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地雷/Mayi

一個是世界上最疼我的男人;一個是世界上我最疼的男人。而最疼我的男人,同樣也很疼我最疼的男人。可是文化就是這麼一件事,太潛移默化,平日不會說出口,如果敏感度低一點,就會不小心冒犯到對方了。

兒子在日本人小學過得很好,如今已經是小二生了。日本的小學勞作堂都是給孩子一些白畫紙,有時就叫孩子在家裡先預備一些可再用的廢物,例如牛奶盒、膠水樽之類,然後帶回學校做手工。我很欣賞日本人小學的勞作堂,材料簡單甚至是廢物利用,孩子要思考怎樣加工從而啟發創意。

前天,兒子一下校巴就給我看他的勞作:是以畫紙製作的高達盔甲!有頭盔有護肩有腰帶有盾牌,雖然有點「山寨」但以他的能力,應該是花了很多時間心機才做得到的。他說:「媽媽!我叻嗎?萬聖節可以穿這個!」他在地鐵上已經急不及待穿上身了。在我眼中,很正常的一件勞作。不過那個頭盔是純白色,然後上面加了兩隻黃色的角(Unicorn Gundam)。當時我心裡想:「怎麼有點像擔幡買水那頂帽……」可是告訴兒子什麼是「擔幡買水」恐怕他也不懂吧?所以我由得他。一路上他還是很高興,到家裡都繼續戴,穿著盔甲做功課。

晚上要到我娘家吃飯。入了升降機,我回頭望兒子:「怎麼你手裡有個大膠袋?!」兒子笑笑:「對啊!我的盔甲!我想給阿公阿婆看!」那時我已經警告他:「不要。阿公阿婆不喜歡人家穿白色的。」真的,我從小就被自己的外公外婆、爸爸媽媽教育到:不可戴白色帽子、不可戴藍色白色花狀的髮夾、不要穿校服西裝以外沒有花紋的純白色衫。兒子扁扁嘴,不聽,很快我們便到我娘家了。

當我坐下想吃飯時,兒子呢?原來他正在大門口附近換上他的盔甲,打算給阿公阿婆看。家父一看見穿了盔甲的他,立即破口大罵:「你怎可以戴這個!這個不可以玩!脫下!」兒子不懂。我也急了,說:「最基本你把頭盔脫下吧!阿公不喜歡。」他脫下頭盔,但他繼續戴護肩、腰帶和盾牌。家父還是繼續罵,連一些古老髒話都出動了。但我兒子就是不懂,不過他見阿公這樣兇,就脫下他的盔甲,坐下吃飯了。兒子當然不開心,默默不語地吃飯。阿公用餐後,到廁所,他從廁所出來之後多數會抽煙才回房。兒子見阿公離開了飯桌,又穿上他的盔甲(可想而知他多喜歡,多驕傲自己做了這勞作),他意思是穿給阿婆看。

我妹妹也在,妹妹說:「頭盔真的出事,但其他我都接受。」家母最疼我兒子,所以不會罵他,但還是叫他:「你不要戴這個(頭盔)吧?這個,阿婆老了,不喜歡看見。」此時,外公離開廁所,看見了,反應更大,繼續破口大罵。我跟我爸爸說:「你不要再罵得這樣兇了!他都不懂!他才七歲!」我爸爸反駁我:「七歲了!怎可能不懂!」

我心想:天啊!不懂就是不懂啊!他未出席過喪禮,他也未見過人擔幡買水、未見過人穿孝服。我這樣回應我爸爸:「可是他們日本人,白色可是最純潔最幸福最好的顏色,他們結婚都是穿純白(白無垢)的,好嗎?!」兒子這時竟然吐了一句話出來:「我穿這個你就會死嗎?你又抽煙?」(他現在的中文我是要翻譯的。他的意思應該是:「我穿衣服如果會令你死的話,你抽煙應該更影響你身體健康而會死吧?」)

天啊!兒子一句說話把阿公的怒火挑得更旺!外公繼續大罵,兒子終於忍不住眼淚,感到太委屈,哭了。我媽媽拉我兒子到門口,叫他脫了盔甲,為他拭淚、解釋他聽:「因為阿公阿婆老了,我們是廣東人,不喜歡看白色衣服的,特別不可以戴在頭上。廣東人呢,家裡有人死了,頭上才戴白色的。」我就說:「對啊,就像日本的爺爺嫲嫲、爸爸也不喜歡你把筷子插在白飯一樣。」我不肯定他了不了解這是文化差異,但他結果是很不情不願地脫下盔甲。

回到自己家裡,他還是悶悶不樂,想穿又不敢再穿,我感受到他心裡有點受傷了。如果單純從我兒子眼光去看這件事,就是:他做了一件他很「自慢」很驕傲的勞作,他想給阿公阿婆看。阿公不喜歡甚至大怒,而他還未弄清楚大怒背後的原因。我只好嘗試安撫他:「阿公阿婆不是不愛你,只是今天你做的勞作,在他們文化看來,是很不好的東西。你明白嗎?」他問我:「那媽媽為什麼你不怕?」我說:「因為媽媽和阿公阿婆不是同一個年代的人了。阿公阿婆老了,他們看見這個,會很驚的,怕死。但媽媽很年青,而且媽媽在香港長大、又到外國讀書,已經很西化了,很多習俗我都沒有學過,也不會了。」

那盔甲一直掉在客廳一角,那天晚飯後他沒有再穿上了。深夜,外子回家,我告訴他晚飯的事。外子說:「對啊,始終日本和中國的文化還是不一樣呢。文化差異啊,雙方都不是有心的,可是雙方都受傷了。」

今天星期六,外子休息在家,我問兒子:「你的Unicorn Gundam盔甲呢?」兒子瞪大眼睛說:「可以穿?」我說:「可以!爸爸不怕的。爸爸喜歡白色,他是日本人。」兒子又變得超級興奮,穿上整套盔甲,在爸爸面前炫耀。外子知道他受過傷,所以故意稱讚他,手工很精細呢、可是不要在阿公阿婆面前穿了,廣東的文化不喜歡之類的輔導說話。

今次的兩代文化衝突算是化解了吧?家父和兒子,他們兩個都沒有做錯任何事。外公心裡還是很疼我兒子的,我肯定,「愛之深、責之切」嘛。但有時這些「文化差異」地雷,只要鈍感一點(即是我)都避免不到。這次就當作是一個教訓。

兒子今日問我:「那我可以做什麼盔甲給阿公阿婆看?」我說:「Iron man啊!大紅,肯定超喜歡!」兒子樣子扭曲說:「全紅?好像有點土。」唉,やはり,他比較偏向日本文化呢~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白色的地雷/Mayi

  1. 可是他們日本人,白色可是最純潔最幸福最好的顏色,他們結婚都是穿純白(白無垢)的

    你可知道日本新娘穿白無垢,正是有暗示『她將步入死亡』的意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