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家計/Mayi

我到日本最喜歡就是逛書店。年關快到,日本的書店已在最當眼處展賣來年的記事簿、家計簿了。香港人到日本書店看見家計簿,或許覺得很新鮮,到底是記錄什麼呢?簡單來說,家計簿就是「家庭的帳簿」。

很多香港媽媽朋友問過我,日本男人是不是一出糧,就會把整份人工交給媽媽,然後再由媽媽分配,包括爸爸的零用錢?上一代比較常見,日本也在男女平權中,雙職夫妻、財政獨立的夫妻也越來越多,不過典型的全職家庭主婦,還是有紀錄家計簿的習慣。媽媽管理家計管理得好,爸爸自然安心把整份收入交給媽媽。那日本的媽媽是如何做到呢?就靠家計簿了。

家計簿有很多種類,最典型那種就像會計功課一樣,一邊收入一邊支出,然後計出每個月的總支出、總收入是多少。最好當然是每個月有餘,用黑色筆紀錄,就是黑字;那個月使費多了入不敷支,就用紅色筆紀錄,赤字。原理一字咁淺,所以不少日本年輕媽媽已轉型用電腦或手機的app記帳,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白紙黑字的家計簿。

家計簿有不同種類,最新出的要算是「レシート貼るだけ! かんたん家計簿」(約略中譯:只需要貼收據的簡單家計簿),適合貪快、不喜歡抄寫的人,反正把收據貼上、支出也一目了然啊!我自己則喜歡「袋分け家計簿」(約略中譯:分袋家計簿),易上手、記帳清晰之餘還幫助到自己儲蓄。買「袋分け家計簿」的時候,裡面已經包含了數個不同顏色的信封。就算沒有買「袋分け家計簿」,大家也可跟隨它的方法去記帳。

每個月收到家用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分入不同信封。每個信封代表預計的支出,可以根據你的生活習慣來為支出分類。租金、學費、保險是定額、自動轉賬,所以不用分信封的,直接記錄在家計簿,那其他信封則分成以下數項:食用(買餸錢)、外食(出外吃飯消費)、生活雜費(水電煤、買洗潔精、廁紙、洗頭水等消費)、教育費(課外活動學費)、交通費、娛樂費(例如看電影買書買玩具的消費)、其他(例如醫療費、修理費、人情之類不定期消費)。然後把鈔票根據預算放入信封。

最大原則是「量入為出」,例如預計那個月食用需要$6000,那就把$6000鈔票放入信封。每個信封都有鈔票,嚴守「不超出預算」為原則,否則很容易有一個想法:外食多了,沒關係,把娛樂費的鈔票轉到外食的信封就好了。這樣每個月都會信封轉信封,到月尾每個信封都空空如也,甚至赤字。

根據我的經驗,食用是最大份的,分成五個星期五個信封就比較容易控制,否則整個月的預算都放在一個信封的話,開頭兩個星期或許三餐大魚大肉,後來兩個星期就豆腐青菜,最後一個星期只有味噌湯撈飯。自問自控能力較低的,可以選擇以每星期為單位,每個星期入鈔票,這樣能夠避免成為長崎良美或吉川富郎(台灣的朋友,就是「長期糧尾」和「拮穿褲浪」,長期處於快花光薪水、口袋空空如也的狀態)。

最美滿的結果當然是每個月最後一日,發現信封裡面還有鈔票。如有就儲起,或把部分餘額鼓勵自己撥入下個月的信封裡。「袋分け家計簿」我在2015年用過,我仔細到那星期買了洗頭水和紙巾花了多少錢都記下,可是每個月總是剛剛好甚至有赤字。最後發現元兇就是-信用卡!對,信用卡的概念根本就是先使未來錢,信用卡可以在任何項目上使用,結果外食、娛樂、生活雜費信封裡明明有不少錢,可是每個月結算時就知道,信用卡簽賬已經多過預算。亦因為這樣,我cut了多餘、少用的信用卡,只餘下一張。

既然不是日本媽媽,不如就用香港媽媽的方法,也就是你媽我媽的方法:「大數原則」。先記大數,例如屋租、學費、燈油火蠟,然後生活用戶口裡的錢乃涵蓋其他項目,例如食用、日用品、交通等,不再細分。如有非經常性開支,記數。然而「大數原則」還是很容易因為沒有仔細掌握每個細項而不小心消費多了。所以我一收到家用,便分入兩個戶口,一個是生活用,一個是儲蓄用。每個月收到家用,先把儲蓄部分撥到儲蓄用戶口,那張ATM卡留在家裡;生活用戶口有那個月的預算,ATM卡隨身。

方便就是省卻了99%的筆記工作,不方便就是有時會發現一筆數百元至一千元的數,一星期後卻忘了是那時、因什麼緣故而花了。而且兒子的家人每隔幾個月就問我一次,例如:這個月是不是支出多了?你是不是從戶口拿多了?之類的時候,有家計簿時還可以信心滿滿裝專業地翻查帳簿說:「對,因為女兒學校要收取留位費所以我多拿了幾千。」之類;但不用家計簿之後,一下子想不起或者忘了那筆數是什麼支出的話,就口啞啞了!

回想初為人婦之時,最怕的不是要學烹飪或處理其他家務,而是要管理好家庭收支。累積了幾年經驗,到現在我都還不是做得很好,只是剛剛合格吧。以上分享純粹拋磚引玉,如果你有其他好的管帳方法,最好就是簡易、不用做太多筆記、又可以幫助儲蓄的,歡迎你也分享給我知道!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kakeibo

圖片來源:”もったいない”本舗 http://kosuke.lolipop.jp/wordpress/archives/9229

 

混血兒的名字

還有數天便滿月了,卻有一個重大任務未完成:就是為兒子起名字。

是的,出生了二十多天了,還沒有名字,一直「弟弟、弟弟」地叫他也不是辦法,我也替弟弟感到可憐。兒子的家人從來對這些「細眉細眼」的事情不太在意,再加上之前和他說好,生女兒就他決定(大家還記得すず嗎?)、兒子就我決定。上星期開始他也開始焦急了:「滿月擺酒,人家問起名字,我們說還未有,那弟弟很可憐吧。我們要快點了!」

我也想快點。兒子的家人也想快點。可是每次討論上半個小時便開始感到頭昏腦脹、有爆ram之感。我和兒子的家人,一中一日,一文一理,雙劍合璧應該很快有結論,然而為混血兒起名真的有很多考慮。

第一,要考慮名字在中文和日文的發音如何。弟弟是第三個,還多了一重考慮:希望他的名字能夠和哥哥、姐姐的名字押韻。哥哥和姐姐的名字在日文都是 i 收尾,所以兒子的家人也希望 i 收尾;可是哥哥和姐姐的名字在中文都有同音字,我很希望弟弟的名字也有同音字,然而其他同音字的日文發音都不是 i 收尾。兩個只能活一個,那我當然讓兒子的家人,雖然不是很甘心。

第二,要考慮名字在中文和日文的意思。例如日文很常見的名字,Haruki,很好聽,漢字有很多選擇:元輝、啟希、大紀、悠稀、春喜……(數下去,單單計算男孩子Haruki的話,最少有195個漢字組合)如果考慮筆劃吉凶而選擇了「波琉希」作Haruki的漢字表記的話,那弟弟將來要怎樣向人家解釋自己的名字的中文意思呢?難道解釋說:「對啊,中文其實是沒有什麼意思的~」那他應該會埋怨我這個中文系畢業的媽媽吧。

第三,要考慮其他人的想法。我和兒子的家人大概有個想法的話,都是徵詢雙方父母的意見。我們的父母都很開明,不會直接說不好的,但有時就是讀不出那是「本音」還是「建前」。我比較喜歡指引。奶奶會說某些漢字或發音不要用,因為要避諱。雖然那裡一避,就避了很多我喜歡的漢字。家父也直接,例如問他喜歡這個字嗎?他會說:「瑞瑞聲,衰衰咁,又多筆劃又低音。」(例子而已,弟弟不是叫「瑞」)那你就知道這個漢字NG了。

第四,要考慮筆劃。日本起名字會計算筆劃吉凶、和姓氏夾不夾。我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既然知道有這回事,當然寧可信其有。兒子的家人還奇怪:「你是一個香港人,怎麼比我更在意日本的筆劃吉凶呢?」數筆劃的過程很令我很沮喪,就是筆劃吉祥的名字,在中文都解不通意思;中文和日文都好有意思的名字,結果卻很凶;在中文和日文都解得通的名字,筆劃也吉,可是日文的發音不好聽,之類。明明哥哥和姐姐的名字可以符合這麼多條件而且都是大吉,為什麼弟弟找個吉祥名字卻這麼困難!!!

有一個名字我們討論了好幾天,可是一直未下定決心,總是相信還有更好的。直到幾日前,外子說:「我想了一天,決定了!弟弟就叫XX吧!」那天開始他就XX、XX的喚弟弟。我就問兒子的家人:「那XX的漢字,你決定了沒有?」他說:「太郎啊!我調查過了,這個名字在我們上一代是很普遍的名字。他日弟弟成年了,他要找工作或面對上司的時候,總有一兩個叫太郎的,會覺得:『啊~這個年青人和我名字一樣,品味真好。』感覺親切就會對他特別好啊。」【注:「太郎」只是舉例,因為不能說出真實名字。】

既然兒子的家人這樣喜歡,我也順其意,雖然這個名字在廣東話不太響、又和哥哥姐姐的名字斷了聯繫。可是這兩天我們都有詢問其他人的意見,他的日本人同事聽見,第一個反應是:「太多人叫這個名字了!」。我問過日本人朋友,他表示:「嗯~沒意見」(那已經是很明顯的意見了!)。我問其他香港人媽媽意見,她們說:「感覺是日劇裡時時出現的名字。」

聽了這些意見之後,我和兒子的家人都開始懷疑:這個名字,好是好,但是不是太多人用了?當我們開始懷疑的時候,這時老爺和奶奶等日本家人就發電郵來了:「這個名字很好啊!終於決定了名字,太好了!」

我和兒子的家人在此事上異常齊心,都想把目前最好的名字給這個最小的孩子;亦因為這樣,結果我和兒子的家人不停在取錄/推倒重來的邊緣,很苦惱。再也想不到的話,或許我們夫婦倆會把心一橫,叫「次郎」好了!

這時我真的很感謝弟弟是在香港出生。如果他在東京出生,十日內就要決定名字、遞出生屆;而香港,則有四十二日,可以坐好月、慢慢考慮清楚,才申請出世紙。希望下一篇文出爐之前,弟弟的名字有著落了吧。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ハンコ シャチハタネーム9 名前があればお買

圖片來源:Flickr User:Fumitake Ishibashi https://flic.kr/p/pvpmBr

 

資源分配/Mayi

(大家看過就算,請不要share,免得說我法西斯。唉~)

今日需要到診所覆診,等候需時。等候了二十分鐘之後,有一個懷孕約八個月的婦人,年約快四十,面容很滄桑,陪伴她的是一個把白髮染到全黑的男人,大約五十多六十歲吧。很難避免的第一印象就是:「哦,難道是老夫少妻?」姑娘指示他們在我身旁的位置等待,於是我們坐得很近,亦因為這樣,我沒有偷看沒有偷聽的意圖,可是都完全看見聽見了。

見醫生之前要填問卷,自我評估心理狀況,有沒有抑鬱之類。婦人很快就把所有最嚴重的答案圈起來。我就想:「那她真的很嚴重……」然後那個男人就說:「我之前不是教過你,有兩類人能幫助你快點上樓嗎?一就是社工,二就是醫生。你將會見精神科醫生,你強調自己因為生活環境擠迫,感到很大壓力,再加上很快有第三個孩子出生,所以希望醫生為你寫一封信,你再把信給房署。我見過,有醫生信的case,一年來就能上樓!」(這段說話,我之後還會聽三次)

後來聽到這個男人應該是區議員,再仔細看他的樣子,很面善,是我住的地方附近一區的前任區議員,不過他明明已經落選。婦人會不時補充她的情況,簡單來說她無業,有一個讀小學高年級的女兒、一個讀幼稚園的女兒,現在懷第三胎。現在和同鄉同住,不過需要交租金給同鄉,政府也有每個月給她$4500的租金津貼。她的丈夫呢?和她一樣也是大陸人,不過我不肯定他丈夫已有單程證還是未有。他丈夫長年在大陸生活、工作,每個月月入$2000人民幣,不過全都用來供養父母了,因為父母只有他一個兒子。婦人要一個人照顧兩個女兒,而且財政上非常緊絀,如果上樓,她似乎可以慳回很多租金。我不清楚她有沒有領取綜援,但沒有收入又有兩個女兒、又要交租、燈油火蠟,將會添一個嬰兒,她是怎樣承擔呢?她要怎樣承擔呢?

「區議員」說:「你丈夫都真的好像沒有負過家庭責任,他長年在大陸又沒有給你家用。你的病似乎是因為他而來,因為他才是家庭支柱而他不在你身邊。那你有沒有和他討論?還有,你們有第三胎,沒有考慮過財政的問題嗎?」婦人開始時支吾,後來說:「第三個也是上天的禮物啊。」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不評論她家庭狀況。可是我聽到的「故事」可歸納為:兩個大陸人,他們來香港生兒育女,卻沒有能力去維持基本生活,甚至其中一人長年在大陸生活,由已有單程證的妻子去承擔一切。婦人只好向社區求助、政府求助。租金津貼已遠遠不能滿足她,她需要公屋、她也需要綜援,而公屋和綜援其實都是出自香港納稅人的口袋。然而香港其實有什麼「與生俱來」的責任要照顧兩個大陸人的一家呢?香港有很多資源都不足夠:醫療、安老、院舍、公屋,基本上你數得出的公眾資源香港都早已爆煲,連香港本地人的需要都未照顧到,我們又有什麼能力照顧他們呢?這不是自私,這是很基本的:親疏有別、推己及人。自身都難保,又何以推己及人呢?

一個家庭、兩個家庭、三個家庭,香港還可以負擔;但如果佔大部份新移民的家庭都需要公屋、各式的津貼、綜援等等,香港要如何負擔呢?大家明白香港早已今非昔比,已經沒有「闊佬」的餘地。我不希望變得法西斯或要批鬥什麼,相比起下一代在公園被說普通話的孩子欺負,我認為這是眼不見卻是更赤裸的。然而事實是資源有限,那就應該本土優先,收回審批權,才是對香港最合理、公平的做法。否則橫洲有三、五、七期,都不能滿足每日一百五十個同胞的需要。

9052029324_b9b13e9c27_o-1

照片來源:Flickr User:WILLIAM LEUNG https://flic.kr/p/eMU1X7

 

長子與么子/Mayi

5963284002_c5da5e2f7a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Carol Lin https://flic.kr/p/a5Xozq

生產已二十天,轉眼就過,身體回復得七七八八。家裡多了一個新成員,全家也在適應中,而我也感覺自己的脾氣大了,一時控制不到便發脾氣。我都不肯定是睡眠不足、荷爾蒙未調整好還是吃得太多紅棗所以很燥。脾氣最盛往往是一個人面對三個小朋友的時候,但發脾氣之後下一秒,很多時都是極之內疚。

女兒開始時都不太高興我生了弟弟,因為她希望要一個妹妹;但母性使然,她很快便接受了弟弟而且常常說要抱他;知道他要換片時便跑入房為我拿尿片和濕紙巾、鋪床墊。女兒還會很主動地說:「媽媽,我做功課了!」,做好之後我再檢查,都沒有大問題。

兒子呢,他很高興多了一個弟弟,也很喜歡抱弟弟,還常常為弟弟拍照,不過沒有妹妹細心。例如弟弟嘔奶了,他會拍照但忘了為弟弟抹嘴巴。兒子不會主動做功課,要三催四請才願意做;做好之後,又有很多地方出錯,要改正。他最近要背乘數表,日文叫「九九」(くく),即是我們童年時的「九因歌」。有工作紙,也有口訣要背。有時我在照顧妹妹和弟弟,不在他身邊看他做功課時,他會直接看口訣然後把答案寫在工作紙上。背口訣,也常常背錯。多數這個時候,我就會發脾氣。

更甚者,我會把累積的不滿連珠爆發,例如:「九因歌你一定要背的,不然將來數學就追不上!做工作紙就要靠自己腦袋去記得而不是抄九因歌!還有,測驗裡面的題目,明明有四隻碟你怎可能寫三?應該是乘以四!這麼簡單都搞錯!還有,玩耍後要收拾玩具,特別是Lego,幾個月後弟弟會爬,他會放入口的!還有,那個大紙皮箱(他自己用剪刀把紙皮箱剪了窗和門,他很喜歡躲在裡面看高達字典。),不要放在廳中心,很礙眼!……」他都會默默無語,然後跟我的指令,改正、背九因歌、收拾玩具等等。

昨晚,他和妹妹玩騎膊馬,我覺得很危險,一直叫他們不要再玩,他們不理我,入升降機都依然繼續。我當時手抱弟弟,如果妹妹跌下來,我就扶不住她了。這時有一家人入升降機,升降機變得更狹窄,我又怕他們兄妹會碰到人,於是繼續說:「你放下妹妹吧!」但升降機太窄,兒子不能蹲身放下妹妹,結果身邊的叔叔看不過眼,幫手抱妹妹下來。我感覺麻煩到人,不停說不好意思。那位大叔和他一家離開升降機之後,我又發炮了:「一早叫你不要玩,你不聽,還入升降機。結果又放不下妹妹,麻煩到人!」他還是默默無語。

到家裡,妹妹要刷牙,我叫他先照顧弟弟。到我出來的時候,弟弟就在他的大腿上,他的雙臂遮蓋他的雙眼,不讓我看見-我就知道,他在哭了。正要開口問他為什麼要哭了,他先說:「如果沒有弟弟……」我接下去:「媽媽就不會這麼兇,常常要求哥哥、罵哥哥,對不對?」他點頭。我的內疚一下子爆發出來了。我說:「對不起,媽媽太兇,突然間對哥哥有太多要求,很對不起。」結果就抱住他,哭了。妹妹見我們兩個哭,她又哭了。結果母子三人就相擁,一起哭。

晚上,我攝高枕頭,想想自己那裡出錯-我也是老三,做了八年的老么。在我小三升小四的時候,媽媽生了妹妹。媽媽那時的反應跟現在的我一樣,一下子提高了對我的所有要求,例如要我自己洗澡、做功課、溫默書之類,希望我盡快成長、自理、獨立。結果小學四年級全年,我考全班第尾。與我智力、學習能力無關,更似是一種反作用力-揠苗助長,結果只會令幼苗更吸收不到養份成長。幸好,小五時適應了,成績穩步上揚直到中七。

如今老三做了媽媽,生了老三,我開始明白我媽媽當時經歷的是什麼一回事了:媽媽的精神、體力有限,有了一個更幼小的孩子,自然把大部分心力都放在小的身上,大一點的孩子自然分到的注意少了;媽媽還會或自覺或不自覺地要求大的孩子照顧自己。大的孩子得到的注意、關心和照顧都少了,要求卻高了很多,感到被忽視、委屈同時又兼顧不到新的責任,結果失諸交臂,變得更需要照顧。

幸好兒子哭了,而且他會說出來,不然我真的察覺不到自己已經出錯。這時,我要莫忘初衷,只是不知道應該怎樣向他明言-你是我第一個孩子,是你令媽媽成為媽媽的,所以媽媽絕對不會忘記你、不會不愛你的。妹妹和弟弟以後還要看著你的背、跟隨你的腳蹤長大,以後就要拜託你了!我最愛的長子。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你叫在日本留學過的人,情何以堪?/Mayi

文友假啞港女分享了網友的圖,才知道杜如風出了《關西攻略二》,而且做了一些很失禮的事,如下圖。八卦下,click入去看看,嘩然。

既是「攻略」,即是介紹關西的景點或美食吧?而第二集(即是Cap圖的一集)介紹大岩亭(愛知縣安城市綠町1-16-9)的極濃豚骨湯拉麵時,對白如下:「杰撻撻嘅湯底係由豬頭、豬骨、豬腳同昆布等熬成,至於味道就……(語氣猶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基本上佢擺任何一舊肉都得架喇,因為都唔係好食到個叉燒味。」「呢個湯我真係冇辦法叫佢做一個湯,似腸胃唔好嘅……(笑)」之後的對白我都不想寫出來了,太核突。反正就是你看了這一集,你是絕對不會打算到大岩亭吃這碗麵。

不過把推介變成趕客都不是最過份的一件事。杜小姐在吃這碗拉麵之前,她竟然把三隻筷子插在麵裡,然後拜拜說:「希望夾到塊肉出來。」而她之後吃罷放下筷子,也是一直插在碗裡。

日本人是絕對不能接受這樣插筷子在碗裡的!日本人是絕對不能接受這樣插筷子在碗裡的!日本人是絕對不能接受這樣插筷子在碗裡的!(太重要所以說三次)

如果是小孩子不懂事,尤可恕。但杜小姐你一把年幾,要瘋癲裝天真,我不批評,那是你風格;可是不可能連「插筷子在碗裡」(還要故意裝成三支香一樣!)是日本禁忌都不知道吧?你還要故意做?還要拜?你到底知不知道「尊重」二字怎寫?你到底真的熟日本(她在日本讀大學,right?)還是在戲弄日本?我是那個店主的話,我見到這個節目,我會非常非常氣憤。要拜過才敢吃?你當人家一個職人、拉麵師傅用心製作的拉麵是什麼?!

實際上有人是不知道這些禁忌的。如果有些無知的人看了這個節目,以為這是吃拉麵的規矩,那怎辦?那真的「多得你唔少」地香港多了更多令人側目、討厭的遊客。基本上,這個節目的參考價值比網上有質素的旅日blog還低。

最後,希望大家不要誤會曾經留學日本的香港女生都會變成這樣。她是特例,不代表我。

15034231_10154403230139300_945951464_o

圖片來源:TVB節目網上截圖/關西攻略二第二集

圖片來源:TVB節目網上截圖/關西攻略二第二集

國族的定義/Mayi

我真的很喜歡我兒子的家人,因為他常常令我有很多反思。昨晚一席話,令我又要反芻一輪,可是到現在還是不太懂得背後那個邏輯。

話說,兒子的家人有朋友快要結婚。友人在小時候隨父母由中國移民到日本,接受日本教育,就像日本人一樣,只是名字不一樣而已,但他的日文是native的。友人結婚的對象,根據兒子的家人說,是「美國人」。

我說:「哦~那生出來的就是混血兒啦。」兒子的家人說:「不,都是黃皮膚的,因為她是華裔美國人。」我說:「即是ABC?」兒子的家人說:「不,她應該是在美國讀書,然後拿了學位在當地工作,入了籍。」

我就說:「那就是兩個中國人的婚姻啊。」兒子的家人堅持:「不。是中國人跟美國人結婚!」我追問:「那我跟你是什麼人跟什麼人結婚?」兒子的家人說:「日本人跟中國人結婚。」我說:「但我在香港出生,我拿的是BNO,我在你戶籍登記也是『英籍』啊,為何不是英國人?」

兒子的家人說:「那香港出生的中國人就是中國人吧?」我說:「但我在英國留學啊!」兒子的家人說:「你有能力在英國工作嗎?」我追問:「即是我有能力在英國工作再入籍,你就承認我是英國人?」

兒子的家人轉一轉眼睛,說:「嘿嘿,你才沒有能力留在英國工作吧~哈哈。」我駁嘴:「如果我留在英國工作,還怎能嫁過來日本呢?還有,我其實是香港人。」

他的邏輯十分有趣。於是我繼續追問:「那你在香港工作,快夠七年了,可以拿香港永久身份證,那你是什麼人?」兒子的家人:「我還是日本人。」「那兒子呢?」「日本人,他在日本出生。」「女兒呢?」「她『首先是中國公民』吧?因為她在香港出生。」「但他和她的血統是完完全全一樣啊!」「對。」「但一個是日本人一個是中國公民,對不?」

此時我都聽不清楚他回應我什麼,大概是「おやすみ」吧。我一直思考兒子的家人的說話,我發現「國族的定義」是很個人的,他的定義我還未弄清楚,但大概「血統」僅限於「日本」,其他國族的定義則以「工作」「入籍」「移民」作準,但定義我的話則一定是「中國人」(-_-””)。

應該是這樣吧?大家有沒有其他定義?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48573088_03b2780ce1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Takekazu Omi https://flic.kr/p/5hX63

 

最後大直路/Mayi

懷孕39周了,下星期四便是預產期,今日應該是最後一次產檢。本來上星期會到私家醫生再照一次超聲波看看胎兒現在有多重,但那天海馬來襲八號風球,醫生都沒有上班於是作罷。

今天見醫生,我問她:「胎兒現在多重了?大約?」其實我體重管理得非常非常好!跟足日本standard,現在是60kg。醫生摸摸、度度肚皮之後說:「BB應該有3.4-5kg了。」我感到晴天霹靂:「明明我已經跟足妊娠糖尿1600卡路里餐單,為什麼BB還是大size!」

上一胎8.9磅而且後枕位,順產,我則剩下半條人命!這個都是大size的話,又要經歷多一次地獄又折返人間。醫生安慰我:「你上一胎都順產,這一胎不會有問題的。第三胎多數一個鐘內就產出。不如這樣,我見你上一胎生得這樣狼狽,我安排你現在入院候產,你認為如何?」可是我拒絕了,因為家中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

我說:「今次我有準備了。上一胎被三個的士司機拒載,我會裝作很冷靜、不似作動,希望能快點到醫院。」上一胎因為穿了羊水(不過未開始陣痛,未生得的),就算有10條孕婦衛生巾再加毛巾再加枱墊,司機一見到就怕怕然後掉頭走,結果要叫救護車,而且是先送到最近急症室,再轉院到有產房的醫院。最後羊水差不多流光才送到我要生孩子的醫院。

醫生說:「那你乖乖地在家裡等吧,他/她隨時要出世了!祝你好運~」然後寫了下星期預產期的入院紙給我。

謝謝各位一直陪我這個懷孕旅程,陪我經歷家電黑仔王、護樹行動,還有大大小小的外子/孩子軼事。很快我又多一個孩子成為我人生、我筆下的主角了,雖然有點忐忑(因為生仔真的很痛)可是又很期待。祝我好運吧~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a2 preset

圖片來源:Flickr User:sushi♥1213 https://flic.kr/p/FriK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