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惠的流轉/Mayi

昨日中午約了外子為弟弟申請出世紙,名字也塵埃落定了(終於!)。出世紙到手之後,外子便到日本領事館,為弟弟申請入戶籍。

深夜,他抱住弟弟看電視,然後說:「對。今日在日本領事館發生了一件事。」欸?跟我有什麼關係?他繼續說:「今日在日本領事館門口,見到一個日本年青人。大學生吧,應該二十歲左右。他很慌張,不停說:『我的機票預約了明天要回國,可是現在護照和錢包都不見了!我現在身上只有二十元,我又沒有身份證明出境,怎麼辦?怎算好?』」

聽外子說,那個二十歲的日本男生今天打算到迪士尼遊玩,可是買門票時才發現錢包、護照都不見了,似乎是被偷的。之後男生報警,警察就送他到日本領事館,因為他不見了護照,而且日本領事館有責任拯救/協助遇到麻煩的國民吧?(申請日本護照時多付的¥10000,物超所值!)日本領事館有辦法證明他身份,他是可以出境、回國的,可是錢銀上似乎愛莫能助了。

然後,外子有點怯懦的眼神望住我,說:「於是呢,Mayi,我呢……」我:「怎樣了?」外子:「我就想,他只有二十元,連坐機場快線都不夠錢吧?還有午餐、晚餐、明天早餐呢?今天為弟弟決定了名字,是好日子應該要行善啊。我就打開錢包,發現自己都算有些錢,於是就給他$1500,對他說:『都已經是在香港的最後一天了,希望你不要被這倒霉事破壞了這次旅程和對香港的印象。今天吃好一點,然後明天坐車到機場、順利坐飛機回家去。』我還跟他說不用還了,不需要交換姓名地址什麼的,然後我就走了。」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他要怯懦了!我第一個反應是怒目而視大叫:「咩話?!$1500?!」弟弟在懷抱中都扎了一下。「我生弟弟之後,你連$150的禮物都沒有送我!」外子說:「可是他真的很無助、很可憐吧。爸爸不是這樣教嗎?盡地主之誼。你朋友到東京,爸爸也會給他お年玉(利是)請他吃飯吧?」

五秒之後我就冷靜下來、原諒了他了,他應該也覺得奇異為何我停口了。我說:「或許你在為我償還吧……」

話說在我二十歲開外的時候,到英國讀碩士,交了畢業論文之後便趕回港找工作了。可是大家知道,英國有Daylight Saving Time這回事,夏天會把時鐘調快一小時。那段時間為了論文、收拾行李、清理宿舍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交了鎖匙才發現我弄錯了起飛時間,於是立即背住二十公斤的背囊、拖住四十公斤的行李趕到機場。

到達時,飛機還有四十五分鐘才起飛,可是地勤以「已經關閘」為理由,不許我check in了。當時身無分文。我問地勤可以改機票嗎?不可以,因為已經起飛(其實還未起飛,可是已關閘,當作起飛了),而我的票是留學前買的特惠票,不能更改日子,之類。我問那我可以怎麼辦?地勤說:「你可以買一張新的機票。」我不是一早說我身無分文嗎?手提電話cut了、鎖匙又交回大學,無家可歸。我身上只有₤20,但重新買一張翌日單程飛香港的機票要₤200。想對策想到流淚了,那時我已打算在機場借宿一宵,打開行李看看有沒有在暗格收起一些現金;想辦法聯絡到家人或者英國的朋友,借錢給我回港。

此時,一直站在我身後聽見我的情況的那對銀髮白人夫婦,遞信用卡給地勤,說:「請你為這個小姐買一張明天到香港的機票。我付款。」我很驚訝。本能反應是婉拒,始終不是小數目。他們勸我接受他們的好意,因為擔心我要流落機場很多天才能湊夠錢回港。我接受了他們的恩惠,不過堅持:「那你一定要把地址給我,我回港後會還錢!」寫地址之後我們繼續聊天,知道他們來自澳洲,剛剛提早退休,所以兩夫婦一起環遊世界。臨別時他們說:「女孩,你真的不用還錢,我們什麼都足夠。你留學回家,應該會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將來也有不錯的收入。你記住今天接受過的恩惠,日後你見到其他人落難、十分狼狽,你便幫助他們,那就算是還錢了。」

託他們的福,我順利回港了。到埗後第一件事就是寄感謝卡給這兩位天使。後來我嫁到日本,香港的娘家裝修,那張寫了地址的紙不見了,不過他們臨別時說的話我已記住。見到有人很狼狽,我會幫忙,可是那些忙都是出力便可以,不需出錢。而昨日外子竟然遇見一個像我當年一樣狼狽的年青人,他也為我償還了一部分吧。

我跟外子說起這往事,他很神氣地說:「那你幹麼呼喝我?我在為你償還呀!怎可能用錢的是你,還錢的是我,太不公平了!哈哈哈~」我說:「因為我們已經合二為一了,呵呵~」

是的,恩惠本來就應該在人與人之間中不斷流轉。有能力時就幫忙別人,有一天或許到自己需要幫忙,那些曾經流傳出去的恩惠,會從其他途徑回流到自己身邊。

(後記:大家千萬不要稱讚外子!他說,行善本來就應該低調,天知地知就好。事實上我又真的因為他這樣做而想起英國的事,很想把那因果寫出來。取得他同意後,才分享此事。不過也懇請大家,不要稱讚他了,否則他下次不會同意我寫了!>_<)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3415942661_00e160d81f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Alexander Holley https://flic.kr/p/6cRAK8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恩惠的流轉/Mayi

  1. 昨天元旦 我也有一樣深刻的感受

    教會有兩位媽媽分別作了御節料理讓我帶回家享用 坐了近3小時的電車回到家 好累 但是打開其中一個便當盒 心裡只有滿滿的感恩感動
    想告訴我媽 ‘雖然妳女兒獨自在異鄉 卻有待我像自己女兒的婦人 希望妳有機會也善待別人家的女兒’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這個世界不只人需要神的恩典 也需要人與人之間的恩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