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Mayi

今天收到一位女性長輩的來電,向我打聽一些醫院產檢的資料。她問:「Mayi,為你產檢的婦科醫生會驗胎兒性別嗎?」我說:「不會啊,但五個月照結構時便不多不少猜到一點。」她重複:「五個月?太遲了。我要早一點的,懷孕初期檢查染色體就知道胎兒的性別那一種。」

此時我已經大概估到她要問的是什麼了。我問:「應該不是你懷孕吧?」她說:「當然不!是鄉下阿嬸的媳婦。她第一胎是女,現在又懷孕,希望早點知道胎兒性別。」我也直白:「然後呢?知道了又如何?」她有點支吾:「那……應該就是打掉吧?他們想要男丁。」我立即說:「那我不能告訴你那裡可以驗性別了,我不會幫忙,這事與我無關。」

我看不見長輩的臉但我感受到她有難色,她還是想說服我:「不是每個人能像你生三個,他們家庭或許只能養兩個小孩而第一個又是女兒,所以才這麼希望第二個是兒子,如果不是就不要。」我也不客氣:「沒有財政能力就不要生了,這是常識吧?而且為什麼是男的就沒有財政壓力、女的就有財政壓力呢?打掉不是因為母親有生命危險、不是胎兒出了問題,只是因為她是一個女孩子?我辦不到。要不你看看我父母,如果我父母也這樣想,我早就不存在,我二家姐也不存在,我妹也不存在了。」

長輩說:「又怎能相比呢?你父母在香港,他們在大陸,大陸就是有規定所以才會這樣,生太多又要罰錢。」我反駁:「所以政策不人道啊!然而人為了配合政策也變得不人道。一孩政策時死了多少女嬰?現在放寬了變成二孩政策,第二個如果還是女嬰又要給打掉。就算再放寬成三孩、四孩,人心不足,怎樣都不信命,怎樣都要兒子的話,又有多少女嬰遭殃了?」

長輩不放棄,在電話裡繼續探我口風:「例如那些仁安什麼的可以嗎?」我不答,我說:「你拜觀音,對不對?」她不語。我再說:「我相信觀音也不希望看見這個生靈被塗炭。我不肯定他是男還是女,但如果她是女的話,她也很艱難才能投胎為人。男又好、女也好,都是上天賜給你的,希望他們相信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有事忙,不說了。再見。」

掛了線之後我還是念念不忘。我真的不能接受一個胎兒不能出世是因為她的性別。就算她不能從我口中知道任何資訊,她在其他人口中還是可以問到,要不然上網查也查得到。我很難過。我不肯定我對我的長輩的批評能否傳到大陸的阿嬸的兒子、媳婦耳中,我不一定能阻止這有預謀的「流產」。作為一個女性,一個已成為三個生命載體的母親,突然間感到我和我的姐妹、女兒都是幸運兒 - 我們能順利出生、體驗人生,不因什麼他媽的「生育政策」而在母胎內被殺,再成為新生命的載體。誠如長輩所言,如果我投胎到深圳河以北,我的命早就絕了。

我父親有四個女兒,他壯年時的香港很流行北上找個二奶生兒子。他頂住所有閒言和引誘,也承受過被取笑沒有兒子的壓力。父親卻很會自嘲,他說:「如果我有兒子,卻不懂教,大了忤逆或者作奸犯科,那我寧願要女了,起碼可愛孝順又貼心。」結果他四個女兒都是大學生、在不同範疇貢獻社會。

妳,妳還沒有名字,我們素未謀面。但我希望將來上大陸探親時,能見到妳。

5925189311_78324fcddf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you** https://flic.kr/p/a2A9mp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