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討厭的問題/Mayi

Lancome一事之後,間中有些愛國者(不一定是五毛啦,或許只是看不過眼我抵制Lancome而已)會來留言。不是太過分的我都保留,但有些太過份的,我回應了幾轉之後不想浪費時間,對方卻喋喋不休,我便block。

這兩天多於一個留言問我:「你說!你不是中國人你是甚麼?!」香港的朋友、台灣的朋友,當你被人這樣質問的時候,你會怎樣回答?我答他們:「我沒有任何一本屬於中國的護照,法律上我也不是中國公民。」後來索性再直接一點:「我不是。我是香港人。」然後他們就會叫我撕爛特區護照、不要再寫中文怎麼的。

曾經我也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我的意思是外國人問我,我都說我是Chinese。但如今在中文語境裡我真的分得很清楚,我是華裔、華人,但我不會承認自己是那個政權下的國民、公民。以下是一個永誌難忘的經歷(或許有些讀者已讀過,因為我在留言提及過),令我不願再與他們為伍。

十年前我在英國留學。我讀的大學在某一範疇是全英國、甚至是世界第一的,所以有很多留學生慕名而來。大學也很貼心,每年都會預備一日為「國際日」,為不同國家的留學生預備場地,讓他們在那裡與同鄉相認、聯誼、交換資訊之類。

而我的身份非常尷尬。我是香港人,我不太會說普通話/國語,去中國和台灣都不方便;可是我又不是新加坡人,所以不想貿貿然入人家的房間。在走廊思前想後,「政治正確」的前提下我入了中國人的場地。一入場,就有一個上海來的女生用她很誇張的英文挑釁地說:「Who are you? Where are you from?」

其實所有留學生(包括她)都知道我是香港人,那時我還在大學的cafe兼職,很多留學生只要經過買咖啡都知道。或許是嫌我窮,或許是厭惡我平日都是跟其他留學生講英文而不是只和中國人在一起講普通話,我不知道。但她這樣問,應該是不歡迎我。我站在那中國人房間的門口,她和幾個女學生望向我、竊竊私語、大聲笑,我也不願再留下了。

我識趣地離開,又回到走廊上,在很多國家的房間外徘徊,我不知道「何處是吾家」,為什麼沒有一間「香港房」?然後有一個日本人好朋友見我這無主孤魂,就問我發生甚麼事,我說了剛剛在中國房的經歷,他就說:「來日本房!我們歡迎你!」結果,我真的去了日本房,而且玩得很開心。我不是日本人,永遠都不是,但他們在我被拒諸門外之後歡迎我,這點我永遠記得。

我很安於現狀。香港人就香港人,不多不少。BNO是一個不完整的國籍,又如何?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是一個城籍,又如何?這種「怪雞」身份正正是1997年前的香港賦予給我的,那個我永遠懷念、我成長時期的香港。就算我的身份多「怪雞」,起碼我在外國遇難,英國領事館都會向我伸出援手。

所以,不要再迫人家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甚麼了,這只會顯示提問者的國際視野有多狹隘。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12683990834_b66ffd0a38_k

圖片來源:Flickr User:Juliette et pas Roméo https://flic.kr/p/kjQLz9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最討厭的問題/Mayi

  1. 去年參加公司的一個領袖培訓,有來自五大洋七大洲的同事,其中一天的遊戲是把不同國家的人分組討論自己民族在工作上的文化,我是唯一香港人,明顯地香港人跟中國人做事作風根本不搭嘎,但是走到其他國家如新加坡又不太政治正確,最後當然要站在中國組,只可以聽著他們的討論,這就是我們這一代的無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