育的資格(是故意加上體育一科的,以杜絕我申請或控告的門路);就算有,我懷孕,我適合教學生體育嗎?校長告知我不獲續約的時候,我哭昏了。回家後告訴外子,他卻淡淡然的說:「不續約,很正常啊。你真的沒用,自己的職位也守不住。」

當時肚子已經凸出來了,我就算求職也沒有人會請我,因為新的僱主還要負責我的產假。結果我就被迫失業和離開我的工作崗位了。我不服氣,去了很多部門投訴,包括勞工處、教育局、平機會、教職員操守議會、勞資審裁處等等。可是勞工處說這不是他們的範疇,因為我不是勞工,我是教師;教育局說,我是「合約員工」(可是學校在教育局的登記,學校標示我為CM,即是長約教師;但離職信又說我擔任GM,人工也是GM。可見當中有多少人虛報資料去壓榨我),所以不受教育則例保護之類;然後平機會,經歷了一整年的仲裁,他們說:「投訴人未能舉證被投訴人心裡歧視懷孕員工的意圖。」而說我的投訴不成立。請大家教教我如何「舉證」一個人心裡的意圖?她明明已經做了這麼多多餘的舉動,就是為了請一個未知的人都不想和懷孕的我續約。教職員操守議會,沒有結果。勞資審裁處勸我:「你勝訴,只會補你幾千元代通知金;你敗訴,卻要付堂費。」

失業,外子毫不諒解支持,投訴的過程中承受很大的壓力再加上處處碰壁、心灰意冷,感到沒有地方能為我伸張正義,結果真的得到很嚴重很嚴重的產前抑鬱。嚴重到要入院小住,防止我自尋短見;嚴重到孩子出生之後,必須有護士在場才讓我抱她,因為擔心我會因抑鬱傷害孩子。

已經是4年前的事了。那個女校長依然是校長,她沒有任何後果;我失去了年資,之後幾年都是兼職教夜校或接一些freelance來做。幸好我身邊有很多家人、朋友、醫護、社工,還有宗教信仰的支持。最重要是女兒真的長得像天使,她使我更有勇氣去尋找新的目標。我花了很長時間才離開了抑鬱的陰霾,然後在上年也重新投入工作-當然,我不會再任教中學了,上一段經歷讓我太難受。我寧願花時間好好照顧我的家庭,因為學校可以隨時炒了我、找任何一個教師代替我;但孩子卻只有我一個媽媽。

我當然沒有小酒部沙也加般決斷和勇敢,成立一個專為懷孕女性爭取權益的NGO。我可以做的就只是分享自己的經歷,令同路人感到:「你不是毫無用處,你不是孤單的!」真的,做媽媽,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事,不要妄自菲薄,不要懷疑自己,也不要一個人躲起來哭,你不是一個人的。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