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分配/Mayi

(大家看過就算,請不要share,免得說我法西斯。唉~)

今日需要到診所覆診,等候需時。等候了二十分鐘之後,有一個懷孕約八個月的婦人,年約快四十,面容很滄桑,陪伴她的是一個把白髮染到全黑的男人,大約五十多六十歲吧。很難避免的第一印象就是:「哦,難道是老夫少妻?」姑娘指示他們在我身旁的位置等待,於是我們坐得很近,亦因為這樣,我沒有偷看沒有偷聽的意圖,可是都完全看見聽見了。

見醫生之前要填問卷,自我評估心理狀況,有沒有抑鬱之類。婦人很快就把所有最嚴重的答案圈起來。我就想:「那她真的很嚴重……」然後那個男人就說:「我之前不是教過你,有兩類人能幫助你快點上樓嗎?一就是社工,二就是醫生。你將會見精神科醫生,你強調自己因為生活環境擠迫,感到很大壓力,再加上很快有第三個孩子出生,所以希望醫生為你寫一封信,你再把信給房署。我見過,有醫生信的case,一年來就能上樓!」(這段說話,我之後還會聽三次)

後來聽到這個男人應該是區議員,再仔細看他的樣子,很面善,是我住的地方附近一區的前任區議員,不過他明明已經落選。婦人會不時補充她的情況,簡單來說她無業,有一個讀小學高年級的女兒、一個讀幼稚園的女兒,現在懷第三胎。現在和同鄉同住,不過需要交租金給同鄉,政府也有每個月給她$4500的租金津貼。她的丈夫呢?和她一樣也是大陸人,不過我不肯定他丈夫已有單程證還是未有。他丈夫長年在大陸生活、工作,每個月月入$2000人民幣,不過全都用來供養父母了,因為父母只有他一個兒子。婦人要一個人照顧兩個女兒,而且財政上非常緊絀,如果上樓,她似乎可以慳回很多租金。我不清楚她有沒有領取綜援,但沒有收入又有兩個女兒、又要交租、燈油火蠟,將會添一個嬰兒,她是怎樣承擔呢?她要怎樣承擔呢?

「區議員」說:「你丈夫都真的好像沒有負過家庭責任,他長年在大陸又沒有給你家用。你的病似乎是因為他而來,因為他才是家庭支柱而他不在你身邊。那你有沒有和他討論?還有,你們有第三胎,沒有考慮過財政的問題嗎?」婦人開始時支吾,後來說:「第三個也是上天的禮物啊。」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不評論她家庭狀況。可是我聽到的「故事」可歸納為:兩個大陸人,他們來香港生兒育女,卻沒有能力去維持基本生活,甚至其中一人長年在大陸生活,由已有單程證的妻子去承擔一切。婦人只好向社區求助、政府求助。租金津貼已遠遠不能滿足她,她需要公屋、她也需要綜援,而公屋和綜援其實都是出自香港納稅人的口袋。然而香港其實有什麼「與生俱來」的責任要照顧兩個大陸人的一家呢?香港有很多資源都不足夠:醫療、安老、院舍、公屋,基本上你數得出的公眾資源香港都早已爆煲,連香港本地人的需要都未照顧到,我們又有什麼能力照顧他們呢?這不是自私,這是很基本的:親疏有別、推己及人。自身都難保,又何以推己及人呢?

一個家庭、兩個家庭、三個家庭,香港還可以負擔;但如果佔大部份新移民的家庭都需要公屋、各式的津貼、綜援等等,香港要如何負擔呢?大家明白香港早已今非昔比,已經沒有「闊佬」的餘地。我不希望變得法西斯或要批鬥什麼,相比起下一代在公園被說普通話的孩子欺負,我認為這是眼不見卻是更赤裸的。然而事實是資源有限,那就應該本土優先,收回審批權,才是對香港最合理、公平的做法。否則橫洲有三、五、七期,都不能滿足每日一百五十個同胞的需要。

9052029324_b9b13e9c27_o-1

照片來源:Flickr User:WILLIAM LEUNG https://flic.kr/p/eMU1X7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