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即是什麼文?/Mayi

女兒K3了,幼稚園派了小一入學申請表和政府印製的《小學概覽2017》給她。女兒在幼稚園畢業後至日本人小學開學為止有半年時間,那半年既可以入讀香港小學,也可報讀日本人幼稚園。今年也採取哥哥時的策略:如果派不到心儀的,就到日本人幼稚園讀半年再考日本人小學;如果派到心儀的,就入學讓她體驗小學生活。

「職業病」關係,我最關注的當然是教學語言。孩子在家裡已是雙語(粵語和日語)環境,學校也有一定時數的英文。女兒的語言發展已經比同齡孩子緩慢一點,如果在學校學習中文要用普通話,我擔心她會很混亂,就好像記一個漢字已有粵語發音、日文的音讀訓讀,再加上普通話發音應該會overload吧。所以,我首選粵教中的小學。

翻開《小學概覽2017》,教學語言一項,主要有兩種寫法:

(1)中文(英文科除外)

(2)中文(包括普通話)及英文

沒有任何前設下,大家認為那個是普教中、那個是粵教中呢?感覺(1)應該是粵教中、(2)是普教中吧?然而再細看內容和加上學校網頁介紹、學校簡介會的資料,似乎不論那個選項都是普教中。

舉例說,區內某天主教小學寫(1),我以為是粵教中,但聽他們的簡介會,只有小學一年級為適應而粵教中,小學二年級至六年級就全面普教中。另一個辦學團體在本區有兩間小學,兩間都是選項(1),不過一間是小一粵教中、小二至四為普教中、小五至六分途(一半粵教中、一半普教中);另一間則是傳統粵教中。填寫(2)的則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全面普教中,但(1)的也不一定是粵教中。

我實在看不懂當中有沒有一個統一的準則去讓小學選擇填寫(1)還是(2),於是致電教育局。第一位接聽電話的說:「我不夠權力去回答你。」於是把我接駁到另一位應該高級的職員,傳來一把悅耳溫柔、有點年紀的女聲。我禮貌交代了為何我希望尋找粵教中的小學,然後問:「《小學概覽》的教學語言其實有什麼準則?我怎樣才知道那學校是粵教中還是普教中?」

女職員向我解釋其實現在香港大部份小學都是普教中了,又有微調如何如何。我再問:「但既然已經用公帑印刷一本《小學概覽》出來,卻連基本資料如普教中還是粵教中,我都不得而知?」女職員重複她之前說過的,補充說:「我現在揭開你說的《小學概覽》來看,你說得對,真的沒有統一標準呢。謝謝你的建議,我會向部門反映。」其實小姐我打來不是希望投訴或反映意見,我真心想知道那一間是普教中那一間不。女職員說:「嗯,我想你要親自打電話向每一間小學問,因為每一間小學都不同。」我向女職員道謝然後掛線。

我心裡冒起的疑問是:為什麼連「普教中」、「粵教中」、「部分班級普教中」、「部分班別普教中」都不能明言?香港政府多年來不是大力唱好普教中嗎?實際上普教中在多年力捧之下已經變成「精英班」的代名詞,為何不寫直接寫出來呢?然後我想起《基本法》,白紙黑字寫明香港法定語言為中文及英文,卻沒有定義「中文」為何。如果是無心之失都無可怨,如果是故意則無可恕:故意不定義,把97前的「中文」明明是廣東話,暗渡陳倉慢慢轉化為普通話。

《小學概覽》在最後幾頁的「項目闡釋」裡,第13項「教學語言」如此定義:「現時一般官立及資助小學,均採取母語(即中文)作為教學語言,亦有小部份學校採用英文為主要教學語言。」讀到這裡,更覺悲涼:法定語言「中文」已無聲無息轉化為普通話,大勢所趨也避無可避;可是連我個人、香港約百份之九十的人的母語都被騎劫成「中文」aka普通話而非粵語,這何嘗不是推普廢粵的前奏呢?

回想我學習中國語文之路,小學時學生字、詞語、造句、寫短文;初中開始學習文言文,會自行到圖書館借有註釋的《左傳》來讀;高中開始讀中國文學,預科時除了一些很生僻的典故之外,我已經可以不依靠註釋地讀懂文言文。我不敢說我是一個中文很厲害的人,但最少我寫的連台灣讀者朋友都看得懂,也無礙我閱讀來自中國、台灣的中文。

對一個母語為廣東話的學童來說,粵教中學中國語文絕對高效而且之前一直行之有效。語常會委託教育大學(前教育學院)探討中小學推行普教中情况的終期報告也指出沒明顯證據證明普教中對中文學習有促進作用為何教育局偏要捨易取難?除了政治考慮,恕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頭盔:我不反對學習普通話,但我希望普通話獨立成科,而不是混合在中國語文科甚至其他科目裡)

34774274541_8f4dc68d25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en nakamura https://flic.kr/p/UYTfiB

Advertisements

櫻島的異度空間/Mayi

之前說過我是一個滿有「狗屎運」的人,而且有信仰、心口有十字架,那些「污糟邋遢」東西我沒有直面過。不過十二、三年前發生過一件事,到現在都印象深刻,也解釋不到因由。在此就分享這段在鹿兒島櫻島的奇異經歷吧。

鹿兒島交流活動之後,我和另一個台灣女生成為好朋友。她的名字叫「默默」,國語唸起上來很好聽,我很喜歡她的名字。她皮膚很白,相貌娟好,身材均稱,說話很溫婉。我們承諾了Homestay的「爸爸媽媽」,夏天回國之前會再到鹿兒島去探望他們,於是我和默默一起安排好行程,買了車票,由東京先坐通宵巴士到名古屋,玩了幾天,再轉火車到鹿兒島。

我們到達鹿兒島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去知覽的尾班車早就開出了。這點我們當然預備了,一早在網上預約了旅館,打算過一晚夜翌日吃早餐後便離開。始終是學生,沒有很多錢,我們就選擇了一間在車站附近、價格比較相宜的旅館落腳。當時沒有Google map,我們兩個女生就按地址、看車站的地圖和觀光局門前拿的那種地圖,步行到旅館。

行行重行行,終於到了,而我們都散了。在櫃檯辦好入住手續,服務員領我們到房間。現在我已經忘了那房間是不是尾房,只記得出了升降機後要行入走廊,行到近乎走廊的盡頭才到。打開房門,傢俬和佈置很八十年代風格,透著淡黃色的燈光,尚算整潔的房間。最深刻的是房間的窗戶和景色-就只有一塊巨大玻璃和窗框,望出去無遮無擋,正中就是櫻島火山,浮世繪一樣的格局。

房門一關,我和默默累到立即沐浴更衣、上床睡覺。睡前,我瞄了一眼床頭櫃頂的跳字鐘。12:00,然後我就不由自主的睡去。說是「睡去」但感覺又異常清醒,正常睡覺前有一段半清醒狀態時間進入夢鄉,但這一晚完全沒有這緩衝,是立即到了「夢境」。「夢境」就是我和默默現在身處的酒店房。聽不見任何聲音,淡黃的燈光床頭燈依然亮著,但從門口有一團黑影緩緩進入。不是黑煙,是黑影,而且不是留在地上或牆壁上的黑影,它會自由走動的。

本能反應立即彈起來,竟然不能!身體像被壓實、手腳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我跟自己的身體鬥力,可是手腳和身軀依然一動不動在床上。我唯一能動的就只有頭部。此時黑影緩緩靠近,到了我和默默的床腳。黑影首先俯身,好像是嗅我或者是打量我,然後感受到黑影在說:「不適合」一樣,但那不是語言,而是傳心的感覺。黑影起來,轉而向默默俯身。這一次黑影沒有再起身,而是越來越近、越來越低、好像要把默默吞噬一樣。

我感到默默有危險,就本能地用廣東話大叫、掙扎:「默默!默默!起身呀!危險呀!起身呀!起身呀!危險呀!」黑影越來越近快要貼到默默了,也在此時我的手腳又活動自如了!我立即彈起身,坐起來向默默大叫:「起身呀!」此時黑影已經消失了。

我睡醒了,離開了夢境。我看看床頭的時鐘,12:04。什麼?才四分鐘?夢裡我掙扎了最少十五分鐘啊!整個背都是冷汗,我坐起來,望望默默。還好,她還是很安全。此時默默慢慢張開眼睛,或許是因為我發開口夢太吵而吵醒了。我說:「對不起,我發惡夢,吵醒你。」她卻說:「Mayi,謝謝你。」我沒有深究為什麼她這樣說,而且我們也真的太累了,剛才只是發惡夢吧?我就繼續睡覺。

惡夢的影響,一整晚到停留在淺層睡眠的狀態,睡了等於沒有睡,很早就起床了。默默也是。我們就決定不如吃早餐後就立即坐巴士到知覽,不在市內觀光了。她說好。

早餐時我跟默默說了昨晚因為發惡夢所以吵鬧,而且整晚也睡得很不安寧。默默說,她也發了惡夢。以下是她所說的「夢境」。

默默和我一樣,洗澡後躺到床上就立即睡得死死了。和我說的感覺一樣,也是沒有半夢半醒的過程直接入夢。她看見三個古代衣著打扮的男人進來。就是那種頭髮在左和右紮起兩個髻、長髮、穿白衣的男人,但那是什麼時代?我和默默都不肯定。(是繩文嗎?)那三個男人木無表情,首先到我床邊圍住我,打量了一會就轉向她。她說,夢中看見的我是安睡中的。她也想叫和起來,但身體不受控制。然後那三個人到她床邊,一左一右、一個在床腳,圍住她然後彎腰向她唸咒語或如何,這部分我忘了默默怎樣說。最後為什麼她能起來呢?因為我大叫,三個古裝男人消失了,她才從惡夢醒來。

我和默默對口供後,感到一陣涼意。「夢境」的唯一分別是默默看見的景象比我清晰很多。Check out的時候問櫃檯的服務員,那房間有發生過什麼事嗎?服務員是男人,說沒有,表情有點孤疑,好像是我們兩個女生太多疑一樣。

回到知覽,見到「爸爸媽媽」,我們立即分享昨晚的「夢境」。我們跟爸爸說,那房間的景觀其實一流,可是無敵大海景看見櫻島火山在中間啊!景觀這樣好的房間,沒有好好欣賞就因為太害怕而一大清早check out了。爸爸聽了我們說的話,竟然沒有說我們多疑、迷信、怪力亂神,他還是掛上那副輕鬆微笑的表情說:「櫻島火山一直都在,古時的人或許很怕它爆發而且迷信,應該有獻祭、犧牲的事發生吧。他們或許要捉你們去祭櫻島火山?呵呵~」我還自作聰明說,因為我頸項上有十字架所以黑影沒有捉走我。爸爸此時補充:「獻祭當然挑比較美麗的去啊!哈哈哈~」我完敗啊!

嗯,我不否定他說的是事實,可是我也不否定自己的感受:好想把爸爸掉進櫻島火山口啊!!!

15788853583_8dd7160d88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かがみ~ https://flic.kr/p/q4d16v

爸爸的預想/Mayi

女兒果然是前世情人,全家就似乎只有她能令兒子的家人(下簡稱「爸爸」)貼貼服服、毫無抵抗之力。昨晚女兒對爸爸十分體貼,當他躺在梳化上看電視時又遞咕𠱸又蓋毛氈,服務媲美空姐,似有所求。當時我估計是床前故事。

爸爸自顧自傻笑說:「這個女兒,太厲害了~」厲害?那方面?他像中箭了摸摸心口說:「我已經想像到她到了高中會怎樣對我。」他隨即扮女聲模仿青春期的女兒、兩手放在下巴說:「ね〜パパ!実はね~土曜日は親友と約束したの、一緒にね、原宿に買い物するの。ね~みんなね~一万円を持って買い物するって。でもねパパ、あたしはね一千円でいいの。一万円もいいですけど……でもねあたしが一千円でいいのよ〜 」

(中譯:呢~爸爸,其實這個星期六我約了好朋友一起到原宿購物啊。她們說會帶10000yen去購物啊!可是呢爸爸,我呢,1000yen就夠了。雖然10000yen都好好……可是呢我真的有1000yen就夠了~)

他真的扮得很像,我好像真的看見有鬚的女兒一樣,要知道女兒跟他本來就餅印。我笑他:「多餘。想要10000yen的話就直接說:『おやじ、一万円ちょうだい!』(中譯:老豆,給我10000yen)啊,我是女兒才不會這樣轉彎抹角。」

有人像把妹無數的戀愛專家上身一樣:「你這樣就太不了解女人了。真女人要一些東西,不會直接講的,但會暗示、推動你去做。就像學校裡最會欺凌人的人,從來都不會直接說:『我們一起欺凌』一樣。」我說:「怎麼你說到女兒像智慧型罪犯一樣。我教她有話要直說的!」他碎碎念:「女人對女人真的嚴格呢。」

結果,爸爸入房為女兒讀了床前故事,女兒還不想睡,之後他帶女兒(兒子看見,當然死跟)一起到樓下糖水店吃糖水。而整個過程我沒聽過女兒說一句:「我要聽床前故事!」和「我要吃糖水!」厲害厲害,媽媽甘拜下風。

7991611722_a2d0856862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Yuri Seki https://flic.kr/p/dbc6K1

再見,裕民坊麥當勞/Mayi

我發現我小時候成長的地方,一個一個不見了。首先是秀茂坪,然後是裕民坊一帶,最後連裕民坊的麥當勞都要道別了。

小時候我和外公外婆、父母姐姐住在秀茂坪,每朝「落山」跑斜路和樓梯到觀塘的幼稚園上學;回家則坐小巴,不用跑上山回秀茂坪。我讀的幼稚園叫聖芳幼稚園,二十幾年後我帶哥哥重回舊地,那時已經變了劏房了。

後來秀茂坪要重建,我和父母姐姐搬到將軍澳,而外公外婆則在秀茂坪等待公屋安置。有整整兩年時間,我和家人在將軍澳,外公外婆在秀茂坪。開始時將軍澳連小學都沒有,母親還懷孕,每天要帶我和姐姐坐98A出觀塘,總站就是裕民坊。那裡下車之後,大家姐在那裡轉地鐵回中學,媽媽繼續帶我和二家姐等小巴上秀茂坪回小學。我記得那一年的出勤很慘,差不多每星期都有遲到紀錄。幸好那時小學的老師知道我們的情況,就酌情處理,否則應該記十個缺點也不夠。

我很想外公外婆,我知道我媽也很想外公外婆;外公外婆也很不習慣,明明每天有三個孫女團團轉,如今只剩下兩口子。媽媽很體貼,她想了一個辦法:小學放學後,我們在秀茂坪和外婆吃午飯。然後差不多大家姐放學,坐地鐵到觀塘了;外公也下班(他當時還是工廠大家的看更阿伯),就在裕民坊麥當勞會合、吃下午茶,那外公也可以見到我們三個外孫女,然後才各自回家,外公坐小巴、我們坐98A。

我記得我在裕民坊麥當勞,一見到外公問他要零錢到櫃台點餐。點的永遠都是細薯條和鮮奶,因為我不吃漢堡包(其實到現在都不吃漢堡包,我不吃牛的)。姐姐會點魚柳包、麥樂雞之類的。後來有超值套餐,姐姐會點餐,但我依然點細薯條加鮮奶。那時開始有「麥當勞姐姐」派氣球,那氣球像蘑菇又像水泡,可是她永遠都不會派給我。(我的怨念很深啊!)

後來外公外婆安置公屋也是將軍澳區,我也轉校到將軍澳讀小學,在裕民坊麥當勞的下午茶聚會就結束了。長大後每次經過,都很自然拾級而上,吃個薯條或麥樂雞才走,感覺似敘舊,或許心裡相信外公的一絲氣息還留在那裡。幾年後,女兒出生,我自己情緒出了很大問題,有一段時間要常常出觀塘覆診。有一次覆診之後,我孭住妹妹步行到那裡,點了餐,然後就伏在枱上,流淚,跟外公說:「阿公,救我。」吃了那個餐,我又好像充滿力氣,和女兒回家。

我一直知道裕民坊要重建,尤其是郵局拆了之後,感覺更近。幾個月之前我相約兩位文友到那裡見面,那時心裡想,算是提早跟裕民坊麥當勞道別了。這次我沒有點鮮奶,我點了咖啡。因為要告別了。因為我長大了。

謝謝你,裕民坊麥當勞。我會掛念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圖片來源:Flickr User:Ivan Lau https://flic.kr/p/T2Sk1H

鹿兒島和我的絆/Mayi

這個暑假我們一家五口回東京探親,再到鹿兒島南部知覽町ちらんちょう)。那是一個很偏遠的地方,從鹿兒島機場還要坐兩個小時巴士到加世田,再坐差不多一個小時私家車才到的地方。有什麼特別景點嗎?最出名的有江戶時代薩摩藩武士聚居地知覽武家屋敷ぶけやしきどおり)、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特攻敢死隊基地知覧特攻和平會館ちらんとっこうへいわかいかん)。當然還有很多自然景點例如番所鼻自然公園櫻島火山指宿的熱砂浴沙灘……然而這都不是我非要到這麼遠的理由。是的,那裡有我想見的人。

緣分始於十二、三年前的春假,那年我還是在東京留學一年的交換生。日本的春假很長,而我是那種日文很爛(相信我,到現在都很爛)、又沒有很多閒錢的窮學生,所以就和日文較好的同學(對!就是E小姐),一起買了青春十八車票,打算由東京一直搖呀搖,坐「快速」火車(那年代的青春十八連「特急」都不能坐……)到鹿兒島。

為什麼要到鹿兒島呢?因為那裡有一個叫「からいも交流」的Homestay交流活動,費用全免包食宿(這個真的超級吸引!),住在鹿兒島或宮崎的農舍、民居和當地人交流兩星期。可是當時我其他的留學生同學對這鹿兒島交流活動都沒有興趣,因為太鄉村了!而且要住農舍、落田耕作,好像很辛苦。的確,交流活動很視乎Homestay家庭的安排,當然也一兩個大型活動是大會安排的。我和E小姐南下至鹿兒島中央站分別了,各自跟自己的Homestay家庭回家。

正如開首所言,知覽町是一個頗偏遠的地方,派到那個地區生活的有我和另一個台灣女生(她到現在都還是我的好朋友)。我的Homestay家庭是經營茶園的,知覽茶在日本也很有名,我的「媽媽」寡居很久了,她一個女人照顧了四個女兒長大成人。她每天早上要到茶園工作,有時她會帶我落田,但她嫌我手腳慢又聽不太懂她指令又或者怕太辛苦我,於是會開車帶我到台灣女生的家,拜託那裡的Homestay「爸爸媽媽」順道照顧我。

開始的時候我也很不好意思,因為台灣女生才是他們的「女兒」,但我老是常出現,好像把所有資源、注意力都分薄了一樣。那時他們剛剛退休了,時間比較多,亦完全不介意茶園媽媽的委託,是基於鄉情還是如何我當時不理解。台灣女生的「爸爸媽媽」待我超好,而且有台灣女生作翻譯,我有很多想說但不會說的話她都為我傳遞。茶園媽媽工作後就會接回我,帶我回家吃晚飯,晚飯後我會洗碗、打掃、做家務。兩星期後我們又回到鹿兒島中央站分別,當時我們承諾暑假回港/回台之前,會再到鹿兒島一次去探望他們。我和台灣女生都沒有食言,像三文魚一樣真的跑回去看他們,那時我的日文進步了一點,還可以和爸爸一起喝燒酒聊天。那一次離開因為大家都預視回國後很難再相見,爸爸在車站送我們走的時候還拭淚-要知道九州男兒出名強悍、大男人,而他為我們哭了。

誰想到我會嫁到日本呢?後來我嫁到東京,生了哥哥。就在哥哥九個月大的時候,帶他到鹿兒島見我在鹿兒島的「爸爸媽媽」。茶園媽媽實在太忙碌了,結果我索性寄居在台灣女生那邊。「爸爸媽媽」退休之後便開始耕作,我們每天吃的都是他們農田的收成。爸爸還負責管理附近的一個神社,他帶我和兒子到那裡參觀打掃。爸爸還會開車帶我們到更遠的景點去,好像想把整個鹿兒島南端都要送給我一樣。

回東京之前的一晚,他拍拍榻榻米示意我坐下說:「今晚要陪我喝燒酒聊天,因為你明天要走了。」爸爸拿出當年交流時,我和台灣女生上了報紙頭版的舊報紙給我看,還有很多我寄給他的信件和相片。他說:「我一直有好好保存你送我的東西啊。」他喝了幾杯之後,好像要表白一樣的說:「其實我們家就只是參加了那一次交流活動,認識了妳們,之後就沒有再參加了。」為什麼?你們是很優秀的Homestay家庭啊!他說:「我們遇見妳們兩個女兒已經很開心,是很好的回憶,我怕我們之後接待不到像妳們好的學生,再加上媽媽的眼疾越來越嚴重了,所以便不再參加了。但我們多了兩個女兒,一個來自台灣,一個來自香港,我們很高興。你記住,這裡是你在日本的娘家,你可以隨時回來的,知道嗎?謝謝你一個女人帶嬰孩從這麼遠來探我們。」或許是燒酒上眼,我就只是望著爸爸流淚。

幾年之後我女兒出生了,再加上當時沒有工作(懷孕時不被續約),就帶女兒去探望鹿兒島的爸爸媽媽。茶園媽媽那時不用打理茶園了,但她要照顧三個外孫。她每次都會向台灣女生的「爸爸媽媽」正座下跪說:「對不起,又麻煩你們要照顧我的女兒。」我就像回娘家一樣,在他們家裡很休閒地過,出屋外散步,到神社打掃,回家煮飯給爸爸媽媽。那時的心態已經變了,不是為了觀光或渡假,而是探親、散心,讓他們見我的女兒。

然後就是今年暑假,我就建議:從東京回港反正順路,不如在鹿兒島短逗兩三天,你可以觀光、我可以探親,給他們見見弟弟?外子雖說常常去沖繩,原來從未到過鹿兒島。他也有興趣觀光,順道見見我口中的三位日本「爸爸媽媽」。金主說好當然事不宜遲啦!於是我們就訂機票由東京到鹿兒島,再由鹿兒島回港。

雖然我和鹿兒島的爸爸媽媽已經認識多年,但他們從來未見過我的丈夫,這一次旅程就像正式介紹我夫君給他們認識一樣。台灣女生的「爸爸媽媽」千叮萬囑我們到了一定要打電話,報告行蹤,好讓他們知道我們大概什麼時候到家。舟車勞頓幾小時,終於到「娘家」,他們預備了盛宴,而我三位鹿兒島「爸爸媽媽」都在。兩位媽媽開口第一句就是:「おかえり!」(中文:歡迎回來!)我也很不客氣地說:「ただいま!」(中文:我回家了!)我的鹿兒島父母和我的外子是初次見面,他們十分正規地正座、打招呼。

在座的上賓還有當年「からいも交流」的地區統籌,她是茶園媽媽的好友,當年就是她勸茶園媽媽和台灣女生「爸爸媽媽」參加交流成為接待家庭的。她說:「真的想像不到當年那個胖胖又開朗的女生,如今已經成為三子之母還帶丈夫孩子來探望我們呢。」我的茶園媽媽則半開玩笑的向我的外子道歉,她說:「我這個女兒笑得很大聲、日文又不靈光、而且吃很多。當年我冰箱的牛奶、乳酪和麵包常常給她吃清光。(喂!媽媽!)可是呢,她是一個真性情的人,她對誰都很真誠,她很粗魯但她很善良。謝謝你一直以來照顧她,辛苦你了。」

那幾日我就真的像女兒一樣,和孩子留在家裡。爸爸就開車帶外子、哥哥到景點遊覽。我和妹妹、弟弟在家時,我做飯、跟媽媽聊天。我最掛心的就是這個媽媽的眼睛,我說:「媽媽,今次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讓你看看弟弟。他很白,眼睛很小,不像我。」媽媽的手摸我的臉、鎖骨、膊頭,再摸弟弟的臉。她帶一點哀愁說:「Mayi,對不起呢,你特意來讓我看看你和弟弟,但這一次我看不見了。我記得你的輪廓,但我見不到弟弟的樣子了……還有,當媽媽很辛苦吧?你瘦了很多很多呢。」

茶園媽媽提議最後一晚在她家過夜。我們一家五口轉移陣地到她家。茶園媽媽把我當年留宿的房間打掃乾淨,她說:「第一次留宿,你單身;第二次,你帶了哥哥來;第三次,你帶了一家來。這個房間越來越擠迫呢。」要知道鹿兒島的平房佔地很廣的,一個房間絕對足夠一家五口有餘。茶園媽媽教我煮很多鹿兒島菜式,又買煙花給我的孩子玩,又陪哥哥到田裡捉獨角仙…… 我就像當年的我,在家裡洗碗、打掃、吃和睡。

翌日早上我們要離開到機場回港了。和茶園媽媽分別的時候,她說:「要做個好妻子,好媽媽。你回日本定居的話,我會時時寄蔬菜水果給你。我會一直在鹿兒島,你隨時喜歡就來,知道嗎?這是你的娘家。」然後我抱住媽媽,緊緊的抱住她,我忍住眼淚道別。下一次見面,可能又已經是三、四年後的事了。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去Homestay交流去到像我一樣,多了很多爸爸媽媽,多了很多親戚朋友,多了很多「絆」(きずな),多了一個日本的娘家。連外子也說我是薩摩磁石。

最後我很想跟現在閱讀這文章的日本留學生說,日本有很多這類型的Homestay交流活動,大學的留學生辦公室一定會張貼在壁報。我自己當年就參加過石川、金澤、名古屋、鹿兒島的交流了。到日本學日文、觀光購物、吃喝玩樂固然重要;經歷日本人的生活,和他們活在同一屋簷下,親身體驗日本文化,最重要是認識一兩個終身日本人好友,也是非在日本才有的難得經驗。凡此種種,要好趁青春、留學日本、沒有家室時才能成事呢。

201311131721562

圖片來源:鹿兒島縣南九州市Homepage http://www.city.minamikyushu.lg.jp/contents/img/201311131721562.jpg

七姐誕/Mayi

香港好像已經沒有人會慶祝七姐誕了,甚至連「七姐誕」都越來越少人知道了。不過說它另一個名目應該比較多人知道-七夕,七月初七。我是很喜歡七姐誕的。

我家有四姐妹,沒有兄弟。在外婆舊居的時候,我還是讀幼稚園的,媽媽已為我們慶祝七姐誕。七姐誕要預備一些特別的祭品,例如五顏六色的衣紙、水果、花餅,印象中還見過鉸剪(代表針黹?)、爽身粉和花露水,一看就知道爲女性而設的。

祭台要向天,晚上看見月光就會逐個跪下拜拜,媽媽會在旁邊念念有詞說那一年的願望,禱文開首永遠都是「閨女+名字」,例如:「閨女Mayi上前拜拜七姐,希望她讀書勤力,越來越乖,聽教聽話……」之類。

相比其他節日,我覺得外婆和媽媽對七姐誕格外認真,再長大一點就知道原因,媽媽說得直白:「想妳們嫁得好啊……」 拜七姐表面上是求手藝、針黹好、乞巧是也。古時針黹也是「女子力」的一種,有一手好針黹自然條件比較好也嫁得比較好。當然七夕本來也是求好姻緣,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一年才見一面的姻緣有什麼好……

後來我出嫁、姐姐出嫁,媽媽就沒有再鋪張地慶祝七姐誕了,她說:「七姐安排得幾好,連你都嫁得出了,不用再慶祝啦!」噢,媽媽好像忘了妹妹,她還是待字閨中的。

如今我也有女兒了,但我真的不太會拜神燒衣。日本也會慶祝七夕,不過他們慶祝的日子、方法和目的又好像跟香港不一樣。沒差了,男女平等的現代,還求什麼嫁得好不好?女人過得好不好需要他人來定義嗎?女兒能用一個她喜歡的模式活得好好,就好了。

順祝各位七姐誕/七夕快樂~

35385113200_6729ac8b07_o.jpg

笑住返工學理財-《未來事業所》玩後感/Mayi

首先謝謝Ohmykids的邀約,暑假時我帶女兒到參加了錢家有道X奧海城的《未來事業所》。

四歲的女兒之前從未試過其他上班體驗的活動,像我這種有三個小孩的媽媽考慮特別多:太遠的不去、收費太貴的不去、口碑一般的不去。奧海城就在奧運站上蓋,交通方便。至於收費,因為是blogger所以有VIP門券,但如果我是一般公眾呢?奧海城今次的《未來事業所》換體驗券的門檻是「最多兩間不同商戶之即日電子貨幣消費滿港幣$300之發票」,其實一家五口吃個早餐再到超級市場買些食物、日用品已經過了這個數額,都超值合理。口碑,就是我以下要說的。

女兒至今試了三份職業:機艙服務員、醫護人員和郵差。每一份工作都有制服,她「上班」之前我更為她準備好白色Tee和白波鞋/黑皮鞋,這樣穿上制服顯得更「專業」。制服是女兒很享受的一部分,不過她最享受還是工作帶來的滿足感。她做機艙服務員時為我的機票過機,又為我遞毛氈、送餐;她做醫護人員時,當洋娃娃是初生BB一樣,量度BB的頭圍、身高,為它換片包毛巾,哄它睡覺,假戲真做,呵護備至。

我最欣賞《未來事業所》的地方就是,小朋友真的體驗到返工的辛勞,不只是換上制服拍照然後就放工,而是真的要聽從指示去認真工作半個小時。而且以小朋友的年齡來說,他們的工作的確是有點難度,或者有點悶。例如一個郵包要看寄到什麼地區、根據大小計郵費,我的女兒的算術還未應付到毫子位加數和進位;警察要逐一比對鞋印,也見小朋友做到打呵欠。可是實際上大人工作都會有困難或枯燥的部分,這不正是讓他們體驗到大人(父母)工作時真實苦與樂嗎?不過不用擔心,所有工作人員都很耐心教各位小朋友完成任務、鼓勵他們繼續工作。我所知所有工作人員都是經過專人訓練,才正式接待小朋友返工的。

有汗出當然有糧出,在《未來事業所》工作的小朋友都有一本專屬自己的工作證,裡面記錄了小朋友做過的工作、出糧記錄。女兒出糧時我比她更緊張,記得她做機艙服務員時,她的人工比其他小朋友多了十蚊(其實不是真錢,是貼紙),我問職員為什麼?職員說:「因為她抽到機遇卡,表現良好加了十蚊人工。」後來她做郵差,抽機遇卡,要增值八達通而扣了十蚊。真實的人生的確有起有跌,有意外收穫也有意外支出,每份工作亦反映現實地人工有差距。

《未來事業所》還設有銀行和商店。女兒工作過後,她經過商店見到很多零食,便很豪地一擲九十蚊買了一包蝦片;其他比較聽話的小朋友知道九十蚊一包蝦片很貴(工作三十分鐘出糧才三十蚊),便退而求其次買一包鮮奶(三十蚊),有益又健康,餘下的錢就到銀行做「定期」儲蓄,下一次回去便可收到十蚊的利息。小朋友還可以捐款,每次十蚊作單位,不過我女兒已千金散盡,沒有錢捐助他人。女兒應該改名作「長崎良美」,我也是在體驗後才發現她的理財觀念實在很-短-視-啊!

沒關係,《未來事業所》很細心地為這類不懂理財的初生之犢準備了很多彩色印刷精美又好玩的錢家有道工作紙,教小朋友辨認貨幣、簡易計算等,還有一些基本理財知識。這個錢家有道理財小攤位在角落,較易被忽略,但小朋友剛剛工作、出糧、手頭上有自己的財富時,打鐵趁熱教他如何理財則更易入腦,建議大家不要錯過。

最後就是一些入場少貼士。第一,因為體驗十分搶手但名額有限,就算我有VIP門券的也需要很早到那裡預約,建議大家一早消費滿$300就排隊換體驗卷、預約。第二,《未來事業所》在奧海城的中庭舉辦,雖然是商場內部有冷氣,但天花是玻璃所以陽光會直接照下來,小朋友工作時就一直被曬,建議各位家長為小朋友做好防曬、防暑準備,帶足夠清水。第三,想影相漂亮則務必穿簡單白色Tee、深色短褲和白色波鞋或黑色皮鞋,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更像真。

《未來事業所》開放至今個月三十一日,想體驗的就要趁快了~保證樂而忘返!

活動資料

【錢家有道X奧海城】未來事業所

六份夢想職業讓小朋友笑住「返工」,實踐智慧理財生活,人生大事由今天做起。

日期丨即日至 8月31日

時間丨12pm – 8pm (平日) 12pm – 9pm (週末)

地點丨奧海城2期地下主題中庭

詳情丨http://futureme.hk/

21014739_10155240220019300_967702318_o

21037719_10155240219999300_1874842376_o

醫護人員

21056897_10155240220054300_253137482_o

郵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