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支那」/Mayi

語言中最難掌握的就是「語感」,因為解釋不到,純粹感覺。最近香港熱論的一字,應該屬「支那」莫屬。約略搜集了一些資料,在此分享。

說起「支那」這個字,其實在日本人語感中是傾向中性的,例如有很多地理稱呼:「東シナ(東支那)」、「インドシナ半島印度支那半島)」,還有食物:「支那メンマ)」「支那そば(中華そば ラーメン)」,依然保留「支那」。由其語源來說,中國史上第一個統一帝國是「秦」(「チン」 Ch’in 前221-207),這「Ch’in」的發音經印度變成梵語的「チーナ」(Cina)、「ティン」(Thin),再轉到歐洲,變成法文的「シーヌ」(Chine)和英文的「チャイナ」(China)。

「支那」的變遷

チン Ch’in(秦)┬ティン Thin(梵語)

       └チナ Cina(梵語)┬支那・脂那(中国)─支那(日本)

                └シーヌ Chine(法文)─チャイナ China(英文)

(「支那」的變遷一圖出自「日本人が中国を「支那」と呼んでどこが悪い!? (1998.3.5)」)

而日本在戰前為何一直稱呼中國為「支那」呢?原來梵語的「チーナ」(Cina)經印度的佛經再逆輸入到中國。這解釋了為何舊時中國也會以「支那」、「脂那」二詞來稱呼中國。日本江戸前中期的儒學者、政治家新井白石(あらい はくせき)及其他蘭學者らんがくしゃ,即是精通荷蘭文、西學的學者)首先帶起使用。

可見日本由江戶中期至戰敗為止,一直稱呼中國為「支那」其實是純粹的語言發展,跟隨梵語、中國自身的稱呼而稱呼而已。再往上推,如果「支那」本來是一個含侮蔑的稱呼,那英文和法文的China和Chine也是貶義嗎?沒有,中國人對China和Chine反而沒有侮蔑的感覺,否則國名也不會定為「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了。

語源明明一樣,為何只有日本的「支那」會變成貶義呢?中國人對「支那」這個字詞由中性變成反感,明顯是後天的歷史因素造成,不能抽離忽視不看。

早在昭和5年(1930年)10月31日的內閣議決,提出議案「支那国号ノ呼称ニ関スル件」(約略中譯:關於支那國號的稱呼議案),內文說「然ルニ右支那ナル呼称ハ当初ヨリ同国側ノ好マサリシ所ニシテ殊ニ最近同国官民ノ之ニ対シ不満ヲ表示スルモノ多キヲ加ヘタル観アリ」(約略中譯:「支那」這稱呼在該國一開始已經不是首選的名稱。最近該國官民都表現對此名稱不滿,而且似乎越來越多。)

後來日本侵華,與中華民國交惡,日本不再稱呼對方作「中華民國」而是繼續使用「支那」一名。自侵略開始、侵華戰爭過程中日本一直以「支那」稱呼中國,這點連中國的平民都知道,所以「支那」一字由那時開始增添了「帝國主義」、「軍國主義」的色彩,令中國人對「支那」一字產生極厭惡的感覺。

日本戰敗之後,昭和21年(1946年)6月,內閣再次提出「支那ノ呼称ヲ避ケルコトニ関スル件」議案(約略中譯:關於避免「支那」一稱呼的議案)。6月6日,當時的外務省事務次官岡崎勝男把此議決議案寄到日本各新聞社,由日本的新聞開始不使用「支那」一字來稱呼中國。自此日本人也避免使用「支那」一字,一來是日常新聞已接觸不到此名稱,二來是日本是一個講究「禮」的國家(就算是表面上有禮都好)。既然對方反感,而且名從主人,中國喜歡被稱為「中國」的話,就不會用「支那」、既尊重人也免卻很多被投訴歧視的麻煩。

當然如果你問我,在靖國神社外聽見那些右翼分子不停大喊「支那」有什麼感覺,我是反感的。正如上面說過,任憑「支那」的語源是如何清白,歷史卻賦予了這個名目不能磨滅的貶義、侮蔑的語感了。

上面所說的全屬日文、中文、漢字下的語感發展,我不否認「支那」在中日文均有貶義。可是新晉議員如果選擇以英文宣誓,有心人以日文和中文的尺度去抽秤就顯然是用錯尺。當然我是議員的話,會大方承認說:「對,我讀成Chi-na,有什麼問題?在英文這個字這個發音這個拼法,有問題嗎?」而不是左閃右避說這是鴨脷洲口音。

再糾纏於「支那」一詞也是浪費時間,玻璃心的終歸玻璃心、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不如不要浪費時間、不要再像小學生捉字蝨,爽爽快快正正經經宣誓,正式成為議員之後,再光明正大、激進地抗爭吧。

補充:小女子不才,文章刊登後經大學時的恩師提點,說了一個我忽略了的觀點。中國語言學家鄭張尚芳先生(是男的!不要誤會!)認為China是「晉」的音轉而非「秦」。理據是「晉」的上古音 /*tsin/ 是清音(同Chin),而「秦」/*dzin/ 是濁音;又晉國早於秦國崛起。秦在上古漢語中為濁音,近代才轉變為清音。可是以「秦」為語源的說法已十分普及,而我在搜集資料時只看日文資料,卻忽視了中國語言學的觀點,所以有此遺漏,實在抱歉。

參考資料:

1/Reconsideration of the History《日本人が中国を「支那」と呼んでどこが悪い!? (1998.3.5)

2/ ニコニコ大百科ー支那

3/ コトバンクー支那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Exif_JPEG_PICTURE

圖片來源:Flickr User:Aphtha https://flic.kr/p/aqygus

 

Advertisements

30 thoughts on “關於「支那」/Mayi

  1. "再糾纏於「支那」一詞也是浪費時間!" 感謝你浪費了那麽多寶貴時間解說支那一詞!故意挑釁的事,有解釋的必要?我問候完你娘親,需要再向你解釋其實我真切關心你媽媽幾時往生嗎?從來民主最大基礎係互相尊重,這是最基本的!光擺姿勢,我真心覺得建制,非建制都不過五十步笑百步,一場鬧劇!你可以唔認同一個制度,唔認同別人嘅理念,但(存心)出言侮辱,係一個反智行為,或者我地嘅民智根本未足夠我地可以理性地議事,the city is really dying , rip

  2. 玻璃心的終歸玻璃心? 何時開始覺得被言語冒犯就是玻璃心? 我自問算開放,但個人非常同情二戰受害者,所以好嬲!不是玻璃心,可以嗎? 他們喜歡反中共港共是他們的事,不要拿二戰受害者包括我個人的祖先們鞭屍,可以嗎? 這叫基本尊重!

    • 我不是已經解釋了「支那」是一個中性字眼嗎?而他們用英文宣誓不是中文、日文。如果是中日文那就肯定是冒犯,如非,就正如你聽見外語一樣,只是那些發音在你耳中聽來很冒犯而已。舉例說,廣東話形容揮的動作不是有「拂拂聲」一詞嗎?在英國人耳中跟「fxxk」類近,難道英國人可以拿着這個發音生氣嗎?

    • 還有,你可否解釋一下“Chi-na”這發音為何聯想到「拿二戰受害者包括我個人的祖先們鞭屍」?我真心想知道這語感是怎樣來。

      • 他(英文)故意讀成支那的音,然後你說大家只是過敏?大家都知道她的用意,沒必要自欺欺人。
        而且被冒犯的人,生氣也不應被你說成玻璃心吧
        日本右翼也可以說你玻璃心,你怎麼想?

        「我不是已經解釋了「支那」是一個中性字眼嗎?」<<,你上面不也是說了「上面所說的全屬日文、中文、漢字下的語感發展,我不否認「支那」在中日文均有貶義。」,怎麼現在又變成清白的中性詞了?

      • 我沒有說「支那」是中性,我說在中日文有侮蔑成份。請你不要把說話硬塞入口裡。說者有心就是希望聽者有意,我沒有為其說項打算因為他們的確是在激一些不知何解只在意”Chi-na”(他們用英文宣誓),而不在意之前有些議員說「fxxking Chinese」。後者是更明白的侮蔑。

  3. 如果議員們母語不是中文,不是生長在香港,我可以接受。但因為 “語感發展”,因為議員們有背景資訊,不能說不知。要知很容易,隋便問身邊老人家,就知了

  4. 聽者真是聽得出有意。我族不止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也有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等等海外、文化已異的分止,也可能正在香港旅居。不幸地他們也聽得出意了。他們做了什麼,令他們的祖先們在公眾面前被揭傷痛。

    • Winnie , 再同呢位"作者"爭論冇意思,浪費時間!佢的立場已很清楚–>'”這種思維方式已經遠遠超出一個具有基本歷史知識的冷靜、幽默、正常人的應有態度。一窩蜂、瞎起鬨、前講禮貌、後謀著數,是香港社會文化的幼稚病、神經病之一,值得各界深切反省。<–作者同嗰班人正正就係呢種幼稚病!彼此彼此!!以客觀中立做晃子其實本來就有既定立場,盲撐,逢建制必反,排除異己,跟本係小學鷄鬥咀,寫成篇文章大話西遊一番,故作有見地,咪又係想謀著數,抽水!希望作者不要玻璃心,此乃本人廢腑之言,已回應廢文一則~

      • 個人來說,文章的主旨只不過學術談論。而帶有立場的只不過是最後一段。你自己的過度解讀就覺得這篇文章別有用心。那到底是我的中文水平有問題或者是你斷章取義呢?
        利申:中文公開考試5*

  5. 相比以英文宣誓發音作”Chi-na”,我認為馬恩國的”You are not even a fucking Chinese”是更大的侮辱。而大家,不討論。呵呵~

  6.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94%AF%E9%82%A3%E4%BA%BA%E5%B9%B9%E5%85%B1%E5%92%8C%E5%9C%8B/

    「我比較有興趣評論的,不是粗言穢語那部分,而是香港坊間對他們兩人「Chi-na」說法的無限上綱式負面演繹。這種思維方式已經遠遠超出一個具有基本歷史知識的冷靜、幽默、正常人的應有態度。一窩蜂、瞎起鬨、前講禮貌、後謀著數,是香港社會文化的幼稚病、神經病之一,值得各界深切反省。」

  7. 我的WordPress向來沒有甚麼留言,今日一來就有好幾個,都是窮追不捨式那一種。內容大意都是說我為他們護短,包庇他們侮辱中國人、我們的祖先、傷害民族感情之類。

    其實我昨日的文章沒有刻意為他們護短,我亦在文中肯定的說:在中日文中「支那」已因歷史而有不能磨滅的貶義。我同時亦指出:他們二人是以英語宣誓,雖然說者有心亦希望聽者有意,但以中日的尺去度英文,是用錯尺,為了找個理由鬧而已。

    如果有些人真的如此在乎民族感情,有兩個人比青政二人更傷害民族感情。第一個是未到最後一刻都不放棄英籍的梁君彥,實際上亦沒有人能確定他真的已經放棄英籍。一個人口裡說向中國效忠、服務香港,實際上卻三催四請都不放棄外國國籍,這是明顯的侮蔑!

    第二個是馬恩國。他的名言是:「You aren’t even a fucking Chinese!」這是明明白白的侮辱。有些人只追究青政二人而對梁君彥、馬恩國的行為、語言視而不見,這是雙重標準。

    而我極討厭和雙重標準的人討論。完。

    (有人說我寫廢文,it really doesn’t matter. 最少我學歷是真的,不似柯創盛葛珮帆之流。有料的歡迎自己做「作者」有節有理有考證地寫文然後在pentoy、newslens投稿,駁我。)

  8. 没想到作者这么玻璃心,只好回复在这里
    i 民主化并不等于人民不会做蠢事,当年的魏玛德国用现代眼光看也是无可挑剔的代议制民主,可是偏偏纳粹党就是被德国人在手上还握有民主权力时屡屡胜选,直到1933年民主选出来的希特勒总理拿镣铐锁了选出他的人民。认为民主就是好,有了民主就万事大吉恐怕对民主的认识还不够深。

    至于你后面那段,当年报纸上还登着“王丹惨被士兵刺刀惯胸,伤重不治学运先烈浩气长存”
    结果呢?王丹今何在?

    至于97年后香港回归部分我不评论,见仁见智吧。

    • 對啊我很「玻璃」的,我早已說明最討厭雙重標準的人嗎?日軍侵華殺了2000萬中國人,中共掌權至今不自然死亡人數有8000萬,你又看不見?

      其實我已回覆了你留言,確定你看見才删。

      「至于97年后香港回归部分我不评论,见仁见智吧」Are you ok? 見到「支那」就大喊不爽又拉日本出來,見到香港一次被一次出賣說好的普選民主遥遥無期就說「見仁見智」?嘩,厚顏無耻到呢。

      又,馬恩國在議會內說「You are not even a fxxking Chinese」這麼明白,又不是侮辱了?

    • Thumbs up! You yuan Guan
      最雙重標準的就作者本人!學歷真假我不知也沒有興趣知同你寫的文章沒有關係,因為學歷高不代表有分折能力丶有識見。作者提到那些馬恩國、梁君彥葛佩帆之流已一早被蘋果同網民鞭策到體無完膚,你唔係唔知呀,仲有必要在你這篇無相關的文章多提一次,模糊焦點?

      • 其實你除咗冇理據地攻擊我之外仲有冇其他內容呢?馬恩國、梁君彥、葛珮帆、譚耀宗、陳恒鑌那堆失言、唔放棄外國國籍、假學歷、公立插隊等等等等被鞭策到體無完膚又點,有後果咩?冇喎!咁就唔使再鞭策喇?而家似乎係你為了鬧我而不停模糊焦點呢。俾D質素啦,唔該~

      • 不要搞錯,不認識你,也不想抨撃你,只是剛看到這篇文章很有感覺,文字本來就約定俗成,隨著發展會有它會有不同的新意,你寫一大篇文章寫文字的背景,搞個大龍鳳出來不過是想達到一個政冶目的,每人政治立場不同,本來就很平常,不過故意利用一些歷史上以往的語意來模糊焦點,沒有必要,反正講者有心,就算是再清白的詞都可以有最污蔑的用法,你說再多都不能抹殺講者的居心!你嘅做法只係令人覺得利用自己的一些知識,為虎作倀!我只是有感而發,地盤是你的,打搞了!其實每天都執著於這種無養份的吵鬧意義何在?兩位議員只搞這些小把戲,而不把正事做好,個個只會食花生,叫口號,寫文互插,不停分裂,或者香港真的要被搞垮才能死而後生。如之前有任何冒犯,抱歉~後會無期!

      • 我完全唔知道自己咁厲害能夠「搞個大龍鳳出來不過是想達到一個政治目的」囉。自問自己寫語源已經很中肯,我也承認了「支那」一詞已因歷史因素在中日文下變成貶義。同埋我達到咗咩「政治目的」呢?請你講清楚。

  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17/19803141

    「但韋伯認為從政還應該有另一倫理叫「意圖倫理」,就是要體現投票給他的選民的政治意圖,不管他們宣誓的英文表述如何不堪,其真正意思就是「去你的中國」。年輕人面對十九年中共國的侵凌,倒水似的讓百萬人來港,搶床位、學位,搶高樓價,建天價高鐵,無必要的港珠澳大橋,更違反《基本法》不斷介入香港內部事務,一再阻撓香港實現真普選,凡此種種,年輕人的憤怒並要表達他們「去你的中國」的政治意圖,也可以理解。至於他們事後的解說,應視為他們為了最終能進入議會而不得已的說辭。」

    李怡先生又說出重點。什麼人才會投青政一票?就是「去你的中國」的一堆後生仔。而我頗相信樓上留言的人如此愛國(網絡語:大中華膠),應該都不會選青政。既然青政所做的是代表投他們一票的人而做、而表態,咁你用「愛國」標準硬套在他們頭上,有意思嗎?

    我寧願追究梁君彥在10月5日截止申請主席時未正式放棄英國國籍那單新聞。

  10. .

    from wiki “: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至臺灣後,部分臺獨人士把蔣中正、蔣經國等稱為「從中國大陸敗逃來臺灣的支那人」,認為其政權是「能搶就搶,集中臺灣人的財富到支那人的手上,徹底破壞臺灣人的奉公精神。”

    係咪好熟口面呢….

    49 年已經有人用支那一詞表明反殖民立場,要傷害都傷害左六十幾年喇。今時今日你去找民進黨,他們應該不會用支那了。因為不需要這樣反抗,你支那又好,中國又好,你死你事。
    到香港可以自主自決,自然唔會有人用支那一詞。

    同上面一班”中國人”講一聲,你們只是中國人,又不姓趙. 趙國人覺得叫中國人支那人是侮辱了他們的家奴。要家奴出來亂咬。咁聽話,抵你做中國人!

  11. 什么时候China的英文读音和支那一样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读过。
    这篇文章虽然貌似中立,确是为这两个青年侮辱全世界华人的所谓议员辩护,就算拿别个议员的错误言论也不能为这两个青年解脱错误。侮辱华人已经违背了香港基本法中对于属于中国的法律。试问哪一个国家会允许侮辱自己人民的人成为议员?如果在允许这样的言论在香港立法会存在就是对于中国主权的违背。

    • 其實我個人從來不同意為甚麼要一個開埠一百五十年由清朝割讓出去的地方要「回歸」一個才幾十年歷史的政權下。回歸中華民國倒合理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