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心/Mayi

弟弟已經兩個月大了,吃得飽睡得飽,早已戒夜奶,不過是一間「寂しがり屋」(中文即是「容易感到寂寞的人」),很吵鬧的環境下反而睡得十分香甜。他睡了只留他在睡房、哥哥和姐姐都在客廳玩的話,不用十分鐘他就會起來呱呱叫,就像說:「我也要一起玩!」一樣。

弟弟未滿月時,哥哥曾經一度未能適應他的出現所帶來的改變而流淚。現在哥哥也適應了,我也調整了心態,不停告訴自己,一個都不能少,每個都要疼愛。一直以為一切漸入佳境,怎料最近到妹妹爆發了,而且似乎妹妹的問題比哥哥更嚴重,沒有哥哥容易開解。

弟弟滿月後,妹妹有兩晚都尿床。第一次我原諒了她,只是輕責,然後叫她晚上睡覺之前一定要去洗手間啊!過了一個星期,她又尿床,那次還是剛剛換了新的床單。要知道洗一次床單多麻煩!不只洗麻煩,晾乾都很麻煩。這一次我就嚴厲地罵她:「你是姐姐了!你從前都不會尿床,怎麼你四歲了卻不停尿床呢?你知道媽媽已經很忙嗎?又要洗床單換床單了!」她很內疚地,不停說:「對不起,對不起」「下次不會尿床了!」然後落淚了。她比哥哥常哭,所以我沒有把她的眼淚放在心上,我說:「真的不要再尿床了,好嗎?」

那次之後,我都要她先去洗手間才可上床睡覺。尿床是沒有了,可是過了一個星期,這一次她只掛住跟哥哥玩耍而忘了便意,到她記得的時候,她跑去洗手間,但她來不及脫褲子,就這樣在洗手間的地板上撒尿了。已經是第三次了!這一次我再也按耐不住,很兇惡地罵了她一頓。她一邊哭一邊道歉,不停說:「媽媽很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我默默清理,沒有理會她,連:「好了,我知道你下次不會了!原諒你了。」也懶得說。我很後悔,因為我那時的冷漠應該讓她十分受傷。

那次撒尿過了大約十日至兩個星期,一直相安無事。日本人過新曆新年,爸爸說要大掃除。他的準則是:一年沒有碰過的東西都要掉去,這個當然包括一些藏在玩具箱底的舊玩具啦。爸爸會拿起玩具,問:「要不要?」其實哥哥和妹妹都不想掉,如果其中一個舉手說想留下,爸爸的條件是他必須要先找到地方安置才可留下玩具,否則一樣要掉。那哥哥比妹妹大四年,他自然有能力找地方安置玩具而留下更多玩具;而妹妹呢,有很多舊玩具她都眼白白看著掉去了。(當然事後我從垃圾房執了一些她珍愛的然後藏起來,但壞了的玩具就算了)

那天晚上開始,她出現了一個症狀:她很容易便有便意,然後喊:「我要去洗手間!」可是到了洗手間卻什麼都沒有。最嚴重的時候,每十分鐘去一次廁所,晚上不敢去睡因為「很急,要忍尿,睡不著」,但她真的真的已經排光尿了,又怎樣去洗手間呢?開始時以為是尿道炎,可是她不痛也沒有發燒。她晚上不願意睡,怎樣哄她,她都堅持要去洗手間。我猜測那應該是出於心理而不是生理了,所以完全不敢罵她,罵只會令她更焦慮。可是哄她,她不相信我,她堅持:「還有小便的!會尿床的!」我投降了,叫爸爸哄她。爸爸說故事、陪她玩洋娃娃、一直抱她唱歌哄她睡,深夜兩點,她終於累得睡去了。

爸爸確定她終於睡了,把她放下,然後到我床邊踢我起床,他斥責我:「是你闖的禍!你怎麼嚇到女兒這樣了!道歉!向妹妹道歉啊!」我睡眼惺忪,我說:「我的確罵過她,但已經是一兩個星期前的事了……」爸爸說:「我剛剛跟她聊天開解她。你知道她多善良多為你著想嗎?她一直說,她很擔心她會尿床然後要媽媽清理,她說媽媽清理就很辛苦然後就不開心,她不希望你不開心所以她一直忍耐。忍耐到現在變成焦慮了,時不時都以為自己要小便!她一直一直為你設想,但你把她嚇成這樣了!」我實在太睏,況且女兒已經睡了,要解決也要待她起床後才處理吧。不過我很感謝爸爸,他讓我知道女兒的心結為何。

於是第二天起來,延續之前的做法,就是不罵、不催促、狂鼓勵,說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你要相信你的身體啊,她能夠承載很多尿的!」還向幼稚園老師討教,從常規入手,每次喝水後就用timer計時,例如三十分鐘,三十分鐘後才可去洗手間之類。(大便不在此例)過了幾天,她回復到從前一樣,有需要才去洗手間;可是晚上和我獨對時,她還是說:「我很想去洗手間。」我就想,是不是還有其他心結呢?於是就陪她玩,讓她分散注意力。有兩天晚上她都是在客廳擁著她的玩具睡,攬得很緊。有一晚,我從她手上拿走她的玩具,抱她入房睡,她半睡半醒說:「你千萬千萬千萬不要掉我的玩具啊……」

關於女兒這件事,我反省了很久。爸爸也一直在網絡上找資料、前人經驗來讀。有一點我之前是不解的,就是何以在我罵她兩個星期之後,她才出現焦慮?時序上來說,她不斷去洗手間的狀況就是從大掃除完成那天開始。我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玩具就是她其中一個安全感的來源。小朋友需要愛,還要安全感。我就代入她的角度去想:一個多月前多了一個弟弟瓜分了媽媽,心裡很怕媽媽不愛自己了,已經很不安;因為不安,所以尿床,然後媽媽責罵,以為媽媽真的不再愛自己了,繼而很怕做錯事。本來玩玩具能夠排解不安,可是大掃除時掉了很多,她保衛不到她的玩具,而且執拾後的格局也改變了,玩具、文具放那裡她都不熟悉了。整個過程她都沒有大哭鬧、未發洩過,掉玩具如拔走最後一根禾草,終於她累積下來的不安要爆發了,便變成了這樣的狀況。我贊成爸爸所說,我真的要向女兒道歉,是媽媽沒有在意她的情感需要,而她卻一直很在意我的感受。

前晚她睡前去洗手間,她坐在廁座上問:「媽媽,如果我尿床,你會罵我嗎?」我說:「換床單就可以了。你也不是故意尿床的,對不對?」她點頭。我說:「妹妹,媽媽之前很兇罵你,對不起。媽媽不應該這樣兇的,你又不是故意的……」她先是鼻子紅紅、流淚,但沒有哭出聲,只是不停用手拭淚。那一滴滴的眼淚就像她的委屈一樣,終於沖出來了。回到睡房Goodnight kiss之後,她帶著微笑很快就入睡了。

終於有丁點明白,老人家所說的:「生仔好聽,生女好命。」因為女兒貼心,就算嫁了,還是會掛念和孝順父母。我是一個鈍感的人,情感上粗枝大葉、毫不纖細;女兒則一向感情豐富,不過到現在才察覺她其實也敏感而且很顧及人感受。儘管媽媽還有很多不足、做得不好的地方,她還是很愛我、顧及我感受,有女兒的我真的萬二分幸福。

對不起,遲鈍的媽媽以後會敏感一點;也謝謝你,這麼愛媽媽。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15966333_10154582911344300_1992412797_o

圖片來源:女兒的畫作,作於爸爸打了她一下屁股之後。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女兒的心/May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