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子還是外子?/Mayi

不經不覺已經臨月了,還有一個月不夠我就和我的第三個孩子見面了!

有很多朋友問起我:「為何不回去日本生呢?」「你會請陪月坐月子嗎?」生第三個孩子的機會可一不可再,而且我也肯肯定自己要封肚了,所以作為一個「告別懷孕」作,就一次過以自己第一次生產的經歷解答所有大家對日本生孩子的迷思。

我第一胎是在日本東京生的。那時外子在東京工作,婚後我希望留在香港工作直到完約為止。反正東京和香港不遠,一有長假我便去東京探望他。到香港的工作合約完了,肚子大約五個月大,我才飛到東京安產。

外子很體貼,他說:「你第一次生孩子,又沒有父母在旁。這一次我們不如花多一點錢,無痛分娩吧?」所以他安排了一間很好的婦產科醫院,雖然離家有點遠。

東京醫院的產檢做得比香港醫院的仔細很多,時間長很多,那也代表等待的時間也長。度高磅重是例行公事,超聲波聽BB心跳度子宮長度也必定的。我印象中每一次去產檢都要抽血,看我的血色素、血糖值如何,還要見營養師。

醫生看我的血液報告還有體重,總是說:「太太!你要好好控制你的食量和體重,你的胎兒長得很壯,你是生產不到的!」但同樣的說話在香港是不會聽見的,除非真的超重。以我為例,懷孕七個月時才57kg,懷孕前大約51-52kg,即是胎水胎兒胎盤重量大概5kg,在香港這個數值很標準(簡直完美!);在2008年的東京,我卻是超重了。

我問醫生:「那孩子出生大約多重才是標準?」醫生答我:「2.5到3公斤就很標準了,媽媽也不辛苦。」香港都是計磅數的,我對嬰孩沒有公斤的概念,回家我兌換一下,2.5到3公斤就只是5.5到6.6磅而已!那在香港的標準是輕磅吧?我自己出生時的體重也7磅多。我再問奶奶:「請問K先生出生時的體重多少?」奶奶說:「他長得很大哦!3.5公斤重。你也要加油喔~」第二次產檢我跟醫生報告我們夫婦倆出生時的重量,他竊笑、說:「那太太你要有心理準備,你這一胎應該也不輕呢。可是我還是勸告你要好好控制體重,不然胎兒太大,你生不出了。」其實我心裡想:「說好是無痛分娩,就算上7、8磅,應該也生得出吧?反正不痛。」

懷孕到37週的時候,奶奶說這星期我沒有去探望他們(我明明一早說好我要待產,暫時不去探望……)她擔心我,所以到六本木探望我,可是她迷路了。我在六本木街頭走來走去找奶奶,走了個多小時,終於找到了!見到面時她說:「對不起!我迷路了。現在見到你很元氣我也安心。我現在就回家煮晚飯了,你保重。再見!」我跑了快兩個鐘才見到她兩分鐘,她就走了。或許我走得太多,操勞過度,那天晚上完全吃不下、坐立不安、腹部開始痛,可是沒有規律的,不似是陣痛。外子說:「你明天還是沒有胃口而且不舒服的話,就自己坐的士入醫院吧。」我問:「你不來?」他說:「我在你預產期前後請了假,這段時間很忙要先工作。你自己去吧!一切小心。」喔!翌日早上他真的一大清早就出門了。我終究還是沒有胃口,腹痛也越來越嚴重,於是我就坐的士入院了。

我上的士,對司機說:「司機,我肚子有點痛,可是我還未生的。麻煩你不要開得太快,慢慢來、安全駕駛就好了。」司機說知道,怎料轉過頭,他就突然剎車:原來前面有一個中年女人跑出馬路截前面的的士,前面的的士突然煞停,司機本能反應也煞停了。媽的,我䌫了安全帶!安全帶在煞車時勒一勒我的肚,令我更痛!我對司機說:「司機,你剛才煞車令我越來越痛,請你快一點又安全地送我到醫院吧。」司機聞言大驚,當然啦,誰希望大肚婆在車內產子,於是平常一小時的車程他四十五分鐘就到了。

我入院,對姑娘說:「我陣痛好像開始了,所以入院」。姑娘安排我到待產室。有一個機器圍繞肚皮去觀察胎兒的心跳還有陣痛的規律。打電話跟外子說,他說手頭上還有工作,完成後才來;奶奶也趕過來。說也奇怪,入院後在待產室躺下了幾個小時,腹痛減輕最後甚至停了。這時負責我的婦產科醫生來看我,他說:「似乎你是假陣痛,不是真的生產。不過你還是現在催生吧?」我瞪大眼,問:「為什麼要催生?!」他說:「首先你住得很遠,我擔心你回家之後又痛,到時又要再入院,很麻煩吧。其次是下星期開始有很多預約,因為很多人希望在聖誕節前後開刀,而你是無痛分娩的,總不能無了期地在這裡等,下星期也多醫生休假,包括我,所以我希望你現在催生,孩子出生了,才回家吧。」

當時我心裡吶喊:「說到底都是因為你聖誕節要放假所以希望我現在就生吧!!」當然這樣的話不可說出口,我唯有婉轉一點:「但外子已經向公司申請假期,是原本的預產期前後,我現在生產的話,他就不可以來醫院看我了。」醫生似乎早就聽過類似的理由,他奸笑,說:「那不是更好嗎?反正你生孩子,他不能幫到你什麼;孩子出生之後一個星期留院,有我們姑娘照顧你和孩子;到他假期開始了你剛好出院,這時兩個人在家照顧一個嬰兒,你不是輕鬆一點嗎?」奶奶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她說:「孩子何時出生由他決定,既然你都進來了,是天意,生了以後才出院吧。」我打電話找外子,他也認為醫生建議一流,於是,三票下兩票贊成,我就說:「好吧,那就催生吧……」醫生很高興,好像成功把聖誕節的工作量攤分了一點一樣,立即安排我入院。

姑娘為我脫毛,然後我要喝藥浣腸,最後才開始打催生的點滴。我看著那點滴,心裡的不忿也一滴滴滴下來:要不是奶奶迷路、要不是那個女人衝出來截的士、要不是司機煞車、要不是醫生下星期休假、要不是沒有這麼多聖誕節預約……我兒子就是聖誕節BB了!!催生的藥好像很慢才有效,入院已超過一天,最後醫生不想再等待,進來為我用人手穿水。穿水了,痛得更劇烈,大概這時候才在脊椎打那個無痛分娩的針藥。

然而那個無痛分娩的藥很強勁,雖然我下身已消除大部分的痛楚但還是感到一陣陣痛的,因為孕婦完全不覺痛就不知道何時要用力推胎兒出來。終於入產房了,這時外子已在我身邊,我問他:「孩子是不是現在要出世了?」他說:「好像是,但我不可以看你的下身,姑娘不許。」那針藥的副作用令我想吐。姑娘給外子紙袋,或許他嫌髒,媽的,那個紙袋很遠,我完全去不到,結果我把黃膽水全吐在自己的頭髮上。

姑娘叫我用力,我就用力;生到某一個位,特別痛,應該就是肩膊,又或許是剪會陰,不過過了那個卡位,胎兒很快就整個滑出來了。未剪臍帶,先放在我肚皮上,向我和外子展示嬰兒的性器官,姑娘說:「恭喜你們!生了一個兒子!」然後在他手腳綁上我的名字,才剪臍帶、帶他去洗身。我很想坐起來看他,但無痛分娩根本就是令我下身癱瘓了一樣,我坐不起來,結果就只有舉頭,以那個「黃膽水gel髮look」去見我的兒子。這時我望外子,他還拿著紙袋、眼角有淚。哭什麼,痛的是我,嘔的是我,醜到極致的也是我。

休息幾小時之後,止痛的藥力退了,我也沒有再嘔吐,我感到自己好像以身體所有精力元氣提煉了一粒仙丹一樣再吐出來,會陰的傷口開始感到痛了。我看看下身,肚子還在,姑娘說:「子宮還未收縮,很正常啊!」此時我的兒子已梳洗完畢,送來給我餵第一餐母乳了。當我想起床餵孩子的時候,外子先從姑娘手上接過嬰兒,仔細的端詳他的樣子,不停說:「真的很像爸爸呢~(即是孩子爺爺)」;然後他把嬰兒交給奶奶,奶奶繼續端詳,說:「對啊對啊!真的很像爺爺呢!」喂!我在這裡啊!不要忘了我!其實我還未正式抱過,嗚呀!他們母子看了很久、手機拍照也拍夠了,把孩子給我。我此時才有力氣說:「はじめまして,我是媽媽啊!」他好像聞到我的氣息,身體已經扭動在找乳頭喝奶。

醫生叮囑二十四個小時都不要落床了,因為藥力未完全過,擔心我會在洗手間或洗澡時暈倒。但我的頭髮還是被黃膽水gel著的,十分十分十分臭!我可不想這樣到育嬰室餵母乳。中國人不是說生產後不要洗頭髮和洗澡嗎?可是我的狀態真的不可能等待一個月,一個小時都嫌多了!於是藥力一過,醫生准許我下床,我就立即帶著我預備的薑跑到沐浴間,洗頭、洗澡。薑怎麼用?嘴巴咬碎然後吐出來,以紗巾包住橡筋綁好,掛在水龍頭處,又可當作洗澡海綿般用,全身都以薑去擦擦擦。身體被擦後發熱,這就是驅寒驅風吧?這個「Mayi流」的坐月洗澡法,我推介給各位在外地產子而沒有薑水洗澡的媽媽。(注意:用後必須以梘液清潔好洗澡間,不然下一手會聞到很大陣薑味)

之後的日子都很忙而又重重複複。孩子只要一哭,我床邊的電話就會響起,叫我到育嬰室餵母乳。每一次身邊有其他媽媽的時候,她們看見我兒子都異口同聲說:「でかいね〜」(很巨大!)我兒子拉胎糞後都依然過了3公斤,差不多8磅,而和他一起出生的嬰兒大約5至6磅,即是日本醫生口中的標準體重。我兒子很「墜手」、也吃得多,我很快上奶正式開始我的餵哺生涯。說的奇怪,每一次姑娘叫我到育嬰室,我兒子都很安詳地睡、沒有哭。有一次半夜兩點多,姑娘打電話叫我去餵奶,我見兒子根本沒有哭,於是問姑娘:「他真的餓?」姑娘說:「他真的餓了,只是他哭得比較特別。」

我未親眼見過他哭啊!於是下一次的餵奶時間故意拖延一下,抱著他,看看他會不會哭。他聞到我的氣息,可是我又不寬衣,這時他:「吖~」了一聲。就只是一聲而已。姑娘在旁邊,她說:「他這樣就是哭了!」怎麼?鄰床的嬰兒都是拉高嗓子「哇哇哇」的哭,我兒子「吖」一聲就是哭了?姑娘說:「有一次你餵飽後回房休息,他又吖一聲,我檢查他屁股,原來大便了,而且開始乾身。他真是一個又安靜、忍耐力又強的孩子呢~」三歲定八十,我兒子打免疫針(那個九孔的日本免疫針,兩下,即是十八孔)都不會哭的,直到現在都是一個很少哭鬧的人,性格安靜甚至有點冷酷。

一星期後,出院了。外子從他娘家開車來接我們出院。那車就是當日外子約會我、車我到東京四處觀光的藍色小汽車,如今又多了一個乘客了。那段車程,是第一次一家三口獨處,不用隔著玻璃、也沒有其他嬰兒和父母在身邊,很安靜的獨處。外子先驅車到爺爺處,爺爺因工作關係,一直沒有到醫院見過孫兒,初次見面,他很高興說:「呵呵呵,真的很像我呢~而且是男孩子!」日本人骨子裡還是十分重男輕女的,只是口頭上說男女一樣、不會太外露而已。

之後我們回六本木的家。在我家門外的走廊我已隱約聞到一陣臭味,我心裡也有不祥預感。一開門,天啊!很臭!還有烏蠅飛過來!他媽的你這個星期到底把我的家怎樣了?!外子抱著兒子說:「嘻嘻,是這樣的,你留院時,我還未正式放假嘛,還要工作。晚飯時間趕過去醫院看你,之後又趕回去公司工作。於是每天都很晚回家,回家很餓就吃宵夜,吃了以後就睡了,沒有洗碗,也沒有洗衣服……」他說得倒輕鬆。入門開始他就不放下兒子了,你知道原因嗎?他笑笑還鞠躬說:「麻煩你打掃一下吧!謝謝!」那時我們的家還是開放式廚房的,所以廚房裡那些擺了一個星期的杯麵湯底、吃剩的已發霉的廚餘還在,烏蠅也很高興的飛來飛去。

天啊!我一個星期前才生產,如果我在香港、有媽媽在身邊的話,我還躺在床上坐月呢。可是日本完全沒有坐月的概念。外子笑笑說:「你已經休息了一個星期了,沒問題醫生才讓你出院吧~」好可憐,只好戴手套不要沾水地做家務。洗碗、洗衣服、抹地、把所有枕袋床單再洗一次(因為有杯麵味道,對初生兒子感到十分抱歉)……

外子明明說有侍產假,但他還是很年青,他不敢請太多日,於是陪了我們母子三日之後,他又去工作了。這時換了奶奶來我家看初生兒子。奶奶其實對我很不錯的,我是外國人,她很開明地讓我入門。她都對我很好,常常給我利是錢,只是她不會理解我的習俗,例如生產翌日,她買了冰凍乳酪和豆奶給我,說:「很有營養的,可以排便又可上奶,吃啊!你病房又沒有冰箱。」做新抱的,不敢不吃。

奶奶到六本木探望我和初生兒子。她入門就立即抱起兒子,她說:「Mayi,你有什麼要買就現在去買吧?」現在?現在外面下雪啊!奶奶說:「你不到超級市場買菜的話,怎樣做飯呢?」我就說:「奶奶,你可以為我下去買菜嗎?我現在是不方便出外吹風的……」奶奶開始有點急,她說:「我不知道你需要什麼。我現在就幫你看兒子啊!你快點去!不然他餓了又會哭。」我哀求語氣說:「奶奶,但我真的不方便出外啊。」奶奶開始失去耐性了,我忘了她原文,現在就只剩下這句當時入腦翻譯的中文版本:「Mayi,你生孩子,不是生病。可以出外的。」是的,日本沒有坐月的習慣,所以我還是要負擔家務。我換了衣服,穿了羽絨,戴了很厚的帽子,穿了很厚的襪子就出門了。超市有點遠,而且我打算一買就買一星期的餸菜,於是我踏單車。

雪迎面飄來,不知為什麼我感到很委屈。那應該是產子後第一次哭。我一邊流淚,一邊冒雪踏單車,一邊想:「糟糕了,我這個『月子』做了所有不應該做的事,我之後身體會不會變得很糟、周身骨痛的?」「不要哭了,坐月時哭,會盲眼的。」「坐月子時吹風,好像頭痛會跟一輩子呢。」「踏單車會否傷到會陰呢?」「嗚呀!媽媽!媽媽在我身邊就好了!」

為了避免吹風,我早去早回,極速買好餸菜便回家。開了門,或許我眼睛紅了,奶奶也察覺我不開心,她說要回家煮飯,又走了。那天晚上,我跟外子說明:第一,坐月在華人社會很重要,請尊重我的文化,而現在我在坐月,這個月不要要求我太多;第二,如果奶奶只是想看孩子的話,我可帶孩子去看她,但請不要再上門找我們了,因為我和孩子都在摸索作息時間。說白一點就是:我不可能再承受多一次被命令落樓吹風買菜的經歷了!

我們婆媳關係一向很好,只是在坐月這個概念上,她不明白我堅持的習俗有什麽意思。她到今天還是待我很好,所以當年所發生的事,我歸類作「文化差異」而絕對不是「婆媳紏紛」。她要求我的,只是當年她自己為人媳婦時的標準,不是為了勞役我或如何。同時我也意識到一件事:生了孩子之後,日後在衣食住行、禮儀教養等標準和上一代都有出入的話,很容易便心生芥蒂令關係破裂。所以,為了日後好相見,還是保持適當距離,在長輩面前聽話就好了,反正在家都是以自己的方式教育孩子。

裙拉褲甩過了一個月,兒子越長越壯,我就越來越瘦。脫髮、易累、易病、面色變黃、腰酸骨痛都很正常啊,因為我基本上沒坐過月。然而「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隻馬騮通山走」,既然做了日本人的媳婦,就守日本人的規矩,只是我的體質明顯和她們不一樣。那時我已下定決心:「如有下一胎,必須必須在香港生,必須必須有母親在旁,必須必須重新坐月把身體的小毛病糾正過來。」

結論:月子還是外子重要?絕對絕對是月子!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4940012588_79ae1e7b31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yoshimi https://flic.kr/p/8wwRCQ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月子還是外子?/Mayi

  1. 我喜歡看你寫這類文章呀!這又可以讓我知道你生活多一點點^^ 林老師,我是你的忠實讀者來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