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籌隨想/Mayi

哥哥當年讀的日本人幼稚園,有兩班畢業班,每班二十人;事隔四年,到妹妹今年畢業,只剩下一班,十四人。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日本人學校PTA的概念?日本人學校的PTA不似香港的是自願性質,而是全民皆兵的。

雖說家有兩歲或以下的幼兒的家長能豁免,但只有十四人,已沒有空間「豁免」了。另外正常PTA,如果是混血兒,正常由日籍那位家長擔當,可是兒子的家人不在港已好幾個月,於是就由非日籍的我頂上了。妹妹較遲入學,很多位置都有人了,但畢業禮惜別會統籌還欠人,於是我就順理成章無票當選成為籌委一人。

畢業禮惜別會是重頭節目,共四個媽媽做統籌,只有我一個是香港人(其實十四對父母,只有我一人是香港人啦……)幸好其中兩個媽媽都是哥哥讀幼稚園時已認識的,感覺較熟絡。今次體驗很深的是開會。由早上十點坐下,首先熱身談天說地一下,到十一點才進入正題,然後十二點都未有結論、議而不決。我不肯定這是家庭主婦開會的style還是日本人的style,但作為一個在香港返工開會的人,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我開會時話不多,始終不是主場、日文也不是特別好;可是當我急進又肚餓,全程有留心聽內容,已經很清楚有什麼選項,我便說:「既然錢和時間都不多,不要做XYZ了、跟上年相撞也不好;我們做A和B再加C吧,省時快捷,好嗎?」其他媽媽附和說:「好好好,就這樣辦!」或許她們一直在等我回應吧?哎呀早知我早點總結……

一些要向外格價的事宜都由我負責,因為我會廣東話。場地佈置的設計就她們主力,不過銀根短絀裝飾都要自行買材料,剪剪貼貼摺摺自製。香港人的話會淘寶買汽球、英文字、彩旗,派對時貼上就可以了。但日本人媽媽可是用紙,剪剪貼貼由零做起變出一個花球、一條彩帶。雖說笨拙,但我摺那些花球的時候一直想:「啊,希望小朋友都有個簡單、色彩繽紛的惜別禮啊……」裝飾都是我們四個媽媽嘔心瀝血之作、心意搭救吧。

辛勞嗎?辛勞。除了預備惜別禮、還要辦理哥哥和弟弟的退學手續、在家裡收拾入箱把整個「家」寄到日本;但另一方面又想,原來我已經能夠如此貼近日本人媽媽的圈子、如此像一個日本人太太了。這十一年,如果說有什麼得著,變成一個會育兒煮飯做家務做勞作、會化妝打扮、會和日本太太social、日文更好的人吧?可是,完全放下學術和事業,這是我嗎?

如果繼續這樣,我還是我嗎?我還喜歡我嗎?

5504133670_305964f4c9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Iobbi Adventures! https://flic.kr/p/9oo8bo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統籌隨想/Mayi

  1. 會不會是日本人的太太們其實想「根回し」,只等你發言?
    可能日本人覺得,人人都要發言,之後達成的決定才大家happy?
    我知道為了「グルプの和を保つ」,他們是比較少搞「採決」(舉手投票)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