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想很想坐下/Mayi

懷孕五個月多,第三胎,肚皮和子宮都鬆了,所以肚子已非常明顯的凸出來。我基本上一星期有六日都會坐地鐵,不繁忙時間還好,可是繁忙時間就真的很苦-我到目前為止都未遇過有人讓座給我。(往績:第一胎時最多人讓座;第二胎又少一點;到現在第三胎,沒有。)

盡可能我當然會避開繁忙時間,不會「攞苦嚟辛」。可是兒子到銅鑼灣上塾(じゅく)的日子,一星期中必定有一天是閒日,不能改,不能避;放學時間為六點,又剛好是放工時間。於是每一次由塾接孩子回家的路程簡直是苦差。

晚上六點港島綫往柴灣方向,在銅鑼灣上車的人多於下車,要迫上車已經很考功夫。我不會勉強自己,太迫上不到車便等下一班;下一班到了,我和兒子最先上車,然後後面的人會推我們入內,如此,我便站在人堆中間,未能捉摸到扶手、又未能靠近座位或門外兩塊玻璃可依靠的位置,肚子又觸碰到別人,感覺很差。就算真的有人下車有空位,我又不夠快,到我急步行到,位已有人坐了,剛坐下的人看見我的肚子會立即睡著或只看著手機,詐看不見。

今天在車廂裡,我和另一個孕婦(她肚子還比我大)並肩站在座位前,那時我真的覺得很感慨。看見我們的人有男有女、青年至中年,但沒有一個主動讓座。有人看見我們立即低頭睡去;有人看見我們立即打機、聽歌、看動新聞、滑facebook、當我們是透明的。但我們不是透明人間啊,我們可是肚裡懷著另一個人,而腰骨不能避免地負重卻要站立的兩個女人啊。

當然有人會說:「你大可以行到優先座那邊,那裡的人比較有義務要讓座。」其實車廂真的很迫,不是說你想行過去便行過去,就算行過去,優先座的人可能也是孕婦或老人,那怎開口叫人讓?比賽誰的肚較大嗎?

有人會說:「我的車費和你一樣多,我上班一整日也很累。座位先到先得很公平,生兒育女是你個人選擇與我何干,為何一定要我讓你?」

首先說之以理。社會是不是不需要新增人口?還是你寧願直接從偉大的祖國輸入人口?我肚子裡的孩子二十年後,他要工作、交稅、貢獻社會,如果香港有全民退保他還要為大家供款。對,生兒育女是個人選擇,如果你不生的話,而你和你伴侶老了,誰照顧你?你肯定你的積蓄在食人的強積金下、對沖後還夠你用到終老?結果,誰的稅款化成醫療安老住屋的福利?不就是現在隔著一塊肚皮在眼前的嬰兒嗎?

動之以情就是,希望各位有多一點同理心。如果是男人,你終身都不會感受到懷孕對身體造成的負擔。但你將來有妻子,她將來肚子如西瓜大的時候,你看見她還要站在你面前,你於心何忍?如果是女人,你應該更容易代入:只要想像自己子宮內有一個木瓜至西瓜般大的啞鈴,乳房變重、腰骨比月事來時痠痛十倍,你有惻隱之心的話應該會自動讓座了。

從年少到現在,只要我沒有懷孕我都必定讓座,我也是這樣教我的兒子。理由沒有上面複雜,只是因為我知道孕婦的身體負擔很重,就這樣而已。

我感慨,港英時代的地鐵沒有優先座,當時地鐵公司管理層直接接受了英國人的一套想法:車廂裡每一個座位,只要看見有需要的人,就應該讓座。也就是說每個座位都是優先座。(很可惜,連英國地鐵近年都引入了優先座了)自從香港地鐵多了優先座之後,你看見讓座的情況多了嗎?沒有。地鐵裡那些很煩的顯示屏常常呼籲大家讓座給有需要人士,這真是反諷,因為現實中並沒有多了人讓座,甚至比從前少了。究其原因,「讓座」的責任已自動轉移到坐在優先座上的人身上,其他乘客就自覺沒有讓座的責任了。

我和那並肩而站的孕婦,一起站了十幾二十分鐘的車程。我一邊搖曳、一邊站、一邊想,社會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人的同情心、惻隱之心是怎樣被這個越來越無情冰冷的政府、功利的社會、考試導向的教育磨蝕至滑牙呢?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4785857331_7cd91c11f4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Sawshk https://flic.kr/p/8hULDz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