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的優雅/Mayi

小時候在秀茂坪,我很喜歡到隔壁玩耍。他們一家四口,一個婆婆、一個二十幾歲很優雅漂亮的長髮姐姐,和一對夫妻。那對夫婦,我叫「張生」和「阿姑」,為什麼是「阿姑」呢?因為她跟我父親同姓。我到她們家,就是玩啤牌、聊天,有的沒的、沒完沒了,累了就睡,然後阿姑會抱我回家。

長髮姐姐是夫婦的姪女,還住在秀茂坪時便嫁了人、失了聯絡,或許是嫌棄他們窮吧?婆婆後來也壽終正寢了。四口之家變成兩口之家,相依為命。

今天我帶子女到他們家拜年。他們對我特別親切,因為小時候和他們最親近的就是我。阿姑說:「你上年不乖,沒有來!」然後她把三件她手織的溫暖牌,拿出來。我說:「沒有啊,還有弟弟可以穿。」

孩子在他們家梳化彈跳的時候,我看見窗台,還有我大學時的兩張畢業相。我問張生說:「一直都在?」張生說:「一直都在!」我說:「我自己都沒有了,這是孤本。因為移民時,寄失了。」

阿姑的腿已經不好了,張生還很壯健,起碼兩老可互相扶持。我們之後一起去下午茶,只要有門的地方,張生都會很紳士的為我們開門,直到最後一人離開了他才放手。餐廳裡我給他們看我的生活照,張生說:「都轉發給我啊~」

張生和阿姑是上海人,他們總是帶一種上海的優雅和味道。他們說話、生活也有他們的哲理-否則如何離鄉別井、由上海漂到香港來生活呢?

阿姑說:「你到了日本,要工作,要更加勤力一點,知道嗎?不要讓人家看不起你。」她說的時候,捉緊我的手、眼濕濕。「明明你還是這麼小,現在都做媽媽、生了三個了……」對啊,我曾經這麼小,如今我要承擔自己的家庭了。

張生總是很祥和的微笑,衣著穿戴整齊,官仔骨骨的。他沒有說話,只是坐在阿姑旁邊,看著我。

回程的時候,我說我都會自己行到地鐵站,便揮別。過了一會我聽見有人追上來,張生說:「我不放心你,怕你迷路,我帶你去商場大門口,再指示你行吧。」我說好。商場大門口外面有一條馬路,過來馬路直行十五分鐘就是地鐵站。他送到我那裡。

我抱著弟弟說:「我會好好保重」然後擁抱了張生一下;張生也輕抱我,輕吻了我面頰一下。就像小時候那種憐惜。我轉身就走,一直等待紅綠燈變綠。過了一分鐘,燈還沒有轉,我回頭-張生還在,不過他也剛回頭、走了。他應該在我背後等了很久、以為我不再回頭、他也回頭走了。

這時紅綠燈轉燈了,但我沒有過馬路,我目送他的背影入商場玻璃大門。我念力說:「回頭呀!我已回頭了!」這時,他真的回頭,又看見我,笑得很甜美。我揮手。他揮手。再見。再見。

這一次我真的走了,掉頭便上了小巴。上海人的道別,是這樣依依和瀟灑的。

7536639712_c4b07acc83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Mauricio Estrella https://flic.kr/p/ctZfq1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上海人的優雅/Mayi

  1.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小時的鄰居 – 一對老夫婦 張伯伯和他的太太。張伯伯從上海來的,聽說是坐著馬來的。他的太太有一雙三寸金蓮的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