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當的修煉/Mayi

兒子上日本人小學,而香港的日本人小學是沒有給食(きゅうしょく)的。給食,就是《妖怪手錶》和《櫻桃小丸子》裡面,當值的同學把飯餸、甜品、牛奶由學校廚房帶回課室分派的那種午餐。沒有給食,就要媽媽每天預備便當(弁当/べんとう),這也是我最大的憂慮。

還記得兒子在日本幼稚園的面試裡,最後環節就是主任問我們有沒有問題?我只好硬著頭皮問:「請問……便當是不是一定要很精美的?有卡通的那種?」大抵日本的父母都不會有這個疑惑,如果在場還有其他日本媽媽聽見我這樣問,一定會失笑。

可是我在香港長大,小學是半日制,放學跑回家就吃飯了;到了中學,家母都不會預備飯盒(這是「便當」在香港的叫法),她給我飯錢,我就在學校的飯堂解決;大學,有N個價廉物美的大學飯堂任君選擇,十元頹飯、兩蚊紅豆冰、奢侈一點來個檸檬批,噢!俱往矣。反正我做女的時候完全不用做便當,一日三餐回家或買外賣就可以了。

可是做便當就像日本女人的本能,會做便當是理所當然的事。小時候,每天都看見媽媽會做便當給自己和爸爸;踏入青少年時期,女生會使盡渾身解數親手做便當給心儀的男生,算是一種示愛吧;成年後,當然會繼續做便當給自己和男朋友帶回公司吃;到孩子入學,學校沒有給食的話,媽媽都會每天製作愛心便當。

和外子交往的時候,曾經也做過愛心便當給他。他吃過一兩次就說:「你還是不要再做了,你應該沒有天份吧。不是不好吃啊!只是,好像,你做的不適合放在便當盒裡而已。又浪費你的時間和心意,我還是外食好了。」到現在他還是沒有帶便當的習慣。

所以,只以「便當」一項跟其他日本女生比較的話,我是完敗的。

主任見我很沮喪,就安慰我說:「其實我們學校都不鼓勵卡通便當(日文叫デコ弁当キャラ弁)的,只要營養均衡,有主食有副食便可以了!」她還補充:「千萬不要買一碗雲吞麵或外賣快餐帶回來啊,之前有媽媽這樣做。」面試結束,總算放下心頭大石時(一直很擔心要做卡通便當),外子掩著半邊嘴巴說:「她只是安慰你而已。不過男生應該不太會比較吧,你就做簡單的便當就可以了。」

我相信主任,所以我就只做最簡單的便當。每天都有主食,多數是飯糰(おにぎり),就是白飯中間有三文魚或吞拿魚或梅子然後有一塊紫菜包著那種。還有副食,即是餸菜,早上炸東西不好,太多油煙,所以我都是在日本超級市場買一些專門放便當的炸薯餅、炸雞塊、肉丸之類。還有新鮮的沙律,但沙律又怕放太久有菌,所以都選擇一些耐放的,例如白烚西蘭花、車喱茄。玉子燒(たまごやき)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可是兒子不太喜歡吃蛋所以就放棄了。我兒子的便當有白色、綠色、紅色、金黃色,有魚有肉有菜,營養尚算豐富而且至今都未有食物中毒過,那我尚算合格吧。在參觀之前,我一直這樣想。

直到有一天,孩子的幼稚園邀請媽媽一起和孩子吃便當。那天我就預備了兒子和自己的便當,帶回幼稚園和全班一起吃飯。十二時正,大家一同叫「いただきます!」,孩子和大人一起打開便當盒。噢!我多希望枱底有一個洞可以躲起來!全班的孩子的便當都非常非常精美,而我和兒子的特別「質樸」!兒子好像都習慣了,拿起飯糰便吃,他身旁的同學也是吃飯糰,不過那飯糰是馬里奧兄弟裡那隻蘑菇的造型,還要有用紫菜、芝士、火腿雕出來的眼耳口鼻!其他女孩子的實在精美到不能形容,都是很認真製作的卡通便當。我真的無地自容了!我相信其他日本媽媽也留意到我和孩子的便當都很簡單,她們都安慰我:「有營養、吃得飽就可以了!今天因為要一起吃才特別用心做而已,你不要介意。」

你叫我怎能不介意……

回家,我感到很抱歉,我問兒子:「其實有同學笑你的便當嗎?」兒子很輕省的說:「他們會說我的便當很簡單,而且每天的配搭都差不多。」我再問:「那你希望媽媽做那種很可愛的卡通便當嗎?」兒子想了一會:「我吃便當已經是全班最慢了。如果你做卡通便當,我會不捨得吃的,因為太漂亮。你的飯糰已經夠好吃,而且我可以很快吃光!」他想了一會,又補充說:「不過我也希望你可以間中給我做咖喱飯、蛋包飯、炒麵之類啦!」

那時我便開始反省,也特意在日本買一些烹飪書去惡補做便當的技巧。單單是飯糰已經可以千變萬化,可以是小卷、可以是「米漢堡」、可以是用大塊紫菜包起的おにぎらず(這個暫時沒有中文譯名,簡單來說就是在一塊大紫菜上中間放一層白飯,然後放飯糰的材料,最後再放一層白飯,然後像信封一樣把紫菜摺起)。餸菜就學會做八爪魚香腸、炸三文魚碎再加上三文魚子、日式魯肉配蛋碎等等,儘量做一些簡單快捷、凍食也好味、賣相不俗又有營養的。最後還有甜品,有時是蒟蒻有時是水果。兒子升上小學之後,偶爾還會投訴我做的便當不夠精緻,可是相比他的幼稚園年代,應該進步了很多了。

我是真心拜服那些每天可以五點起床然後製作卡通便當的媽媽,因為我還是不太會做,更準確一點是不敢做。我擔心我做的卡通便當會令孩子食物中毒。不是嗎?首先日本學校不會有加熱服務,孩子吃的便當是早上做好一直放到中午才吃,那時都冷了。製作的時候,米飯先要加飯素變成你要的顏色,然後要用手搓成你要的形狀,還要花時間剪那些眼耳口鼻。不要忘記不是只有卡通造型的飯糰,還有其他餸菜要配搭。配搭時為了襯色,考慮便以美觀先於營養,豈不是本末倒置?任憑媽媽的手已經多乾淨,或者一直用保鮮紙包著來搓飯糰,可是一想到飯糰、餸菜暴露在空氣中很久、細菌在溫暖多濕的地方還是會滋長的時候,我又不能向便當噴滴露,我就放棄了卡通便當。行有餘力時還會盡量令到便當很起來漂亮一點、花巧一點,但要雕一隻龍貓和貓巴士的紫菜,我暫時還是無能為力。

最後,我知道我避不了多久,很快便要製作卡通便當。因為女兒再過兩年也入讀日本人幼稚園了,而聽說女孩子很會比較誰的便當精美,不像兒子這樣隨便。學做便當的路很長,根本是修煉。好的好的,我承諾,在她入學之前我會學會做煤炭屎鬼飯糰的。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伸延閱讀:香港有一位我素未謀面的日本人太太,叫Canace mama。她做的卡通便當非常漂亮!如果大家有興趣,不妨去她的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candacemama 看看。另外她已經出了食譜教媽媽製作卡通便當,書面叫《超得意!!為孩子做可愛便當》,我也買了。大家有興趣偷師的話,也可以買一本傍身。

5877313849_587e036595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Thomas Favre-Bulle https://flic.kr/p/9XmLDp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便當的修煉/May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