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力續篇/Mayi

除了屋苑法團與土共區議員令我無力之外,昨日(其實也不只是昨日了,是經常的)在地鐵上的情境也令我很無力。

為了避開繁忙時間,我把一一上公文的時間由星期二、六轉至星期四、六,因為一一的小學逢星期四早放,這樣就可以早去早回,避免放工時間的地鐵。

昨日一一做了很久才完成公文習作,離開時剛好過了五點。我特意選擇有「優先座」而且靠近車頭車尾的位置上車。一個高肥的男人,望一望我,玩手機,正面擋在我和優先座之間,兩個優先座上坐了兩個中年大叔,其中一個無所事事另一個在看動新聞;而我前面有個三十幾歲女人,背對我,全程雙手玩手機打簡體字睇大陸樓盤,她不扶扶手而她的手袋連人不停撞向我肚子;車廂的人本來可再走入一點但不知何解像人牆一樣與中間扶手連成一線,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丁點位置扶手,而我兒子完全摸不到,他只好從後攬實我。地鐵變速時,會chok,我一隻手扶扶手,支撐着我、肚子、兒子、還有那個雙手玩手機的女人的重量。

我下個月便生產了,我的肚子真的怎樣看也不是中央肥胖吧?然後周圍沒有一個人(一個都沒有)去理會這狀況。高肥男人只要側一側身,我已可以直接向那兩個大叔講:「可否讓我坐?謝謝!」;三十幾歲女人其實就站在扶手旁,她可以扶扶手單手玩手機睇樓盤而不要撞我、靠我支撐她;「人牆」其實可以行入一點好讓剛上車的人不用迫得像沙甸魚……

大家都沒有考慮其他人,大家都只是考慮到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包括我吧?我也只是想到我自己。但唯一令我整個人有點不一樣的是,素常沒懷孕的我見到大肚婆時我必定讓座,隔了一個人、些少距離也好,我會叫她過來坐。因為關心就自然看得見;不關心就看見都變成看不見。

終於到了北角,我和兒子「跑」到對面月台。在將軍澳的列車上,我突然間感到很悲哀…… 我出身、我身處的城市,人與人之間原來這樣冷漠疏離。漠不關心,無視身邊所有無關自身痛痕的一切物事。日本人也冷漠,但起碼地震時大家還是守望相助;然而香港人除了把一切歸咎於「弱者」(例如罵上街抗爭的學生作「廢青」、例如上次有好幾個妙齡女士罵大肚的我為甚麼寫出來「批鬥」不讓座的人,之類),就沒有任何人與人互動的關心存在了。

我們都只想到自己。包括我。至於香港如何?就變成其中一個我們從前經常不齒……那裡的人可以更冷漠、見到有小孩被拐都不阻止、有孩子被車輾過都不理的中國城市呀。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11851627144_338ca6583d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Jeff Bungi Tong https://flic.kr/p/j4hFR3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無力續篇/Mayi

  1. Hello Mayi,這是我第一次留言給妳,我相信不是每個香港人都是冷漠的,有機會在地鐵跟妳遇上我一定會讓座給妳(其實我不知道妳的長相呢!)。祝生活愉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