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道初接觸/Mayi

我一直有在教會事奉插花,但開始了西洋的一套,就很難學日本的一套,怕亂。有時候事奉剩下的花材,問准了我都拿回家自行練習。一天,兒子見我在插花,就問:「我可不可以試一下?」可以啊。然後他拿起鉸剪、拼來拼去、為花度高,然後又剪又插,十分專心。結果又真的一手一腳插了一小瓶枱花,但那種style就是很日式,中間有一枝長長的花一枝獨秀地佇立,然後左右又有些襯托的綠葉伸延開去。我就問他:「你喜歡插花嗎?」他說:「好像很好玩。」

於是我就有意為他找一個花道老師學藝了。就當是培養興趣、美感都好。我有兩位好朋友都在香港學習花道。花道也分很多支派,什麼流什麼流的,但我兩位朋友跟的師父都不是什麼流,而是直接叫「池坊」(いけのぼう)。我之前有興趣也到課室了解過,「池坊」正正是日本花道的源頭(華道家元),所以不會分什麼流的,它就是那些流的源頭了。於是就帶兒子和女兒上去實習一下環境,如果兒子真的有興趣,就讓他暑假學習一下日本的花道。

那位花道老師外表不像花道老師,更似一個健身教練,兒子一見他,有點怕,悄悄向我說:「筋肉マン先生だ!」(他自此也這樣稱呼老師,唉,衰仔)女兒反而很好奇,在課室裡面四圍看,老師的助教就介紹課室有什麼設備之類。花道老師很好人,他還奉抹茶、金平糖給我們,但子女比較有興趣老師怎樣打抹茶,老師不厭其煩地分別教他們打抹茶。女兒還很不客氣喝了兩碗。打攪過後,道謝,然後回家。回家路上我問兒子有沒有興趣上去學花道?他好像有點怕,他說:「好像很難。」的確其他學生都是大人呢。那天,兒子寫日記,就是記了筋肉マン先生、金平糖和那個藏花的雪櫃(與花道無關,好嘛?)。

過了一兩個星期,兒子用花道老師送的妖怪手錶紙巾。然後他問:「筋肉マン先生會不會用花插ジバニャン(地縛喵)出來?」我心裡面都很猶豫應不應該轉述這個問題給老師,當時我只是想到:「兒子啊,你這樣要求就像叫張大千畫山水畫style Hello Kitty出來,一樣啊……超級失禮。」但厚面皮的兒子大概都是因為有個厚面皮的老母,所以我還是轉述了。老師回答:哈哈,沒有答可否,但過了一會,他發了一張照片給我-就是用花插出來的ジバニャン!!!這樣的花也有名堂,叫「遊心」。

兒子大喜!之後老師再發一張照片來,是妖怪手錶裡另一個要角コマさん!!!兒子由衷地說:「筋肉マン先生真的很厲害!什麼都可以用花插出來!不知道高達可不可以呢?」兒子,做人要適可而止啊……-_-””

我向外子轉述這件事,我說我希望暑假帶兒子學習花道,就算涉獵一下也好。還說了兒子考老師,要老師用花插妖怪手錶之類。我就說:「兒子真的超失禮,都未正式拜師就這樣考老師。難得老師不介意。」外子說:「正正是造詣很高的人才不拘小節。有些所謂藝術家很會裝酷,然後看不起一些他覺得不夠藝術、不入流的東西,反而代表他不夠謙卑、心胸不夠廣闊。那個花道老師一定很謙卑、修養很好、道行很高,又有愛心,我支持兒子跟他習花道啊。」

花道,對我來說是一種修煉多於是一種課外活動。看見筋肉マン先生的身教,更覺得花道不只學習怎樣把花插得好看,而是要修心養性、要很「和」(對人或對大自然也好)才達到那個「道」的水平的。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6933868472_4f6dbe67da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Hiro – Kokoro☆Photo https://flic.kr/p/byHTwq 照片中的地方就是六角堂(ろっかくどう),也就是生花(いけばな)的發源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