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甜/Mayi

家長會之後和數個媽媽朋友相約「拋夫棄子」吃意大利菜。她們對我嫁給日本人都感到好奇,因為香港女子性格很強悍而日本男人也極大男人,何以兩個最強烈的「族群」可以結合在一起?

我答:「是他追求我的。」這是當然的吧!以下的故事,有點長,有點甜,都是真人真事。當然篇幅所限,而且時代久遠,有些枝節就從簡了。

少年輕狂,大學時代的我有一個中學時代已認識的男朋友,可是入了大學之後又遇到一個我更喜歡的男生。天人交戰,不想一腳踏兩船,很想分手,可是知道自己心軟,很難說出口。於是就向大學申請到外國做一年交換生,希望冷靜後能夠梳理所有感情。

原來我申請到台大的,面試分數很高,成功了。可是後來知道系內另一個我不太喜歡的男同學也會去台大,為了避免朝見口晚見面,我就臨時改了交流地點。那時我想:「反正都去外國,不如去一個完全不懂的國家吧!」於是我就零日文的狀態,到東京交流。

零日文的我到了東京,起初每天都處於聾啞和極度自卑的狀態。同一間大學去的同學,本科是日研,就算本科不是日研,都是學了很多年日文才去東京的。那時教授(我還記得他姓齋藤)看見我,都說:「其實你來日本幹麼?你根本不懂日文也不喜歡日本。」

很沮喪,極之沮喪,我連五十音都未背好,說得最多的一句日文叫:「大丈夫」,其他我都不懂了。我說英文,其實是很失禮的,因為這樣很不尊重對方文化一樣,我去東京可不是為了觀光而是交流啊。錢又不多,不可能以shopping散心。於是每日放學後就回宿舍上網,找香港的朋友聊天。

那時有一個新軟件叫Skype,可以免費打IDD,於是在EEE學系的朋友推介下,安裝了。和EEE同學斷線以後,就收到一個陌生人邀請。是一個來自東京的男性,年齡不詳;名字很奇怪,不會讀。

他打開話匣子:「你好!你是香港人嗎?」我很驚奇,他明明是日本人但他打簡體中文!我回答他:「是的,我是香港人。」他答:「我很懷念香港,想認識香港的朋友。我過去兩年就在香港讀大學、學普通話。」我說:「你唸那間大學?」他說:「UST。」Wow~我的母校就在那大學旁邊。

他說:「我很喜歡香港7-11的魚肉燒賣,你喜歡嗎?」怎麼聊起魚肉燒賣了,他真的很喜歡香港呢~不過我也不想浪費時間,所以我對他說:「你想認識香港人朋友,談香港的事,可是我現在不是住在香港,我會在日本交流一年。」這時開始他打了一堆日文,我半懂,索性叫他打英文。他問我:「你在日本那裡?」「東京啊。」「東京那裡?」「國分寺附近。我讀東京學藝大學。」「你住宿舍,對嗎?」「是啊。」「是一橋大學國際學生寮嗎?」「你怎麼知道?」「我就是讀一橋大學,住在附近。我有很多交流生朋友也住在那宿舍。真巧啊!!」

巧得太恐怖了吧!即是說,他在香港讀大學時,我家就在他附近;我在日本讀大學時,他家就在我大學附近。然後他開始興致勃勃地聊起UST的宿舍、那裡的香港同學、坑口村的宵夜、西貢海邊等等。他說的地點,甚至那宵夜、那7-11魚肉燒賣的味道,我都知道呢。

反正只是網友,又不用見面,交一個也無所謂,於是就接受邀請做朋友。他知道我的日文極爛,但他似乎不打算教我日文,他知道我是中文系的所以更希望找我在網上和他用中文聊天,練練他的中文拼音打字。這樣的網友關係,維繫了兩個月吧。

後來他提出:「我需要找個人跟我說普通話。不如星期五我們在咖啡室見面吧?」反正我沒有什麼朋友,好啊!他約我到國分寺的Starbucks見面。心情有點忐忑,絕對不是因為要見面,而是因為見面之前有一個長相不俗、Model身形的香港女同學跟我說,有一個一橋的男學生曾約會她,怎料見面第一次已對她毛手毛腳,叫我小心一點。我想:「不會吧?咖啡室人多,而且對我這種質素的女子應該不會毛手毛腳的。」

星期五一向有很多留學生活動,活動完了才好意思離開。那天我使勁踏單車衝去國分寺,還是遲到了,而且妝容還有點溶、油光滿面。唉。環視整個咖啡室,都不見有一個貌似我以為是他的人。那當然,我們之前還未見過面,照片也沒交換。

或許他走了!因為我遲到十五分鐘了,而日本人很討厭人遲到的。不過禮貌上還是要打一個電話去確認他在不在。於是我撥電話,這時有一個男生拿起電話了。我看不見他樣子,因為他戴了鴨嘴帽,不過我已確定那是他了-他的鴨嘴帽上面有三個英文字:「UST」。好一個宅男,你見過有人會穿著中文大學的體育衫去約會嗎?我就上前跟他打招呼:「你就是G先生嗎?」他用普通話說:「不,我是K先生。你日文差得連我名字叫什麼都不懂?」我上面不是已經提及過嗎?他的名字我是不會唸的,那是他的網名,他把他日文名字的英文拼音由尾拼上來。例如我的名字叫Mayi,網名就是Iyam,明白嗎?

此時我已經想走。正當我站著,考慮用什麼理由說要離開的時候,他說:「買杯咖啡,坐下啊!你遲到。」他的語氣很糟,對不對?可是我又真的去買咖啡,然後坐下了。這時我才正面看見他的樣子:妻夫木聰。真的,他真的很像妻夫木聰,只是長得不高而已。然後我們像用Skype聊天一樣,在Starbucks的那些啡色紙巾上筆談。他有時說普通話,但不確定怎樣說時就會寫中文,有時寫英文,如果中英文都不知道怎樣形容就索性寫日文然後叫我查字典。

大約九點,我說我要回家了。他說:「你先走。然後我會走。」我就踏單車回家了。幾個月後,他跟我說那次見面印象非常非常差,因為我遲到、化妝又溶了、衣著配搭又醜,原本他打算開車帶我到別的地方吃晚飯,但他決定:「還是不要了。」為了不要讓我知道他有私家車,所以叫我先走,確定我走了才開車走。

之後我們維繫網友的關係,沒有再約見面,反正雙方的第一印象都十分十分十分十分差!

後來有一天,我向原來的男朋友提出分手,我說我想清楚了,已經沒感覺了;同一時間,那個我更喜歡的男生找我,我正想跟他說:「不如你做我男朋友吧!」他說:「抱歉,我已經不喜歡你了。」我記得那時天氣很冷,但為了很慳電,我沒有開暖氣。在宿舍躲起來,覺得自己很笨,一直哭。這時,K先生在Skype跟我打招呼,我說:「抱歉,今天不練中文了。我傷心得要死。」

這時我電話響起了,是他打來。我說:「喂?」他很急躁,一口氣說:「你千萬不要死!你知道嗎明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很多高校學生要考大學。如果你跳軌自殺了,他們會很麻煩,不能去考試了!我知道你在日本過得不開心,因為你日文很爛,又不受歡迎,又沒有日本朋友,又沒有去其他地方觀光。不如這樣吧,你不要死,我寫好畢業論文以後,帶你去吃好吃的,還有觀光,好嗎?」

他說的內容太莫名其妙,我失笑了反問:「你是不是誤會了,我為什麼要跳軌自殺?」他說:「你不是說,你傷心得要死嗎?你不是……要自殺嗎?」

(烏鴉飛過)

原來他的中文沒有我想像中好呢。我就解釋給他聽「傷心得要死」是一種誇張修辭,代表極度傷心而已並非真的要死。其他用法有「餓得要死」「窮得要死」等等。唉。我本來很憂鬱、想安安靜靜獨處一下、沉澱心情,最後卻變成了免費補習中文堂。不過他依然不太放心,他說:「那你要承諾我,你不要死。」我說:「好的,我不會死。」他說:「我剛剛說寫好畢業論文後,就會空閒一點。這樣吧,我下星期五交論文以後約你,好嗎?」我竟然說好。

星期五,他中午就開車到宿舍接我。這一次他沒有戴鴨嘴帽了,樣子正常得多,起碼不像跟蹤狂,我也很尊重他,盡量打扮了一下。這算是第一次約會吧,我到現在還記得他帶我到什麼地方。他先帶我到深大寺,然後在神代植物公園散步。他說:「我在日野長大的。我想向你介紹我成長的地方。」傍晚,他帶我到吉祥寺一間叫《鳥良》的店吃晚飯。他點了火鍋,然後我把一些魚蛋還是牛丸滾熟了放到他碗裡,這時他有點驚奇說:「我完全想像不到你會這樣做!」我說:「怎樣做?」他說:「你給我夾菜,不是很溫柔嗎?」溫柔?他的中文表達得不好,他意思應該是「客氣」或者是日文的「やさしい」。我說:「沒有什麼特別呀,你當作我很感激你今天帶我去觀光吧。不要想太多。」

這一次約會的感覺比較正常,起碼我們都沒有厭惡對方。之後的天氣越來越凍,他也越來越空閒,我們由原來每個星期五見面,變成星期五六都見面,到最後是星期五六日都見面。開始有其他留學生問我:「你約會嗎?」我說沒有啊,只是交了一個日本朋友,他常常帶我去觀光。她們都說:「可是你最近都很容光煥發呢!而且周末都約不到你。」

天氣太冷,我生病了。本來那天約了他去玩,我只好發一個短訊說:「對不起,我有點發燒,很不舒服,要取消了。」他回覆:「知道。」哎呀,一句問候都沒有。之後我就吃藥,昏昏濛濛,睡了。

有人很大力的敲門。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但那時天已黑了,應該有好幾個鐘吧。開門,是和我一起從中文大學過去的交流生E小姐,她樣子很像小丸子裡的野口,語氣、感覺也是。她說:「Mayi,有一個K先生剛剛打內線電話到我房間,叫我開門給他。他說他想給你驚喜所以不打內線電話給你叫你開門。我按制開門了,他現在在電梯吧。可是我想,或許他是壞人,所以他才說要給你驚喜什麼的。如果待會來的那個人,你不認識的,你就千萬不要開門,知道嗎?」說罷她就急急走了。

我關上門。三十秒之後,又有人敲門了。從防盜眼看,真的是K先生。我開門,他說:「你怎麼這麼快?你知道我上來嗎?」我知道啊,E小姐已經告訴我了。他說:「哎呀!我的驚喜給她破壞了!給我進來啊!」對,他之前都沒有來過我房間,始終不太方便吧。他帶了一個暖壺、一瓶寶礦力,還有感冒藥。他打開暖壺說:「今天我知道你發燒以後,就去了超級市場買材料,煮野菜湯。因為呢,你生病,就應該沒有胃口,可是我又想你飽一點,所以就買了很多很多野菜煮湯。你發燒會流汗,寶礦力能補充體力。還有你太貧窮了,我怕你沒有錢買藥,所以買了感冒藥給你。你喝湯、吃藥以後,就睡吧。我走了。お大事に。晚安!」他走得很急。其實我沒有什麼味覺,但記憶中那碗野菜湯,是番茄味,而且是甜的。這個人幹麼對我這樣好?可是他沒有對我毛手毛腳,到我房間還未坐暖就立即走,感覺很君子。

二月,他約我二月十四日到富士急玩。二月十四日不是一個適當的日子吧?他說他會開車。我在學校溜了嘴,跟我的台灣朋友說了,她們說:「可以坐順風車一起去嗎?」我就問K先生,他說:「好。」於是二月十四日那天,他一個男生帶我們四個女生到富士急玩。摩天輪上,其他三個女生故意留下我和他兩個一起坐一個玻璃車廂,還說:「Enjoy~」其實那天他明顯心情不太好,我就直接問:「你怎麼今天都不笑了?」他說:「沒事。」說「沒事」的人很多時都是有事的。我就直接問:「你有什麼要跟我說?」他很冷淡的說:「我喜歡上你了。」我沒有很驚訝,因為我感覺到。他繼續說:「可是,我繼續像哥哥守護你,就好了。反正你會回家。」他這樣說令到我心情更糟。其實你不需要表白的,如果你希望關係不變,不是嗎?

回程路上,他開車,我坐在他旁邊,另外三個女生坐後座。或許她們都感受到那個氣氛改變了,就用台語聊天,我聽得懂個大概就是:「他們是不是吵架了?」這時K先生說:「對不起,今天的汽油費和快速公路費其實都很貴,我們可以攤分嗎?」我們幾個都嚇傻了,其中一個女孩說:「不是說好是順風車嗎?」我知道,他根本是生氣。他生氣為什麼我帶了幾個女生一起來。這時我也生氣了,我說:「那你應該一早說清楚啊!K先生!」我連忙向我的朋友道歉,然後我們計算攤分後每人要付多少,幸好也不是很多,可是之後車內的氣氛就變得更怪了,好像每個人都帶怒氣一樣。到了宿舍之後,禮貌上道謝了,就立即下車、頭也不回、轉身離開了。

恰巧之後我要跟大學去長野上一個滑雪課程,我也不想見他了,就冷靜一下吧。我沒有短訊他,他也沒有短訊我。不過我一有時間便看看手機,沒有訊息又放回褲袋。那幾天我一直和E小姐同房,回東京的早上她精神萎靡的對我說:「Mayi,你找他吧。」我說:「下?」她說:「你昨晚一直發開口夢,喊K先生的名字,所以我睡得很差!」但我根本沒有發夢!

坐旅遊巴由長野回到東京,到大學時剛好是晚飯時間,於是約了在滑雪課程剛相識的日本朋友一起吃晚飯。要點菜的時候,電話有訊息,是K先生。「我知道你今天晚上到東京。我現在就在你宿舍樓下,我預備了晚飯給你。」這時我跟其他朋友說:「對不起,我今晚有約,不吃飯了!很高興認識你們!」之後我背著行李,踏單車衝回去宿舍。在宿舍入口旁的空地,我見到他的汽車了。他用車頭燈跟我打招呼。泊車後,我帶他到宿舍的pantry。他像媽媽把一個二個飯盒打開,放在餐桌上:很多白飯、一碟青椒炒肉絲、一碟回鍋肉,還有湯!都是他煮的!我都想哭了。他說:「一起吃啊!我煮了很久,可是一直等你,還未吃晚飯,餓死了!」

我也餓死了,一邊吃飯,一邊感動到流淚。K先生說:「太美味所以哭了?」不是。「哥哥才不會煮飯給妹妹。」K先生說:「所以我不做你哥哥了。Ok?」東京明明是冬天,可是又很溫暖,特別是沒有暖氣的宿舍。

許志安有一首歌,叫《七年滋養》,副歌就是我和他的寫照:「我倆試過碰頭不想見面  我倆試過困如黑不見天  我倆試過走得很遠  沒法接近終點」。我和他其實一路走來都不太順利,離離合合,以為要分開了,到最後又不知何解走在一起。直到今天,我們還是會吵架,我還是會為一些小事可以一星期不接他的電話。

他不再是K先生了,他是我外子,剛剛我終於接了電話,他還在東京公幹。他聽見我終於接電話,說:「Mayi,我買了禮物給你!你不要再生氣吧~」好啦,不生氣了,孩子都生第三個了還貪你什麼小禮物麼。早已是命運共同體了,還有什麼好生氣。

(後話:他到今天還是說,從Skype向我發出邀請那天,是他人生中最「不運」的一天。我都答他說:「大家咁話。」)

9342149893_b6013e5919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Wattanasak Chirathivat https://flic.kr/p/fewXFT

 

Advertisements

8 thoughts on “一點甜/Mayi

  1. Pingback: 義理朱古力/Mayi |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ayi

  2. Pingback: 義理朱古力 | Mayi

  3. Pingback: 半個蛋糕/Mayi |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ay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