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你確定想要移民日本?在日生活的三個真相》有感/Mayi

(讀林琪香《你確定想要移民日本?在日生活的三個真相》一文的讀後感)

怎麼說呢,這篇文讀了心內有一陣莫名的躁動。她寫的我都懂,甚至是曾經的自己,但接觸日本這個社群越久,有一些他們的難處、苦況,你又會知道那是他們這個民族的宿命,不能避免。她寫了「三個真相」,我希望能逐點應對一下。

第一個真相,關於職場,也就是「過勞死」的陰霾。通勤時間長得令香港人難以理解,可是在日本,家和公司距離一個半小時車程是很平常的一回事,因為日本是一個國家,不是一個城市。住在埼玉到東京都心上班的比比皆是。工時過長是另一個問題,但很多時那個工時為何過長是基於要等老闆先走/裝忙/應酬。如果是「新入社員」則更可憐,因為全公司上下都會給你「磨練」(難聽一點就是「欺凌」),輕則櫻花時節到公園露宿三日霸位、在迎新會/忘年會/新年會扮鬼扮馬表演唱歌,重則被奴役,給予過量而且根本不能完成的工作。那就只好想辦法去縮短這些時間,避免過勞,最容易縮短的應該就是通勤時間,例如可以搬到公司附近的舊樓。日本有租管,租金不至於負擔不起的。這個方法,當年還屬於菜鳥的兒子的家人,為了我決定用租金贖回多點時間,用過。

第二個真相,社會安全。在日本的生活壓力其實很大,因為日本社會有太多看不見的規矩,與人相處要讀空氣。簡單來說,只要你是一個生來與別不同一點,融入不到這個社會或者千色百樣的規矩,你便會承受很大的精神壓力。再加上日本文化就是很怕麻煩別人、不可「迷惑」不可「邪魔」,於是恥於求助,最後或抑鬱或狂躁,最不幸就是做出不能挽回的事:殺人、自殺。可是真的如作者所說,好像總有一單在左近嗎?現實是日本已經是公認治安良好的國家。那我們豈不是要更擔心香港的狀況?不久之前才有一對母女墮樓輕生了,又有村屋老人因不滿包租公召妓而殺死他,地鐵裡有人要引爆燃燒彈和大家同歸於盡……而這些事全部都發生在大家的身邊、左近,因為人類是群居動物。我不是說日本絕對安全,但只著眼這些新聞的話,只會令自己更加憂慮。而講到尾怎樣能夠改變這狀況?一丁點都好?就是多關心鄰舍。我有小朋友而且是外國人,比較容易啟齒去「八卦」、去關心鄰舍。如果對方真的有很大壓力,當她感到你是安全可靠時,她會向你傾訴的,日本人也是人;同行,是醫治這個社會最好的藥。

第三個真相,政府管治。是的,日本政壇其實有很多政棍,最核突的例子是前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他是任意使用公帑外訪、購買高價藝術品,甚至連漫畫《蠟筆小新》都要公帑埋單,極之荒謬,跟吳克儉有得揮。而日本的好不正正是可以把這類敗類拉下來嗎?現在還在調查的文部科學省的「天下り」、森友學園與安倍的勾結,日本的傳媒、其他政黨、民眾都一直窮追猛打。反觀香港,囤地的繼續囤地、5000萬的袋袋平安、賞櫻花的繼續逼迫學子,而全部(係全部!)我們都沒有能力拉下台。

另一個作者舉的例子就是食物安全、輻射限度。首先有些根本事實要澄清。第一,「Coco壹番屋付錢請名古屋的公司代為處理過期冷凍炸豬扒」,那六萬塊被廢棄的冷凍カツ(カツ意思就是「吉列」。另外,涉事的其實不是炸豬扒,而是牛肉,ビーフカツ )。它們不是因為「過期」而被丟棄,而是因為「懷疑混入異物」(所以更加肯定不是豬扒,而是免治牛肉那種吉列)而被廢棄。廢料處理公司「ダイコー」的老闆亦因此起了「食得唔好嘥」的貪念而轉賣給超市。超市散貨了五萬塊,而截至現時為止都沒有收到有人發現異物或食物中毒的報告。(Google下日本新聞就有更多詳情)

第二,作者道「但福島原爆後,日本政府忙不迭將人體每年能接收的幅射量,由1希沃特調整至20希沃特*。」我真心認為作者寫少了一個「微」字。要知道希沃特是Sv,1 Sv等如1000 mSv。還有,福島不是原爆,而是核事故,當然也已經足夠大鑊,至今仍未能收科。而作者所說的數據,即是「每年能接收的幅射量,由1希沃特調整至20希沃特」這個說法我找不到政府官方文件依據,我找到比較貼近作者說法的就是「年間20 mSvについては、事故発生時の避難と解除に関する線量です」(來自福島県富岡町放射線情報網頁)。這個政府「一年20微希沃特(mSv)」是怎樣來呢?是日本政府根據這標準來把「避難區域」放寬為「非避難區域」、讓居民歸家。說得簡白一點就是日本政府很急進地希望盡快讓避難居民回到原居地,但當然有很多避難居民仍然不願意,覺得「一年20微希沃特(mSv)」實在太高了,所以選擇「自行避難」,而政府就認為這類居民是「自己決定繼續避難」,所以不負責。(希望我無理解錯,因為真的太多資訊)而整個日本因為福島核事故而令背景輻射量高了,環境省把全國的標準加一個「追加被曝線量」,而這個「追加被曝線量」設定為年間1毫希沃特(mSv)。

又希沃特又微希沃特,即是有沒有一個讓人看得懂的scale?日本人一年累計所受自然輻射為1.5 mSv;放射性職業工作者一年累積全身受職業照射的上限為20 mSv(ICRP推薦);從事輻射相關工作者(非女性)一年纍計所受輻射舊標准規定的上限為50 mSv。100 mSv是已證明對人體健康明顯有害的輻射劑量最低極限,亦是從事輻射相關工作者(非女性)五年纍計所受輻射法定極限。

我記得看過一個明珠台的外購節目,主持人遊走很多發生過核事故甚至核爆的地方。當然他進入危險區域是有保護衣物。其中一個女嘉賓,是切爾諾貝爾的研究者,主持人問她不怕危險嗎?她說:「輻射劑量就像威士忌。你不能一次過喝很多,否則你會酒精中毒死。但如果每日喝一丁點,身體基本上是沒有影響的。」如果我們沒有一個時空的概念去看輻射量,我們只見到一堆數字,例如192 mSv,很高,然後就恐慌,但這其實是地球上所有人類的年均輻射劑量(2.4 mSv,宇宙射線0.4+大地0.5+氡1.2+食物0.3得出)乘以80年得出的數值。

而日本整個國家,不論政府還是人民對輻射都很無力也無助。輻射當然接觸得越少越好,可是福島核事故之後,到底有多少輻射入了海、入了泥土、入了空氣實在難以估量,亦沒有捷徑、魔法能夠一次過消去所有輻射。日本人選擇怎樣面對這個難關?他們避難但不會因為怕了整個日本國提高了的背景輻射而移民;信心小的,就選擇不是東北地區生產的食物;信心大的,相信農產品的檢驗,會買東北地區生產的食物。有日本老人家會為了復興東北農業而選購他們生產的米。

日本的農產檢驗嚴格嗎?昨日《立場新聞》就有一篇文詳細講述了福島農作物的檢測:「簡單的說,就是逐批檢驗。米,是一袋一袋的檢驗,只要有發現有一粒米超標,整袋就會被銷毀;蔬果,取樣切碎檢驗(防止粒子射線穿透不足造成偽陰性),如果有一個檢體不合格,整批銷毀;畜產,分部位檢驗,只要有一個部位的肉品不合格,整頭牲畜銷毀。為什麼要做到那麼極端?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有一粒超標的米流入市面,福島縣產品就永遠結束了,此時此刻,所有福島農民都是秉持這樣的戒慎恐懼在經營自己的牧場。在這個狀況之下,其實根本就沒有「劣貨外銷」的可能性,因為不要說外銷了,不合格產品連離開產地檢驗所都有困難。」

所以我是傾向相信日本食物安全的,因為他們的檢驗規格跟他們的民族性一樣:嚴格、一絲不苟。而且不守規矩賣有問題食物的商家有什麼後果?上面提及過的「ダイコー」已經破產,麥當勞被抵制至今。

日本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輕省的國家,做日本人艱難,做一個與日本有不能切割的聯繫的外國人則更艱難,因為日本是一個凝聚力強、團結的民族,換過另一角度來看就是他們有排他性。我理解,作為一個外人在日本生活會有很多不理解、看不過眼、灰心喪志,可是為了你愛的人,何妨不愛屋及烏,努力去理解、融入、想辦法去化解心裡對這個國家的不安、不解和鬱結呢?辦法總比困難多。如果真的化解不了,就回家(香港)啊……你也有根、也有家的。

最後,祝願作者一家生活愉快。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16042877318_9db4319a24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Moyan Brenn https://flic.kr/p/qrDWv5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讀《你確定想要移民日本?在日生活的三個真相》有感/Mayi

  1. 說得太好:「可是為了你愛的人,何妨不愛屋及烏,努力去理解、融入、想辦法去化解心裡對這個國家的不安、不解和鬱結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