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孕婦標記(マタニティマーク)/Mayi

6557294801_5218fb0e2b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quashlo https://flic.kr/p/aZrRhV

兒子快七歲了,但當年懷孕時掛在手袋上的「マタニティマーク」(Maternity mark,中譯「孕婦標記」)還夾在他的母子健康手帳裡。什麼是「マタニティマーク」呢?就是給孕婦掛在當眼位置,供人識別你是孕婦的標記,好等孕婦在公共交通工具時得到讓座、到餐廳用餐時獲安排禁煙席或遠離吸煙席的座位之類。

就是讓座這麼小事而全國推行一個孕婦標記嗎?是的,原點就是如此。早在1973年,日本的公共交通已引入「優先席」(ゆうせんせき)制度,那些座椅名字叫「シルバーシート」(Silver seat)當時設定是:老人家、殘障人士的優先座位。到了90年代,「シルバーシート已變成老人家的專利,甚至有人覺得是老人家的優待、福利,這似乎與設立優先席的原意不相合。歐洲的公共交通的優先席已擴展到有以下對象:孕婦、嬰幼兒同行者、老人家和殘障人士。1997年,JR東日本把「シルバーシート」(Silver seat)改稱為「優先席」,讓座對象由老人家、殘障人士、擴展到孕婦和嬰幼兒同行者。之後其他日本的公共交通也跟隨JR,把孕婦也納入優先席的對象。

懷孕初期的孕婦實在很難從外觀辨別,而且胎兒還未安定,坐車時要長時間站立加上車會突然煞停,對孕婦都有潛在危險。可是當她們想坐在優先席的時候,又會被人投以奇異目光。1999年,一位名叫村松純子的freelancer發表了BABY in ME」這個日本首創的(有說更加是世界首創!)孕婦標記。

訪問裡她回憶說為什麼會設計這個標誌呢?村松純子的出版社朋友剛剛懷孕,因慶功而要夜歸,但的士比較搖晃很易孕吐,所以常常坐地鐵回家。村松純子問她的朋友:「坐地鐵回家沒問題嗎?有人讓座嗎?」她朋友回答:「夜歸地鐵裡的年輕女性給人的印象已不好,站得不穩時人家只會覺得你喝醉了。莫講話讓座,開聲問:『沒事吧?』的人都沒有的……」村松純子那時開始就想:「如果有東西能令大家知道她懷孕就好了……」於是,BABY in ME就這樣誕生了。

bim

圖片來源:http://www.iikotozukan.com/baby-in-me/

 

很多人認同村松純子的想法,認為有必要識別剛懷孕的孕婦以讓座。不久後,民間團體、地方自治體也效法,各區都有各自的孕婦標記。然而標記設計不統一,也很難辨認,民間又開始有聲音提議不如全國統一一個孕婦標記吧?於是2006年日本的厚生勞動省厚生労働省/こうせいろうどうしょう)公開招募,結果選出了現在通用的孕婦標記。著作權由厚生勞動省擁有,不能作牟利用途。由那時起,返在日本居住的孕婦到市役所登記時,職員會把母子健康手帳(ぼしけんこうてちょう)和孕婦標記同時交給孕婦。產檢時或嬰兒出生要注射或健檢時,母子健康手帳是必要的;孕婦標記則可自由選擇使用或不。

maternity_mark

圖片來源:http://www.mhlw.go.jp/stf/seisakunitsuite/bunya/kodomo/kodomo_kosodate/boshi-hoken/maternity_mark.html

2014年,即是孕婦標記使用九年之後,日本內閣府(ないかくふ)就孕婦標記的認知度進行調查,訪問了1900人。知道孕婦標記的人,已包括「只聽過這名稱」的選擇,才只有53%;七十歲以上的認知度更加只有33%。市民對孕婦標記認知度低,敏感度不足,令到一些孕婦遇到一些尷尬情況。例如孕婦尿頻到優先廁所(優先トイレ),但老人家見到會開口罵:「又不是生病!不要用!」孕婦泊車到優先車位(優先駐車場),會惹來他人不滿

有孕婦在火車希望坐在優先席,也有老人家說:「生仔又不是生病,老人優先!」然後自己坐下、拒絕讓座之類。而且日本是一個很怕開聲的民族,就算孕婦真的希望坐下,明明已經掛上孕婦標記,但對方都好像看不見,那就更加不敢開口請求讓座了。

日本網絡上也有不少關於孕婦標記的留言和記事,都是說「孕婦標記就要讓座真的很麻煩!」之類(網上搜查「席譲ってアピールうざい」已經有很多);也有傳言說有人在車上看見帶孕婦標記的女人,更會故意拳打她的肚子。孕婦聽聞過以上的網絡言論和謠言之後,很多都不敢使用孕婦標記了。不過我還是建議帶孕婦標記,先不論讓座與否,孕婦本來身體狀況就不穩定,輕則孕吐、重則貧血暈倒,如果身上有孕婦標記,救護員一看就知道你是孕婦,知道要怎樣護理和用藥。

我還記得有一次,肚子已經八個月大了,要坐地鐵探望老爺奶奶後(算是問安的一種嗎?),回程時拿著奶奶買給我的橙。行樓梯時,膠袋穿了,橙一個一個由樓梯滾落。當時我很徬徨,我連彎腰都有難度了還要蹲下拾橙?人來人往,似乎沒有人願意幫忙;此時有一個日本的上班族,二十多歲的男士,逆流而上,為我拾橙,裝到我另一個膠袋裡。我連聲道謝,他微笑說:「我妻子也懷孕,我明白的。」他幫忙,因為他明白。

香港沒有「孕婦標記」這回事,間中也見孕婦在地鐵裡站著而沒有人讓座(當然我也是站著啦)。或許大家真的看不見,又或許大家真的很累想坐下,可是如果大家多一點「明白」,想像一下一個孕婦已上班一日然後要挺著一個和西瓜一樣大的肚子站在地鐵裡搖回家,明白了便讓座。讓座本來就不能迫,對方明白,就自然會讓座。對不對?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